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白日梦我 >96.傅明修
    顾夏观察这个人很久了。

    这人白衬衫, 笔挺西装裤, 黑色西装外套拿在手上,利落短发露出光洁额头, 眉骨挺括, 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成熟男人的气息。

    总之就是和大学校园里边儿的这些稚嫩的歪瓜裂枣格子衫们都不是一个重量级别的,表情严肃而冷淡,属于那种霸总挂的精英男。

    最关键的是,人比较英俊。

    对于顾夏这种因为室友的男朋友是个大帅逼, 久而久之连看男人的眼光都被养叼了的人来说,这个长相非常的过得去了。

    这会儿刚下课,林语惊中饭经常都是跟沈倦一起吃的, 剩下两个室友学生会还有事儿,顾夏一个人坐在三号食堂正对面的长椅上, 看着那个精英男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拨了个号码, 等了一会儿, 开始打电话。

    顾夏这人有点儿声控,在他掏出手机的那一刻,说实话她是很期待的,周围环境嘈杂, 不少学生刚下课在食堂门口进进出出, 顾夏连呼吸都放轻了点儿, 就怕精英男万一说起话来也很斯文,她听不见可怎么办。

    她正这么想着, 精英男电话通了。

    然后,她发现她之前的担忧完全是多余的。

    精英男用大概食堂里边儿半个一楼都能听见的嗓门儿骂了一句,然后开始咆哮:“你这次再敢放我鸽子你试试?!上次来就没见你人!什么意思?回回把我叫来了人就没了?你现在是觉得我脾气好了是吧?!!”

    顾夏:“……”

    有那么一瞬间,顾夏听见了自己少女心破碎了的声音。

    男人外套搭在小臂上,插着腰站在食堂门口,手里手机贴在耳边,愤怒和不满的情绪传递到方圆十里外每一个人的耳朵里:“什么叫我路痴?我现在就在三号食堂门口!你们学校到底他妈几个食堂?”

    “我没认错,就是三号,”男人四下瞧了一圈儿,最后走过来,手机往旁边偏了偏,垂头,看着坐在长椅上的顾夏:“打扰一下,这个是不是三号食堂?”

    他手指着身后的建筑。

    顾夏看了一眼正门上硕大的那个阿拉伯数字3,点了点头。

    精英男也点了点头,神情严肃:“谢谢。”

    谢完又重新拿起手机,对着电话那头怒吼:“这他妈就是3号!!”

    “……”

    顾夏觉得自己眼光确实不太好,看上的男人总是有着这样或者那样不太正常的地方。

    她本来以为这事儿就完了,这么个一看就不再是纯情男大学生的,脾气不怎么好的,好像还是个路痴的,没准儿还有点儿缺心眼儿的社会人士,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会在学校里遇见他第二次的人。

    但还真就被她给遇上了。

    不止遇上了,这人还是室友的哥哥。

    顾夏觉得这个世界有点儿小。

    林语惊这人主意正,性格又轴,很多事情她不会跟别人说,认定了的劝也劝不动,关于她要去单挑精神病这事儿,顾夏都还是后来知道的。

    她已经算是小心谨慎的了,做了万全的准备,还是被伤到了,大腿上一道挺长的口子,伤口从前头滑下去,靠近内侧。

    顾夏在医院里陪着,这边儿刚打了盆水进来,那边儿傅明修——他名字顾夏是后来知道的,就气势汹汹冲进了病房,不管三七二十一,劈头盖脸把林语惊一顿叼骂。

    顾夏吓了一跳,这人语气冲,嗓门也不小,虽是好意,但听得人也不爽。

    连顾夏都有点儿不太乐意了,再看看床上躺着的林语惊,人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就跟没听见似的,一脸平静的淡然,好像早已习以为常。

    傅明修最见不得她这样,从认识她到现在一直是,他气得都快熊熊燃烧了,那边儿林语惊还跟没事儿人一样的,等他发完火儿,还能笑呵呵的冲他两句,让人一股气儿连带着一口血一起憋着。

    他靠着墙站,看着她噼里啪啦又是一顿叼。

    顾夏终于听不下去了,林语惊受伤,她本来心里就急得慌,又憋着,这会儿被吵得烦,情绪控制不住,手里的水盆往窗台上一放,“砰”地一声。

    傅明修闭嘴,回过头来,林语惊也没玩手机了,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

    “能别吵了吗?”顾夏看着他,轻声说,“医院里禁止大声喧哗,就算这儿是高贵的SVIP病房也不例外的,又不是菜市场,稍微有点儿素质的人都知道在这儿保持安静吧,打扰到病人休息也不太合适,是不是?”

    傅明修:“……”

    林语惊把被子拉高了点儿,脑袋躲在后面,笑出了声。

    傅明修被训得愣了愣,没反应过来,“啊”了一声,竟然还下意识道歉了:“对不起。”

    “没事儿,”顾夏瞥他一眼,“你小点儿声吧。”

    傅明修就闭嘴了。

    他坐在旁边椅子上,就这么安静如鸡地坐了好几分钟,才慢吞吞地缓过神来,转过头来莫名地看着顾夏:“不是,你谁啊?”

    他语气不怎么好,这是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竟然被怼了,少爷病发作的前兆。

    “我室友。”林语惊赶紧道。

    “她室友。”顾夏重复道。

    傅明修点点头,没再多说话。

    她看着顾夏坐在床边儿,和林语惊说话。

    女孩子之间共同语言是真的多,傅明修一直觉得林语惊话不是很多,挺不愿意说话一个人,竟然也能跟这姑娘聊一下午。

    算下来她也才开学没多久,一个月,就能这么熟了?

    傅明修回忆了一下林语惊刚来A市的时候,俩人认识的第一个月,是什么样的一个关系。

    基本上没说过几句话,对话的内容充斥着“你发烧我给你打个消防灭灭火”和“你别想惦记着我们家的钱”。

    不知道为什么,傅明修突然觉得心里特别,特别的不爽。

    他和林语惊认识几年了,关系虽然不说多好,至少还算有点儿交情,他一听说她伤着了假都没请直接赶过来了,结果这人,不但晾着他,还和一个刚怼过他的人聊得欢,完全无视他。

    而且这女的刚刚说什么来着?是不是拐着弯的骂他没素质?

    傅明修手指不耐烦地在椅子扶手上敲了敲,待不下去了,“唰”地站起身来,转身往外走。

    刚好沈倦从外头进来,拉开了病房门,两个人脸色都不怎么地,顾夏看了一眼沈倦,也跟着出去,留林语惊和沈倦两个人独处。

    她出了病房,轻手轻脚关上门,刚一转过头来,就看见傅明修靠着医院走廊的墙,站在病房门正对面儿,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顾夏觉得有点儿尴尬,毕竟她刚刚才怼过人家,还挺没给留面子的。

    所以她若无其事地,哼着歌,装作没注意到他的视线,转身就往电梯间走。

    “喂。”傅明修在后面叫了她一声。

    “……”

    顾夏没法,转过身来。

    傅明修往前走了两步:“你跟林语惊关系很好?”

    顾夏看了他一眼。

    她觉得这男人表现得太明显了,虽然是凶了点儿,但是语气里的关心是骗不了人的,这么快就赶来医院,他对林语惊应该是真的还挺上心的。

    顾夏侧过头来,目不斜视:“你喜欢她?”

    傅明修都没听明白她说的是谁:“啊?”

    “副总,你放弃吧,她跟她男朋友感情很好,”林语惊叫他副总,虽然不知道是个什么副总,那她就也这么叫吧。

    顾夏好言相劝,“而且,据我观察,她应该不喜欢嗓门儿大的。”

    傅明修觉得这女的是不是有点儿神经病,自说自话不知道在讲些什么,还一副语重心长的语气,说的话他一句都听不明白。

    但是从这个角度,他忽然发现,这人有点儿眼熟。

    他应该是在什么地方见过,而且就是在最近。

    傅明修怎么也想不起来,那种明明就在脑子里,下一秒就能脱口而出,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的感觉憋得他难受,他顿了顿,也顾不上她说的话什么意思,那股难受劲儿甚至把他因为她刚刚怼他而觉得分外的不爽都给硬生生地压下去了。

    傅明修皱着眉,直勾勾地盯着她看,从眼睛鼻子到嘴巴,视线X光似的扫射了一圈儿,目光非常火热,看得顾夏一阵不适。

    就在她快忍不住的时候,傅明修开口:“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

    “……”

    顾夏抬起头来,干脆地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不用套近乎,我跟她感情很好,而且状元我也很喜欢,我不会帮你的。”

    她微笑看着他:“而且,我也不喜欢嗓门儿大的。”

    傅明修:“……?”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