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重生地球之徐福 >第十章 药店
    五楼的阳台边,徐福掏起香烟,猛吸了一口,拨通徐青松的电话。“爷爷,你怎么请了一个境界比我还低的人来保护我。”徐福朝电话那头调侃道,这是他第一次称呼徐青松为爷爷。“这是个失误,我当时下这个单的时候不知道你有奇遇。”徐青松尴尬道。“恩。”徐福其实是想打电话找徐青松要钱,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多个人多个照应,而且她的背后可是猛虎派。”“恩。”徐福依然是轻应一声。“你是不是有话和我说”徐青松问道。“那个...我想出去买点东西。”“要买什么东西吩咐张丽去就行了。”“我想去药店买点药,用来修炼。”“福儿啊,最近张家一直盯着我们爷俩,你出去的话我怕不安全。”徐青松语重心长道。“爷爷放心,我是要去药店见那个给我丹药,教我拳脚功夫的老爷爷。想那老爷爷应该是隐世高人,不会让我出什么意外的。”徐福语气镇定,诺有其事的说道。“这”电话那头的徐青松皱眉沉思起来。“爷爷,我听书上说,武者应该勇往直前,快意恩仇。一旦畏畏缩缩,就会影响武道之心,难以寸进。”徐福接着说道,反正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待在这个毫无灵气的家中不动。徐青松心中大惊,摸了摸脸上的胡须后,对着电话说道:“好,你去书房保险柜里拿钱。”徐福修炼了两千载,对于人间的亲情伦理早已无挂碍。可是他相信因果,倘若他不能帮徐家度过难关,即使以后他重回灵界,徐家也会成为他终生的心魔。而要解决这个因果,则须有实力。他打开保险箱,把里面的全部三百斤黄金收进了徐青松给予的那个储物袋。至于一些现金和银行卡,他并没有动。“我要出去了。”徐福朝张钧蜜说道。“好。”张钧蜜神情凌然,直起身子,跟在徐福身后,眼睛时不时的会左右梭巡一下。“徐公子,我只是负责保护您的安全,如果您主动惹事的话,可不在我的职责范围内了。”安静的车厢内突然飘来张钧蜜淡淡的话语。徐福愣了一下,微笑道:“了解。”出门过了大桥便是中山大街,这条街是南华市最为繁华的街道,人来人往,熙熙攘攘。一转眼出了中山大街,经过一座装修得富丽堂皇的酒店,金山大酒店。这酒店是欧阳家的产业,酒店下面一层和二层是天堂会所,此会所一到晚上就会热闹非凡,宾客不绝,乃是富贵人家一掷千金的销精窟里面即使是一个端茶的小妹,至少都是前凸后翘,容貌端正徐福的前身,便是被骗入此处而亡。“滴”的一声。车子停在了一间药店门口。没来之前,徐福便已查询清楚,眼前的南华药店是南华市最大的药店。“这纨绔公子来药店干嘛”张钧蜜眉头微皱,心中不解。下了车后,徐福直接从大门直入药店。“先生,是要买药吗”一个年轻的女性接待员朝徐福迎来。“是,买些草药。”徐福漠然道。“这不是福少吗”接待员刚要继续询问,就被后头赶来的一个中年男子打断。“店长。”接待员身形往边挪了两步。“好了,你下去吧,我来接待福少。”中年男子说完后,笑嘻嘻的朝着徐福说道:“福少,别来无恙啊,我昨天听说你生了大病,心中甚是不安。”眼前这中年男子,前身的那个徐福跟他打过多次交道,从他这买过几次蓝色小药丸。中年男子看徐福没反应,又接着小声靠在徐福耳边嘀咕道:“福少,这次从天竺国进来了一批新货......”徐福眼睛一斜,扫了扫旁边的张钧蜜。此时的张钧蜜虽然眼睛看着别处,但显露出的鄙夷却是遮不住。纨绔就是纨绔,这一整天的尽想着这些上不了台面的情欲之事,之前看上去还一副淡然自处的模样,看来都只是伪装的。咳...咳...“我是来买草药的。”徐福轻轻咳了两声。这个纨绔今天怎么突然变了个人似的中年男子看了看徐福,又看了看张钧蜜,心中猜测起来。不过,他是个生意人,马上就习惯性的问道:“不知福少要买什么草药”“只要是年份在百年以上的草药我都要。”徐福直接朝草药区走去。卧槽百年份的中年男子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紧紧跟在徐福身后。“福少真是财大气粗啊,只是这百年份草药价格极高,能买得起的不多,因此我们店并没有多少百年份的草药。”这是什么意思徐福正想发问,忽见一人匆匆走来。“混账东西什么我们店没多少草药”一穿着中式服装,后面还跟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姑娘,年龄约有七旬的老头朝中年男子怒嚷道。“院...院长。”中年男子脸色通红,言语发颤。“一边去。”老头挥手道。“是是是。”中年男子低头,双手下叉,卑微的走到一边。“张小姐,你好。”老头看向张钧蜜,脸色和善。“你是”张钧蜜疑问的看了看老头,又看了看他后面的小姑娘。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