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这话对旁人听来可能是威胁,而以温雅宝对龙麟的了解来判断,只是警醒而已。

    劝人的话不会这样说,离开了谢荣焉和傅家的庇护,龙麟是她在这个圈子里最后的退路。

    演技再好,业务能力再好,是压不过血路中厮杀出来的行尊地位的。

    尤其是龙麟这位能点石成金的化石级别大佬。

    有的是资源砸不出来的花瓶,但过龙麟手调|教过,就会有变废为宝的奇效。

    “嗯,我清楚了。”温雅宝眉心微蹙,唇角却还勾着营业式微笑。

    “但愿你是真的懂了。”

    上一秒,龙麟还在和温雅宝谈正事,下一秒切换了得体又职业的笑容,朝着某位穿着深蓝色某家高定西装的中年男人。

    “严董,好久不见您露面,最近哪里发财去了?”

    说着,抬手招呼温雅宝上前,见她没反应,索性过去把人拖过来,“怎么回事?快来见见咱们圈里的财神爷,这位可是投资界的翘楚,严董展爷。”

    严展?!

    温雅宝瞬间紧绷,龙麟拍了拍她的手,再给她使了个眼神让她不要紧张,“你这孩子,开口叫人呐!”

    温雅宝只能强装镇定,傅家的场子料定了严展不会闹什么幺蛾子,脸上的笑意越盛,“展爷您好,久仰大名。我是满天星的新人,龙总旗下的猛将。您有什么项目,可得想着点我们龙总,她呀天天念叨着要和您合作呢!这不真佛来了,我可得好好拜拜。”

    拜拜等于88.

    一语双关,刀剑于话锋之下。

    严展再想挑刺,龙麟和温雅宝这一套高帽子一带,他倒是不好发作了。

    再抬眼细细打量,小|美人许久未见,更添了几分不食烟火的仙气。

    虽然嘴上跟龙麟学坏了,貌美却更胜从前。

    温雅宝这朵花,实在娇艳,却也实在刺手。

    倒是让严展有几分见之如狂的味道。

    眼神不知不觉就多了几分旖|旎之色。

    龙麟见这位展爷的口水馋的都要低下来,心里厌弃至极。

    一个响指从严展眼前一打,半开玩笑的调侃,“好一只呆燕,怎好勾了财神爷的魂去,看来还是只见钱眼开的贪燕。”

    严展被龙麟这一打岔,有些不悦蹙眉。

    不过回神对上龙麟的眼神,又收起了凶光,意味深长地瞥向温雅宝,“龙总果然是眼光独到,有机会一定找个项目合作。”

    “那我可等展爷您的信儿了。”

    龙麟也不过是表面客气,只听她舌灿莲花,“那边还有几位投资商,带我们家艺人过去打个招呼,也好叫她认个脸熟。到底是谢总这会没来,只好我来代劳。”

    论说话的技巧,龙麟当之无愧。

    真是个小机灵鬼。

    话里话外,给温雅宝打上谢荣焉的标签。?

    谢总的人,可不是谁都能碰的。

    她家小仙女让他碰一下,龙麟都嫌脏。

    和颜悦色的分道扬镳。

    龙麟附在温雅宝耳边,压低了声音道,“他这样脏东西,你越躲他越来劲。咱有谢总和傅家撑腰,怕他个毛线。就算给他一巴掌,他也只能咬着牙咽下去。不过……咱也不是那种爱挑事作妖的人,也没必要主动得罪人。”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