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绝尘起 >第十一章入局
    “看来我们是入局了,设计这个局的,对我们的事还有一定的了解。”叶晴妤分析道。

    “都怪我。”赵钊阳说,要不是自己执意来寻找自己的身世,就不会害得大家陷入险境。

    “要怪也怪我,之前调查没仔细,被人下套了还不知道。”裴唤也有些自责地说。

    “好了,两个大男人的,婆婆妈妈的了,遇神杀神,遇鬼杀鬼,我就不信出不去了。”

    “可是阿姐,你现在估计谁也杀不了。”赵钊阳认真地说,“裴时哥不在,我们会护着你的,你保证自己的安全就好了。”

    叶晴妤默了一下,至于这么看不起我吗?虽然我现在是修为灵力低下,但上次遇到七窍麟龙兽的时候就爆发了,说不定这次又爆发了呢!

    “好,不过奇怪,我们也没得罪什么人,怎么处处有人要害我们。”叶晴妤说。

    裴唤没有出声,默默放了暗哨,希望少主早点赶过来吧!估计是冲着叶小姐的身世来的。赵钊阳在无云山生活多年,出去历练几年基本都是与人和善,不可能会有人专门对付他。这个局,应该是冲着叶小姐来的。

    “坏人想做坏事有时是不需要理由的,警戒起来,我们应该是被困在结界里了。等下无论发生什么事,赵公子你只要保护好叶小姐就行了,少主看到信号应该很快就会赶过来。”裴唤看着周围皱着眉毛说。

    “我没那么弱,我会自己保护自己的,尽量就不给你们添堵,打不过我还不会跑不会躲吗?我们再找下路。”叶晴妤心里有种预感,这次不会那么容易度过。

    进到这村子的时候就觉得这里十分荒凉,开始见到的那两个老人好像是幻觉一样,现在走了几圈都没再遇到了,还有那个程新生,到底是怎么回事,二十多年前听到的魔音是什么。

    突然有人尖叫一声,天色就开始变黑了,也开始起雾了,还变得越来越浓。“小心点,是刚才那个人,我们过去看下。”叶晴妤说。

    因为天黑再加上有雾气,他们走的每一步都十分小心,“阿姐,在那里。”只见一个人影坐在一个破屋的墙角。

    叶晴妤一行人慢慢靠近他,“你好,你是程新生吗?这里就你一个人吗?

    程新生这次没有尖叫也没有跑,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嘴里一直在说些什么。

    叶晴妤一行人没人听得清楚他讲些什么。

    赵钊阳再凑近了一点点终于听清楚了他讲什么了,“他说,魔音,来了,来了,这是什么。”

    “难道是他二十多年前听到的那声音?”叶晴妤猜测道。

    “阿姐,你知道在你醒来之前不悔崖发生的事吗?会不会与那有关?江湖中一直流传着鲜于晴与绝尘都回归了。”赵钊阳也不是很肯定的说,几个月前他就听说不悔崖的事了。

    “什么事,裴唤你知道吗?”叶晴妤问。

    裴唤没有出声,突然一道琴声响起,“快,堵上耳朵。”

    夺魂曲,只是弹奏还是有些生疏,听音质也不是绝尘,效果还是差了些。裴唤定了定神,只见赵钊阳捂住耳朵警戒地看着前方,而叶晴妤持剑而立,并没有堵住耳朵,但是这曲子对他一点影响也没有,来不及多想什么裴唤就看到一道人影,立刻迎战上去,打斗中看得出这人修为也不高,只是太过于狡猾了。

    没了曲子的声音,赵钊阳把捂住耳朵的手放下,“阿姐,你没事吧!”

    “没事,只是那曲子也太难听了吧!”叶晴妤吐槽道。

    “你听了夺魂曲?真的没事?”赵钊阳着急地看着叶晴妤说。

    “夺魂曲?就是那个魔音?”叶晴妤问。

    “应该是。”可能是弹奏的人修为还不够,不过他能和裴唤纠缠打那么久,不可能修为在阿姐之下的啊!赵钊阳也想不明白。

    赵钊阳和叶晴妤刚说完打斗声就越来越远,转头看那程新生也不在了。“阿姐,我看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躲起来,这不确定因素太多了,现在裴唤哥也不在。”

    “好。”叶晴妤想了一下,也是,要是突然冲出一班人来,她和钊阳两个人怎么可能打得过,还是拖时间等裴时到来。只是叶晴妤和赵钊阳还没走几步,突然就来了一群人围住他们,只是看起来毫无生气。

    突然又传来了一阵琴声,只是与刚才有所不同,但围住他们的人突然像疯了一样朝他们乱打撕咬,叶晴妤和赵钊阳与他们打起来,不算占优势但这样下去肯定不行,他们就像不知疲惫一样,而且不知从哪里跑出来的人越来越多,赵钊阳使出了天云剑辟出一条路,拉着叶晴妤就跑,只是后面那群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一直狂追着。

    就在赵钊阳和叶晴妤以为可以跑掉的时候,前面又出现一群人,真的是前后都有追兵,“真的是她娘的了。”叶晴妤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钊阳,看来是逃不掉了。等下不用顾着我,有机会就自己跑。”叶晴妤和赵钊阳背靠着背,警惕地拿着剑准备大打一架。

    “阿姐,不行,我说过会保护好你的。”赵钊阳倔强地说,但是他知道,这次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就是两边的人都快靠近他们时突然一个人影飞到叶晴妤身边,叶晴妤也反应极快,立刻闪开,”是我,不要怕。”

    “肖博,你怎么在这里。”叶晴妤听到肖博的声音兴奋了一下,看来我叶晴妤不用死得那么惨。

    “我看到裴氏的暗哨就过来了。”肖博解释道后用佩剑随性使出了必杀技消云散,只见剑影之下两边的人突然都消失了。

    “这是幻觉?”叶晴妤有点怀疑道。

    “说是幻觉也没错。”肖博仔细看了叶晴妤,确定她没事之后就松了一口气,幸好这次他来得及时。

    “肖博哥,这次谢谢你救了我和阿姐,这恩情我们记下来。”赵钊阳说。

    “那要怎么还,这应该算是救命之恩了吧!”肖博看着叶晴妤说。

    “你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我们无云山定鼎力相助。”赵钊阳以为肖博是在问他。

    无云山的实力,还有地位,无论什么事都鼎力相助,的确诱人,但是他不需要,他要的,不过就是眼前这个人平平安安的。“以后再说。”

    叶晴妤在肖博击退那群人之后观察了下周围,突然安静了,那弹琴之人好像是走了,”肖博,你知道这是在怎么回事吗?”

    “大概算是知道,而且我还知道,你们这次是来找程东春的,不过他早就已经死了,只留下一个儿子,就是那程新生,不过也算是傻了吧,什么也问不出。”肖博来之前就查过,只是没想到夺魂曲会在这里出现。之前在不悔崖,现在在朝西城,这背后的人到底是谁。

    肖博看着叶晴妤,这些都是冲着她来的吗?二十年前的事,他总觉得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