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庶子夺唐 > 第二十四章 撤兵象雄
    对于大唐之后的人而言,被问起高原之上最著名的国度,脱口而出的一定是吐蕃。

    因为吐蕃的名气太大的,不止拥有弃宗弄赞、禄东赞、钦陵等等这样的英雄人物,吐蕃还创造了高原政治和文明的高峰。

    但在大唐之前,如果提起高原国度,那第一个被想起的一定不是吐蕃,而是吐蕃更西面的象雄国。

    象雄在高原之上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在吐蕃一统高原之前,象雄就是高原最强的国家,也代表着高原之上最高的文明顶峰。就是后来的吐蕃,也有许多继承和借鉴象雄的地方,比如吐蕃的文字就是自象雄文中脱胎出来的。

    当初征服象雄国是吐蕃的第一等要事,战胜象雄对吐蕃来说意义重大,不止是在国土和人口上给了吐蕃很大的支持,而且在文化上也对吐蕃助益极多,可以说,有象雄的吐蕃和没有象雄的吐蕃是全然不同的两个国家。

    当初战胜象雄也是给了弃宗弄赞极大的信心,这也才有了后来吐蕃使节敢在长安求亲逼婚的事情,正是象雄战场的胜利给了弃宗弄赞这样的底气。

    但现在,弃宗弄赞和禄东赞呕心沥血,历时多年谋划才得的象雄之地却不得不准备放弃了,因为现在唐皇李恪御驾亲征,吐蕃正面临亡国之灾,如果吐蕃再拘泥于象雄一地的得失,摊薄吐蕃的兵力,那整个吐蕃都会有灭国的风险。

    所以为了度过眼下困局,吐蕃务必是要放弃象雄的,既是为了收缩有效兵力,也是为了召回国中最是善战的禄东赞,让他领兵前往北线退敌。

    赞普贡日贡赞下令,很快消息就送到了身在革吉领兵的禄东赞的手中。

    “阿帕,这是什么时候的消息。”禄东赞的主帅大帐中,三子赞婆看着禄东赞递给他的信件,对禄东赞问道。

    禄东赞回道:“这就是方才才送来的消息,到我的手中也不过才片刻。”

    赞婆看着手中的信件,惊讶道:“赞普竟然要阿帕放弃象雄,想来逻些那边的战局已经坏到了极点。”

    象雄对吐蕃的意义赞婆是知道的,身为赞普的贡日贡赞既然叫禄东赞放弃象雄,收缩兵力前往逻些增援,想必是逻些战局吃紧,贡日贡赞已经应付不来了。

    禄东赞道:“唐皇天纵英姿,此番他御驾亲征,麾下更是兵强马壮,对吐蕃可是志在必得,赞普应付不来也是正常。”

    李恪领唐军主力来势汹汹,莫说是不通军事的贡日贡赞了,就算是换成行伍出身,功业无数的弃宗弄赞,只怕心里也没有底。

    赞婆问道:“那阿帕准备怎么办,从赞普之命放弃象雄吗?此前为了守住象雄阿帕费了许多心力,军中将士更是损失惨重,若是就此放弃象雄,未免太可惜了。”

    象雄旧王室受李恪相助,起兵复国,声势极大,身为象雄都督的禄东赞为了镇压他们,几番征战,好不容易才慢慢稳住了局势,保住了革吉以东的象雄核心地域。为了保住象雄,吐蕃付出了许多,现在若是要赞婆就此放弃,难免有些不舍。

    禄东赞道:“大唐南下,国都都将不保,若是逻些丢了,这象雄要或是不要又有什么区别,而且统领唐军西路大军的任雅相也将至,一旦唐军西路大军到了,到时象雄战局必定又添变数,我们也未必还能守得住象雄,不如早做打算。”

    如果只是应付象雄旧王室的复国,禄东赞自问还是能够应付得了的,但如果再算上唐军西路主将任雅相的六万精锐,禄东赞就没有足够的胜算了。

    左右对于对战唐军并无把握,与其在象雄孤注一掷,禄东赞还不如早些抽身出来,保全兵力,留着备战唐军主力。

    赞婆问道:“那阿帕准备何时撤军?”

    禄东赞皱眉思虑了片刻,回道:“赞普之命下地急,想必是等不了多久了,从此处到逻些还有些距离,我即刻动身,领兵回国都复命,而后请命前往白毕泽防卫。”

    唐军已经破了阁川驿,下一个目标就是重镇达木城,以李恪的本事和唐军绝对优势的兵力,达木城恐怕守不了太久,一旦达木城再丢了,那在逻些北面的可守之地就只剩下一个白毕泽和一个褚杂城了。

    如果禄东赞赶到逻些时唐军已经兵临国都城下,那他的到来也没了意义,所以禄东赞一定要在唐军行抵白毕泽前先到一步,如此才可与唐军周旋。

    赞婆看着禄东赞紧皱的眉头,不禁对未来的局势也多了些担忧,赞婆又问道:“与唐军一战,不知阿帕有几分胜算?”

    禄东赞如实回道:“如果阁川驿还在我吐蕃手中,我当有五成胜算,至少可保藏南北门不失,但现在阁川驿已失,免不了要与唐军正面交锋,这一战的胜算只怕我吐蕃不足两成。”

    禄东赞不是狂妄的雄骨,禄东赞去过长安,和李恪,和大唐打的交道很多,他很清楚大唐的实力。没有天堑可守,只在开阔之地与唐军接硬仗,他实在是没有求胜的信心。?

    赞婆对情况虽然早有自己的判断,知道此战不会容易,但是当他从禄东赞的口中得到这个数字的时候,他的心还是猛地沉了下去,不禁也是一慌。

    赞婆咬了咬牙道:“只要阿帕在,就算胜算不足两成,儿也愿随阿帕前往,与阿帕同生共死。”

    赞婆的话,将自己与禄东赞共同进退的决心表露无遗,若是平常,禄东赞必会多赞扬两句,但这一次,禄东赞却果断地回绝了他。

    禄东赞道:“不,你不必随我往逻些,你领兵去普兰,我虽从赞普之命放弃了象雄,但普兰是吐蕃前往象雄的锁钥之地,普兰不能丢。”

    赞婆问道:“阿帕可是要儿守住普兰,以待来日阿帕退了唐军,好再图象雄?”

    普兰位置显要,易守难攻,居于吐蕃和象雄之间,雪山环绕的谷地,是两国来往最重要的一条路,只要留着这条路,将来吐蕃再收回象雄就不会太难,至少保存了火种。

    赞婆的话有些道理,但他却估错了禄东赞的意思,禄东赞虽有些这方面的意思,但却不是主要,禄东赞还有另外一个目的,那就是为了保住赞婆的性命。

    禄东赞道:“这普兰不止是象雄和吐蕃之间的咽喉要道,更是你安身立命的所在,只要你拒守普兰,将来无论高原的局势怎么走,你都可以在大局已定后待价而沽,保住性命。”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