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绝尘起 >第十四章绝尘现世?
    裴时从密室出来后看到肖博一人独自在亭子里坐着,“鲜于阳现在醒来了,你打算怎么办。”

    肖博看了裴时一眼,“你想我怎么办?”

    “你知道我的意思,我不管你之前做的试探的目的是什么,到此为止。二十年前的事,你也不想看到同样的场面再现对吧!”裴时说,“这件事,你应该知道怎么处理。”

    应该怎么处理,二十年前的事,他到现在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姑姑说过的话,他也怀疑过,但后来再找那伺候在母亲身边的那个丫头,却再也没有踪迹,一切都感觉是有人在设计,但这么多年,他却没查出什么。

    他也知道现在越少人知道叶晴妤的真实身份,对她就越安全。但是,从不悔崖夺魂曲再现,到朝西城她被困在那结界里,这一切,冥冥中就有人在引导,这跟二十年前设计害他的是同一个人吗?

    “我会将这一切还给她的,至于鲜于阳,他会有活下去的动力的。”肖博心里想。只要他恨着我,就会有活下去的动力,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连带恨着鲜于晴。

    “不需要,她现在就挺好的。我就想问一句,二十年前,你是真的要置鲜于家于死地,那这些年不人不鬼的是做给谁看。”

    “如果我说,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那样的事,你信吗?”二十年前,他姑姑就莫名找到他,告诉他他的亲生父母是被鲜于礼所害,他自然是不信的,从小到大,鲜于家都对他很好,但他还是想弄明白事情的真相就去了蓝溪阁调查。等一切结束他回到朝西城时悲剧就已经发生了,后来听说鲜于晴在不悔崖时他赶过去的时候也晚了。

    裴时没有说话,其实他早就觉得肖博不是这样的人,但是人是会变的,这些年肖博的行事风格他是越来越摸不清了,他只想保住现在的叶晴妤,而不是过去的鲜于晴。而肖博,他摸不清他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就在两人都不再说话的时候,突然雷鸣闪电,狂风吹起。

    二十年前鲜于家全灭也是这样的天气。

    “冥冥重泉哭不闻,萧萧暮雨人归去。”肖博想起二十年前悲惨的场面还是十分沉痛到无法自拔,“这种心情,我不会再体验了。”

    “那最好,说到做到。”裴时说完也不顾这风雨就只身离开。

    就在肖博要在那不知道坐到天荒地老的时候,叶晴妤正好找到了肖博,“你在这干嘛呢?”

    肖博听到叶晴妤的声音,整理了下自己的情绪,抬头看她,“有什么事吗?”

    “你在这里干什么?”叶晴妤问,****的,不在屋子里呆着在这里看雨?“算了,也不关我什么事,你有看到裴时吗?我们明天就走。”

    “明天就走?是有什么事吗?”

    “刚刚我和钊阳在街上遇到一个叫谭清景的女子,说那个蓝溪阁那边好像是绝尘现世了,我们想去看下。”叶晴妤刚刚本来是要跟赵钊阳去逛一下的,但突然下雨他们只能去喝酒了,没想到遇到一个女子在说绝尘在蓝溪阁出现了。

    “绝尘在蓝溪阁出现,怎么可能。”

    “对了,这蓝溪阁好像听着也挺熟悉的,好像你说你姑姑在那?你要不要也一起去?”叶晴妤试探道,如果绝尘真的在蓝溪阁出现,他又跟鲜于晴那么熟悉,那这事估计跟他脱不了什么关系。但是现在看他的表情又好像是一无所知。

    这个时候怎么突然传出绝尘出现在蓝溪阁的消息,不管是真是假,看来这背后之人是急了。二十年前的账,是时候该一起算了。但是鲜于阳才刚醒,还没确定他是否真的好了。

    叶晴妤看着肖博,此刻她又看不懂他了,裴时说得没错,此人高深莫测,心思难猜,这绝尘要是与他有关,那他为什么又要进结界救我们,这图的是什么。

    鲜于阳这边他可以找人来看着他,再说裴时走之前一定会安排妥妥当当的。而且这个时候绝尘真的现世的话,还是在蓝溪阁,“看来很快就现身了,新仇旧恨,该一起算了。”肖博低下头,眼神突然变得犀利起来,但很快就消失,抬头看叶晴妤的时候又变得十分温柔,“我明天一起去。”

    “什么新仇旧恨?”叶晴妤想,难道他跟鲜于晴不是我想的关系。

    “此趟出行危险重重,你到时莫要冲动。就算是......”肖博停顿了一下没说,就算是真的绝尘出现了。

    也不知道会不会跟你起什么反应,毕竟,绝尘是认主的。裴时到底给她吃了什么,真的可以保证一辈子真的不再想起?

    “你到底想说什么,别磨磨唧唧的,说一半又不说。”叶晴妤感觉有些事自己应该知道的,但就是被蒙在鼓里。

    肖博看着外面这暴雨,“我们该回去了,我没带伞,不如你遮我回去。”

    叶晴妤看着肖博这张狐魅脸,俊俏的五官此刻透露着一丝温柔,“别以为你长得好看就可以为所欲为,自己回去。”叶晴妤有点生气地说,说完就自己转身离开了。

    把我当什么了,外人?有什么我不可以知道的,到了蓝溪阁,我到时不就什么都知道了,还稀罕你金口开言了。

    叶晴妤回到屋里,肖博说的新仇旧恨难道真的是鲜于晴,但看他拼命救鲜于阳的样子又不像,再说他们三个以前到底发生什么事,裴时现在这么不待见他。就是叶晴妤翻来覆去都想不明白也睡不着的时候,体内突然好像有两股力量在相撞着,叶晴妤皱了皱眉头,立马起身调整了下气息。

    叶晴妤愈发地难受时,突然有人敲门了。

    “是谁。”叶晴妤尽量保持平常的声音说,但过于难受使她的声音还是带有一点颤抖。

    肖博听到叶晴妤的声音有一丝奇怪,来不及想什么立马推门而进,正好看到她难受痛苦的样子。

    “你体内气息不对劲。”说完就立刻帮她调整气息,怎么会有两股不同的力量在她体内,只是幸好这两股力量都不是很强大,肖博很快就帮她压下去了。

    “好了,没事了。”肖博摸了摸叶晴妤的头。裴时说她的体内灵力尽失,但是上次在竹溪林的浮云掌,还有这次她体内两股不同的力量在相互冲撞着,都不像修为低下的人。难道她不是灵力尽失,而是被什么东西封印了。

    “你是不是透过我在看谁?”叶晴妤突然说。自从竹溪林出来后,她也没怎么挑逗肖博了,肖博反而自己贴上来,刚开始她还以为是患难见真情了,但后来她感觉一直不对,但也不知道哪里不对,直到现在他摸着她的头说没事了,这眼神叶晴妤十分肯定不是在看她。

    肖博楞了一下,“还能看谁,不就是在看你有没有心的,刚开始就一直挑逗我,但后面都不怎么爱理我了,我都救了你几回了。”肖博那双桃花眼十分委屈。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