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爹爹救我,妞妞害怕,爹爹......”

    “娘亲,呜呜呜......娘亲快来救救宝儿啊!”

    男童女童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尖锐而惊天动地,让心软的人听了陪着一起伤心、落泪。

    “妞妞别怕,爹爹一定会救你出来的!”吴德仁看着自己的女儿被人像抓小鸡似的抓了起来,一下子红了眼眶,拼命想要冲过去,只是一众信徒给拦住了,怎么也无法突破过去。

    “宝儿,我的宝儿,你们这些天杀的,快把我的宝儿还给我!”

    年轻女子也顾不得自己力薄体瘦,拼命朝着神师们撞去,只是还没等她跑到面前,就被一个青壮男子一把给扯住了,“神师们看中了咱家宝儿,那是他的福份,你个无知妇人闹什么闹,还不赶紧滚回家去!”

    “你?你怎么能这样?那可是咱们的儿子!”

    年轻女子不敢置信地看着青壮男子,“吴德儒,我是说咱家宝儿的生辰八字怎么会被外人所知,被抓了来,原来是你这个吃里扒外的呢,还有妞妞的生辰八字也是你泄露的吧?虎毒还不食子呢,你算什么父亲?要是宝儿和妞妞救不回来,我李家跟你吴家一刀两断,我要你吴德儒给他们陪葬!”

    “你他妈疯了是不是?臭婆娘快给老子滚回家去!不然老子休了你!”青壮男子“啪”的给了年轻女子一巴掌,又冲她身后的仆妇吼道:“还不赶紧把她拉回去,还嫌不够丢人现眼的?!”

    “笑面虎”看着这一对争执扭打在一起的夫妻,笑了笑,“大和尚,咱们之前不是说好了嘛,你们要是既不肯让出雷音寺又破解不了我们的神迹,这请神容易送神难的,我们只有每次进献一对童男童女才能平息天神的怒气啊!”

    “阿弥陀佛,施主所信奉的该是化外邪教吧!以活人献祭有伤天和,我佛慈悲,还望施主回头是岸!”

    寂明又是一礼,只是那眸中的愤怒已然快要掩之不住了。

    “那些人都身怀武艺?”福枝公主见叶铜都有些紧张,问他道。

    叶铜点了点头,“都有些武功底子,尤其是那个为首的以及他旁边的两个护法,武艺颇为不弱,但若论单打独斗,咱们的人一个能应付他们几个,不过就怕伤了几位公子......”

    “呵呵,武功再高,也怕菜刀,不用担心!”

    福枝公主本来只是想来看看热闹,之前听了寂空和圆润的话便对那些“神师”有些不喜,而今见了他们竟然如此嚣张地用童男童女为祭不说,还是鼓惑了小男孩的父亲将人亲自掳掠了过来的,简直就是太可怕了!

    如果任由其发展下去的话,那还得了?

    许多人都只当个笑话看,最多也就是谴责一下那个男人心狠罢了。

    也有个别有识之士以及二皇子、太子和五皇子看着这一慕夫妻相争的戏码,却感觉一股寒意从心底升起,就连当父亲的都能被这些“神师”鼓动献出自己的亲生儿子,那还有什么是他们做不到的!

    “大和尚,你信你的佛祖,我信我的天神,你也不必试图说服我,那没用!佛祖要是真的慈悲,就破了天神的神迹再说,胜者王败者寇,佛祖也好天神也罢,民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谁能够保佑他们他们自然就信谁!没本事的那一方自然只能灰溜溜地沦为丧家之犬了,呵呵......”

    “笑面虎”挥了挥手,提溜着两个孩子的护法向前站了两步,一脸和煦地看着吴德仁,“这位教友还是将火把灭了得好,要是一个不小心走了火,两个孩子可就遭罪了,没有经过献祭仪式,他们可到不了天神座前呢。”

    吴德仁恨恨地向着吴德儒呸了一口,灭了火把,跪在了寂明方丈面前,“恳请方丈救救我家女儿!”

    寂明方丈将他扶了起来,“贫道尽力而为!”

    “笑面虎”挥了挥手,嘲讽道:“大和尚想要救人也得看你身后的佛祖斗不斗得过我身后的天神吧!话不多说,今天不是放生法会嘛,不如咱们就来赌一赌大和尚这放生法会到底放不放得出去,如何?”

    寂明方丈定定地看着“笑面虎”,知道他敢这样说,事情定然没有这么简单,只是这放生法会雷音寺已经办了几百年,从来没听说过有放生不成功的!

    “便如施主所言,还望施主事后依诺将两位小施主平安送还到亲人身边才好!”

    “笑面虎”不屑地一笑,“本天师自然一诺千金,就怕大和尚有再多的仁爱之心也无力回天!”

    巳时正,放生法会正式开始。

    雷音寺的一众僧侣们格外的认真,念起经来都比以往投入许多,仿佛如此就能消解掉雷音寺此次的厄难一般,这也是他们能为自己栖身的千年古刹所做的唯一事情了。

    “天师们”从始至终都是一脸看好戏的神情,看着他们折腾也没有一言半语的阻挠,就像早已成竹在胸。

    寂明和一众雷音寺的长老心里升起一股浓浓的不安,只是他们一直都处于被动之中,纵然将放生的细节又在心中过了无数遍,却始终猜不出对方的依仗到底在哪里!

    “我佛慈悲,愿以放生众生之力消减平生苦孽,愿回念客顺遂终老,永脱六道轮回之苦,往生极乐之尊,同踏大宝莲台......南无阿弥陀佛!”

    “天神有令:龟之一族屡犯天神威严,此次不得归于自由!即便放生,也不得返回东海,否则全族剿灭!”

    寂明大师刚刚宣布了放生法会开始,“笑面虎”便站到了他旁边,声音洪亮,一字一句地对着众放生民众道。

    这是什么意思?

    龟族犯了天神威严,不允许被放生?

    这些乌龟能听得懂他的话?

    不仅参加放生法会的信众一下子懵了,就连围观放生的人也觉得不可思议。

    “他们搞什么鬼?乌龟能听得懂人话?这一下水不就跑没影了,他能管得住?”二皇子疑惑地看向了福枝公主。

    太子和五皇子也将目光投向了她,他们已经习惯了福枝公主的博学多识,每每有解决不了的问题,问她准没错。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