飘天文学 > 白日梦我 >18.白日梦我
    
    粉笔头砸在少年校服袖子上,轻轻的“啪”的一声,五秒,沈倦一动不动。

    教室里一片安静,所有人的视线都跟着看过去。

    王恐龙捏着手里那根粉笔,嘎嘣嘎嘣,掰下来四五段,眯起一只眼睛来,大鹏展翅状甩了甩胳膊,他个子小,看着好像还不到一米七,一扑腾起来像一只支棱着翅膀的老母鸡。老母鸡胳膊一甩,四截粉笔头“啪啪啪啪”连着朝沈倦丢过去。

    他浮夸的准备动作没有白做,扔的还挺准,沈倦被连砸四下,终于慢吞吞地抬起头来:“嗯”

    “嗯嗯什么你嗯”王恐龙站在讲台边瞪着眼,“沈倦我发现你挺有性格啊,你同桌是在旁边给你唱摇篮曲了你睡得跟在你自己家床上似的欧姆定律抄了一千遍没记性你给我说说,i等于什么”

    林语惊悄悄地把他抄了一千遍的那几张纸从一堆教材里抽出来,默默地放在他桌上。

    但是社会哥太自信了,他甚至看都没看一眼,拧着眉,眯着眼,眼角发红,一副明显还没清醒过来的样子,林语惊甚至觉得他根本没在听王恐龙到底问了些什么。

    沈倦慢吞吞地直起身,往后一靠瘫在椅子里,声音沙哑低沉,带着浓浓的睡意:“3.1415926”

    王恐龙:“”

    全班:“”

    林语惊:“”

    林语惊放下笔,由衷的想给她优秀的同桌鼓鼓掌。

    人还知道圆周率呢

    还要什么自行车啊

    我的同桌是多么的优秀

    放飞的结果就沈倦又被罚了一千遍欧姆定律,下课之前王恐龙还严肃的提醒他们,马上就要月考了,就他们现在这个学习状态,三十分都考不出来。

    说着这话的时候,他还特地看了一眼沈倦,表情很愁。

    沈倦对此全无所知,懒懒散散弓着个背唰唰唰抄着欧姆定律。

    林语惊也愁,下课铃响起,她凑过去,真心实意的好奇:“你欧姆定律抄了一千遍还没记住”

    沈倦打了个哈欠:“我没听清他问什么。”

    林语惊心说兄弟你也太能吹了,你再没听清你还能说出圆周率来物理特么有3.1415926么。

    “行吧,”她干巴巴地说,“那你还行么,再有一周要月考了。”

    沈倦笔都没停,表情平静,举手投足之间都散发出一种平静淡然的自信:“我物理还可以。”

    林语惊:“”

    你当初英语也是这么说的。

    林语惊还欠着他一个回执的人情,想了想,她敲敲桌边儿,忽然说道:“你给我个手机号吧,或者加个qq微信什么的”

    沈倦停下笔来,抬头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直接掏出手机来,递给她。

    他的手机没锁,密码都不用,划开就是干干净净的桌面,林语惊加上他好友,把手机还给他,沈倦也没看。

    下午的课都上完了,就剩下一节自习,林语惊用自习课把数学和物理的作业写掉,最后一道题写完,刚好放学。

    周五的最后这一声下课铃太振奋人心,等她把卷子整理完教室里人都已经走得差不多了,沈倦干脆自习课都没上,人早就走了。

    林语惊看了一眼他摊开在桌面上的物理书,拿过来随手翻了翻,干干净净,除了第一页签了个名儿以外一个字都没有。

    人情这个东西,早还早超生,越积越麻烦。

    沈倦旷了个自习课回工作室,和做满背的那个客户敲定了最终的图,一个个地约好了过来的时间,全部都结束了已经是晚上七点多,晚饭都懒得吃,就开始继续睡。

    他这段时间平均每天大概只睡了三个多小时,洛清河这个纹身工作室开了很多年,在业内其实也算小有名气,现在这地方归沈倦了,洛清河一辈子的心血,他不能让它垮了。

    它从以前洛清河的信仰,到现在变成了沈倦的责任。

    舒舒服服的补了个觉,再睁开眼睛夜幕低垂,手机在茶几上“嗡嗡”地震动了两下,然后重新归于寂静。

    沈倦缓了一会儿,抬手把手机摸过来,长久浸泡在黑夜里的眼睛突然看手机屏幕有点花,他眯起眼来,适应了光线后看清屏幕上的字。

    一条一分钟前,凌晨两点半发过来的信息。

    沈倦第一眼看过去,差点以为有人给他发黄色广告

    周末双休日

    一个人的午夜寂寞难耐

    更多激情尽在

    小林教你学物理

    后面跟着两个附件,一个文字文档,一个ppt格式。

    附件附件

    来自,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送温暖小林。

    沈倦:“”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