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五代河山风月 >348、杀神史从云
    在忻口,无论是兵力,士气,还是装备,训练程度,秦军都远胜辽军。

    一旦辽军被郭进拖住,局面已经十分被动。

    契丹人那点心思史从云都猜得到,肯定是想着他一时半会拿不下太原,大量兵力会被牵制在城下,他们只需越过忻口就能与北汉军两面夹击。

    如果举兵北上决战,那就要放弃围困太原。

    可他们即便做梦也能以想象,太原城在神火军的火炮破门和秦军骁勇善战之下,居然破得那么快,秦军围城开始,到太原完全沦陷,不过短短十余日。

    辽军大概以为他们的主力还在围攻太原,才会如此放肆.......

    众多亲兵保护之下,史从云看到侧翼的杨继业及河东军士一马当先,率先冲向左翼,辽军一边惊恐往后退,一面回首开弓,飞蝗般的羽箭呼啸乱飞。

    马背上的短弓威力远不及长弓硬弩,多数时候都被前锋甲胄挡住,射人先射马是骑射手的第一准则。

    左翼的晋城军争先恐后悍不畏死往前冲,契丹人接连开弓,眼见好几人被射倒淹没在洪流中,瞬间没了声息,后面的却丝毫没有减速畏惧的意思,硬生生顶着箭矢向辽军冲去。

    正面的辽国人被吓到了,纷纷往后拉缰绳,想调转马头避开,可左右和后方都是人,根本没地方走,顿时混乱起来。

    给史从云也镇住了,这些山西兵是真不要命了!不躲不避,也不迂回,在庞大战线上成了一个尖锐的突出点,直直向着对面辽军冲去。

    中军不少人的目光都被晋城军那边的动静吸引了,旁边的荆嗣、党进等也不甘落后,纷纷奋起直追。

    从远处看去,人影纷乱,层层叠叠,能清晰看到的只有不同的旗帜在远处移动。

    很快越过一条小溪,直直冲向辽军阵地外围,一时间人仰马翻,杀声死起,前方辽军来不及掉头,就被挑飞下马,狠狠滑倒出去,折断的长矛发出嘎吱炸响,木杆瞬间崩裂成碎片,隔着老远都能听见刺耳炸响。

    相撞之后,晋城军前沿人马也跌下马去好几人,但后面的丝毫没有丝毫停留,继续猪突猛进,不要命的往里冲杀,硬生生杀入辽军阵线中近百步之远。

    后续人马源源不断完全,继续撕开裂口,往前厮杀,一时间搅动得辽军一角阵型动乱,后方的人甚至没反应过来就被刺下马去。

    辽军中央裹挟步兵,还有不少人为攻上山下马步战,这时着甲的的人加上马,像是一辆小汽车,冲入人群之中横冲直撞,摧枯拉朽,不少人直接被战马撞得倒飞出去,运气差的被踩上一脚立即筋断骨折,生死难料。

    乱军之中,人影错乱,血肉横飞,一时间看不清局势。

    若非辽军此时是在山下是重重数围的阵型,只怕早被凿穿,被杨继业领兵杀了过去。

    史从云遥看着,河东人给杨继业起外号“杨无敌”,就因其打起战来不怕死,骁勇无比,总喜欢身先士卒,带头冲锋,和他差不多,现在看来名不虚传啊。

    不过后面的党进、荆嗣、董遵诲等猛将都不是吃素的,同样身先士卒,猪突猛进。

    后续各营各军不甘示弱,李汉超、董遵诲、孟玄喆、韩保正、向拱、党进、荆嗣、折德扆等各部人马纷纷前后从左右两翼长长战线上狠狠刺入辽军阵中。

    右翼,李处耘率领的大量轻骑已经从东面山脚迂回侧后,袭扰辽军东北后方,截杀往北逃跑的辽军士兵。

    辽兵本就在围困西北面山上的郭进所部,这时候难以组织起来,改变整体战术和策略,心理准备不足,秦军来得太快。

    史从云看得热血沸腾,手中握着长矛不断加速,身边都是亲兵精锐,一路往北,耳边到处都是风声呜咽,马蹄声响,喊杀如同浪潮不绝。

    史从云发现身边里里外外数重的亲兵都故意压着马速,不让他的马冲到前面去。

    原本他是带头冲锋的,结果现在所有人都已经越过他,无论左翼右翼,还是李处耘的轻骑,都已经越过他到了前面去.......

    前方景象纷乱,各色旗帜遮蔽大半视野,整个战场到处都各式各样,五颜六色的旗帜。

    他打马跑了一大截都没见半个敌人,见到的只有到倒毙的死尸,丢弃的军旗铠具。

    “你们老那么慢干嘛,快冲啊!”史从云大怒道。

    “官家,咱们已经最快了!”有亲兵立即答应:“官家马骑得好,我们比不过,我们的马术不好啊.......”

    史从云大怒:“草!全被你们耽搁了!

    唉,英雄无用武之地,某这手功夫可一点没丢,刚刚要是不是被你们牵累杀过去了,我一人少说能杀上百个!”

    “官家说得太有道理了,都是下属们无能,连累官家。”旁边的亲兵纷纷表示言之有理,天子所言非虚。

    史从云满意了,深以为然点头,“罢了,朕看你们也是一片好心,便不追究。”

    事已至此,责怪他们失职也于事无补,史皇帝便只好无奈放缓马速,急流勇退,缓缓闲庭信步般跟在大军后方穿过战场,一路畅通无阻,被秦军秋风扫落叶般横扫而过的战场上,已经没有什么活口。

    等天子鸾纛到达北面辽军中心营帐时,外围栅栏拒马全被推倒,营帐点燃,浓烟滚滚,沙尘漫天,血腥味夹在土腥格外刺鼻,人马尸体遍地,残破旗帜和甲胄兵器外什么都没有。

    北面尘土滚滚,遮天蔽日,辽阔大地上到处都是都是秦军声音,密密麻麻铺开在河谷山坡之上,若隐若现在杂草灌木之中,秦军在数里宽广的浩大战线上,正从四面八方向北追击,正向忻口方向。

    从后方已经逐渐辽军身影。

    这场战,秦军无论是人数,士气,装备,训练水平上都全面胜过辽军,辽军准备仓促,又被山头郭进部牵制,面对数倍秦军凶猛攻势,没开战多久就已经全线溃败,往北逃窜。

    直接打硬仗并不是辽军一贯风格,特别是面对甲具精良,弓强弩快的中原军队时.......

    史从云竖着手中长矛,遥望北面的局势,心中的郁抑不快,终于发泄出去大半。

    不知是谁惊喜道:“官家的矛见血了!”

    史从云一看,他精心挑选的矛头上确实被染红了,战场那么乱,他也记不得是怎么沾上的。

    “官家刚才应该是杀贼了!”有亲兵立即高声道。

    “我觉得杀了不少,只是太乱没看清。”

    不少亲兵一辆懵逼,“几个?”

    “十几个!”

    “某觉得是几十个才对!”

    史从云大喜,道:“传朕的命令,让他们不要停,继续往北追,给我杀到雁门关去!”

    “诺!”

    几个亲兵领命,纷纷骑马往北去联络去了,忻口往北的大地上,到处都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