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牟凡警官提供的这张照片上,我看到不暗世事的沈树,正在快乐的玩耍,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一切行踪已经被人拍了下来。

    当然他也没有这个警觉的能力,我想在他的意识里,这个世界所有一切都与我一样,他完全放心,毫无戒备之心。

    牟凡能拿出这张照片,足以说明,廖小英被杀这事儿,在他的眼里并不简单。

    这个牟凡心思也算有点儿能耐,绕了这么大的弯子,竟然能够查到沈树那儿去。不过这事儿也事有蹊跷,因为正常来说,就这么用肉眼看过去,除了我的至亲能看出沈树跟我不是一个人,别的人,好像只会感觉这个人跟我很像而已。

    如果不是事先就有心理暗示了,谁也不会注意到我跟这个人,完全一模一样。

    而且也不会无聊地用机器设备去分析我们的容貌,所以通过牟凡的那些话,我也能够很清楚的得知,这一切一定是事先有预谋的。

    看来从一开始就有人一直在跟踪沈树,只是我和沈树都不自知。

    想到这一切,我感觉后背发凉。我们在做这一切的时候,背后都有双眼睛,在黑暗的角落里默默注视着我们。

    如果站在上帝的角度看到这一幕,确实让人感觉非常的诧异。

    似乎这背后有一个神秘的人,正在控制着眼前的局势,但这个人到底是谁呢?是米嘉森,还是徐良……

    或者,是那个始终没有揭开过面具的神秘黑衣人。

    之前有一段时间,我一度认为,这神秘的黑衣人,只是我脑子里产生的幻觉。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渐渐相信,这个人一定是真实存在的。

    而且,这个人非常熟悉我的生活。

    他一直在我的身边,默默观察着在我身上发生的一切。

    那面具下的人,到底是谁,他从一开始就在观察我,无时无刻,不存在于我的生活中,随时都在监视着我。

    我刚才对牟凡说的那一番话,很明显带着一些挑衅。

    牟凡脸色明显有些变化,不过他到底也算是见过些世面,遇到的各种刺头儿应该不在少数,对付我这样的人,自然是不在话下的。

    只见牟凡微微一笑,随后他拿起桌子上的那张照片又仔细看了看。

    “沈江淮,我们小时候老师告诉我们,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两片一模一样的树叶,就算是外表看似一致,但里面的脉络相差,确实非常巨大的。这就像人的基因序列一样,组合排列数不胜数,不可能有一模一样的。“

    听到“基因序列“四个字的时候,我彻底愣住了。

    原来这个叫牟凡的警官是冲着这事儿来的。他之前拐弯抹角跟我说了那么多,估计是一直憋着不说出重点,到了这里,他才终于亮出了底牌。

    不过尽管如此,他还是藏着掖着,刚才所说的那些话还是只是在试探我。

    既然他这样的表现,那我也不可能把我心里所有的东西都向他和盘托出。

    毕竟我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敌是友。

    再说人都是为自己的利益在谋取一些东西,牟凡这个人看着深不可测,他背地里会耍什么花招,我也不知道。

    见我不说话,牟凡倒也不生气,他呵呵笑了两声:“说到基因序列的问题,沈江淮,我倒是想跟你讨论讨论,你觉得将来我们人有没有可能复制出跟自己一模一样的生物?”

    这牟凡说的这些话,就差点儿把事儿都挑明了,不过我还是不会先中他的计。

    我装作一无所知的摆了摆手:“牟凡警官,你这可就问错人了,我沈江淮只是个做金融的,用现在比较流行的说法,我就是个金融民工,我的眼里就只有钱和利益,你问我这基因方面的东西才这么高深那么的富有科技含量,我哪儿弄得懂这个?”

    听了我这一番,像是在掩盖什么的话,牟凡警官的神色越来越严肃。

    我看见他双手用力捏着那张薄薄的照片,生怕他稍微不注意,那张照片就会被他捏得粉碎。

    就这么对峙了好长时间,牟凡警官终于才又对我说了这么一句话:“沈江淮,我问你一个很严肃的问题,请你务必要认真回答我,可以吗?”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问,我也不知道接下来自己会面对什么,但事已至此,我还是很淡定的对他说道:“我现在在警官局里,您是警官,我是阶下囚,有什么问题你都可以问,不需要考虑别的什么因素。”

    我这话稍微说的有点儿带着情绪,牟凡当然也能够听出来,不过现在对他来说,考虑我的情绪已经不是重要的了:

    “沈江淮,我想知道你对基因工程,这种新兴事物有什么看法?”

    我与牟凡警官对视着,他的目光坚毅而执着,看着他这样的神情,那一刻,我的心里突然比之前都安定了很多。

    我悻悻的说道:“据我了解,基因工程好像不是什么新鲜事物,这在二十几年前就已经被提出来了,后来因为伦理上的原因,这项工程不能够被广泛应用,所以现在我们只能把它当做一种边缘上的科学来看待。他更多的出现在影视作品和文学作品中,跟我们的生活其实隔得很远。”

    我的这一番话说的不紧不慢,牟凡警官却听得,非常认真。

    等我说完那番话之后他才说道:“沈江淮你实在是太谦虚了,我看你对这些事情是非常的了解的,你应该是做过系统的研究吧,要不然你也不会说的这么行云流水。”

    牟凡警官就好像看穿了我似的,他这两三句话就把事情的重点都说了出来。

    就在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时候,牟凡倒也不为难我。

    他继续问了我另一个问题:“沈江淮,如果你有能力的话,你会不会复制一个自己的克隆体出来,供自己生命得到延续?”

    这突然的一个问题,问的我一愣。

    我看着牟凡,牟凡也看着我,我们俩的目光之间暗潮涌动!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