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龙族之华年 >第七百六十七章:任务结束
    长江三峡,夔门。

    一个‘领域’崩解了,稀释消散在了黑色的天穹中,就像是无声的闪电,白鸽划过乌云的轨迹。

    起先北川号甲板上的人们听见了轰鸣声,他们茫然四顾地寻找着声音的来源,最后不知是谁恍然抬头才见到了那天穹上巨大的阴影。

    那是一片凝滞的暴雨,积压成了厚重的乌黑余韵,它本被那神秘的力量束缚在了天空,但在现在那股力量消散了,于是它带着惊天动地的轰鸣声坠下!

    “寻找掩体抓紧!三秒后迎接冲击!”曼施坦因的吼叫声借由舰船广播传遍了北川号的每一个角落,他的尾音被铺天盖地的水声淹没了,巨大的黑影遮蔽了血色江面上的北川舰,宛如大海从天倒灌而下,将数千吨重的钢铁战舰狠狠地向江中压了个跟头!

    北川号上大部分的人都逃回了船舱内抓紧身旁固死的物体,甲板上来不及逃串的人,譬如周震、叶胜等人第一时间就死死抱住了船舷,将自己的袖子跟船舷快速打了个水手结。

    船舱内的人们在地动山摇和轰鸣出现的瞬间,先是感受到了一股失重感,抓住锢死物体的整个人腾空了起来,身边的所有沉重的物体、桌椅板凳、货架、钢条都失重一般悬浮了起来,他们还没来得及震撼这一幕的奇异,随后钢铁的地面猛地拉近视网膜,说不清楚是他们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还是地面给了他们一个致命的撞击!

    整个北川号在江水上剧烈摇晃颤抖,如果不是船锚左右锢死了舰体,大概这数千吨的钢铁也得被这天海倒灌给冲翻进江底。

    甲板上的周震左手死死地抓住船舷的钢铁,五指甚至嵌进了钢皮表面里抓出了凹槽,他的右手拖拽住一个倒霉的没有找到掩体的船员,那个船员的手臂都被跩得脱臼了,饶是如此周震也不敢放手,一旦这种情况下被冲飞他们就只能在下游找到一具尸体了。

    大水来得快去得也快,像是在数秒钟就将之前足足停止了半小时有余的降水量给一口气灌完了,北川号被冲了个东倒西歪但却依旧还是屹立在江水上,中国制造的战舰经受住了这远超十二级风力的海啸考验。

    在江水平息后曼施坦因是第一个冲出船长室的,走出船舱后立刻搀扶着一边死死抱住战舰炮管的一个船员,他扫视了一眼甲板,不幸中的万幸是似乎并没有人被那水流给冲飞出去,失踪人数为零,但为此轻伤重伤的人数却不计其数。

    “估算人员损失!”曼施坦因身后大量的船员冲了出来加入了救援,一个又一个伤势轻重不一的船员被放平在了甲板上进行应急抢救。

    通讯广播瘫痪,战舰内部大量设施出现了大小不一的损伤,但比起战舰现在更重要的是人员伤亡问题。

    “零!苏茜!”曼施坦因眼尖看见不远处两个手搭手挽在一起的女孩身影,她们才从船舷上下来看起来异常狼狈,裸露的皮肤上全是撞击后的淤青和血肿,可这两个女孩却没有在意自己身上的伤势,反而在舰船平息后扑在了船舷上向外看去,视线如扫描仪一样在动荡未平的江水上扫视。

    曼施坦因同样也扫了一眼船舷外,血红的江水不断地向左右靠岸拍击过去又回推回来撞在战舰的舰身上发出水响,他的神经也渐渐地绷紧了起来,在大难之后他也逐渐意识到了刚才那水崩的一幕意味着什么。

    水下的胜负已经决出来了。

    甲板上从未如此死寂过,救援在沉默中进行,每个接受了应急处理且还尚存着精力的人,都不约而同地挣扎着都要爬起来,靠到船舷边上去,所有的目光扫视着血红的江水里面全是死寂的期望。

    陈墨瞳冲出了船舱,四望见到船舷边上眺望的人群,也不由快步冲向了船舷边向外探视。

    可能是因为她是狙击手的缘故,她的观察力总比其他人要出色一些,在数十秒的屏息凝神后忽然瞳眸锁定了水面上的一处地方,忽地翻越了船舷在周围人惊诧声跳进了血红的江水里。

    “见鬼!诺诺,不要下去!江水被污染了!”曼施坦因骤然跳起的制止声终究还是慢了入水声半秒,紧随其后的又是第二道和第三道入水声,他仓皇扭头看去零和苏茜也跳进了水中,显然她们也抢先所有人一步发现了自己的目标。

    三个女孩分别以潜泳的形式消失在了浪涛汹涌的江水中,不一刻后江水上兀然暴起了三朵水花,三张熟悉的面孔终于重见天日进入了所有人的眼帘——恺撒、楚子航、路明非,分别被诺诺她们三个女孩从水里跩了出来!

    三个大男孩的脸色跟死人一样苍白,被污染的江水拍击在他们的脸上也无法给他们带来一丝红润。其中恺撒和楚子航更是处于半晕厥的状态,路明非一肩扛一个要不是诺诺等人及时赶到他还真说不一定会不会被左拥右抱的两个壮汉给重新沉静水里面。

    “失血过多!重度缺氧!准备输血和心肺复苏!”苏茜扛着楚子航仰泳向北川号,在救生梯放下之间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大喊。

    才从血红江水里被拖出来,显露出了水下全身的楚子航那身上的伤势立刻就惊得前来抬他的一众人倒抽了口凉气,在暴血结束后那健壮的身躯上残留了无数筋肉翻卷的痕迹,就像是《猛鬼街》中噩梦的怪物无数次利用铁爪抓挠过一样,试图将肉里面的骨头和内脏给挖出来,在这种伤势下这个男孩居然还有呼吸和心跳。

    暴血的确帮助楚子航抗住了尸守的进攻,但难免还是会留下一些伤口,他的暴血无法彻底将这些伤势治愈,等到血统恢复正常数值后一切的暗伤就会爆发出来。

    相比楚子航,被陈墨瞳接着拽上甲板的恺撒伤势就明显轻了许多,没有太过难看的外伤,最多是腰间被尖锐的岩石割裂了几道伤口,但他现在的意识也处于游离之间,从铁青的脸色可以看出这是缺氧过度的症状。

    路明非的氧气瓶只够自己一个人使用,带上了恺撒以及路上捡来的楚子航,他们能从百米深的水下一路游到水面上几乎可以称之为奇迹了——可以说那三个月的潜水训练里要是肺活量训练少上个几天,这次横竖都得死上一个在甲板上躺着。

    “咳咳咳——谢谢。”路明非被零扛着手臂提上了甲板,他这也是第一次感受到了这往日里娇小无比的女孩居然藏着这么大力气,提她就跟提狗一样简单。

    零在把路明非丢上甲板后捏住了他的下巴抬起,快速地接过手电检查了一下他的瞳孔畏光以及心脏跳速和体表外伤后,发现这家伙最大的伤势就是呛了几口被污染的江水有些齁着了,随后便快速赶向了楚子航那边准备进行抢救。

    “林年呢?林年呢?有没有人看到林年?”船舷边上,曼施坦因在确定了路明非三人都还活着后,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