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他既然跟来了,岂能还会临阵逃脱?

    墨云景偏头看了他一眼,“其实你不必这样,你并不欠我的。”

    韩云笑了笑,“你我之间的关系暂且不说,此次前来是受你的王妃所托,我这条命是救回来的,就算没有你我之间多年的情义在,我还是会报答你的王妃。”

    “这山你是知道的,向来有进无出。”

    “怎么?墨云景你这是看不起我?虽然我是打不过你,可你也不必这样看不起人吧?放心吧,你能安全出来,我自然也能。”

    见他已经下定决心,墨云景便不再继续说什么,他突然抬起拳头,没有用力的锤在韩云的肩膀上,“这次,算我欠你的。”

    听他这么一说,韩云当即就乐了,“能让你欠人情,这可太值了,看来这一趟还是我赚了。”

    墨云景没再搭理他,当即抬脚往里走。

    韩云收起笑容也跟了上去。

    他的人也曾进过这座山,但那些人的结局与进去的其他人都是一样,都没能走出来。

    ......

    北疆城

    云五日夜赶路最终还是抵达了北疆城外。

    只是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是以这样的方式进入这座守护了这么久的城。

    其实他白日就已经抵达,只是城门查的太严,也不知道这墨云宸是不是在防着他们云家军,每一个出入北疆城的人,无论男女老少都必须经过守城士兵的仔细检查。

    一个不落,他试图从别处闯进去,可他发现城中只要是能进入的地点都被墨云宸派重兵把守。

    他根本没有机会进去。

    所以这一等,就等到了这夜黑风高的时刻。

    此时城门已经关闭,他避开城墙上眼目,悄悄摸摸的走到城门处。

    听着城门的动静,他知道机会来了。

    里头的守门士兵在正在换班,等动静散的差不多了,云五便发出了只有云家军能听的懂的某种动物叫声。

    在发出声音后不久,里头果然传来了动静。

    “你听到了吗?外面好像有什么动静。”

    这人的声音刚落下,云五就又听见另一人说道,“我听见了,好像是山羊的叫声。”

    里头沉默了片刻,云五又一次发出了叫声。

    城门内的两人对视一眼,先前率先开口的士兵说道,“不行,这动静我得上报,你在这守着,我去请示...”

    “等等。”另一人突然叫住那人,他小心翼翼的看了看不远处的守城将士,随即压低声音道:

    “你也知道我在这守着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没人能比我更清楚外面是什么情况,外面一定是来了只羊,你就让兄弟抓回去好了,兄弟家里有几个孩子要养,平日里给不了孩子们什么吃的,如今好不容易能抓到一只羊,你就别告诉其他人了,咱俩自己分。”

    被他这么一说,另外一人明显犹豫了一瞬,不过还是谨慎说道,“可万一外面不是山羊,而是有阴谋怎么办?眼下可不能出事,不然殿下知道了,咱俩这小命都保不住。”

    “你放心好了,北疆城自从被北疆王管理成这样后,就从未出过事,而且外面除了方才的山羊叫声,什么动静也没有,你我怕什么?”

    说话间,他伸手拍了拍那人的肩膀,“再说了,我们就打开一点缝隙,能容一人出去即可。”

    听他这么一说,那人犹豫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那…那好吧,不过要快些,不然一会儿人就回来了。”

    换班期间,也就这一刻钟,城门的防守是最弱的,过了这一刻钟,还会有四个兄弟过来,跟他们一起守着。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