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我在家族种仙田 >第四章 任务堂的惩罚
    徐冬青现在心脏狂跳,好刺激啊!

    这算不算虎口夺食?

    好像也不算。

    他本以为没把握能成功,结果没想到灵视竟然还有震慑对方的效果。

    “没想到灵视还有这样的效果!”

    “刚才这一瞪眼,几乎是耗尽了我所有的灵气!”

    “好在成功了,得赶紧把这些灵草藏起来,明天过后再去卖掉。”

    徐冬青很清楚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来到竹屋后方,他早已在这边准备了一个坑,打开看了眼这个袋子里的灵草,发现数量比自己预估的要少。

    不过他很快明白过来。

    “那孙子应该是把多余的给卖了,这一袋子估计是上交给家族完成任务用的。”

    “臭不要脸。”

    徐冬青骂了一句,嘴角一扯:“怎么感觉像在骂自己。”

    毕竟过两天,他也得把这灵草拿出去给卖了。

    埋好,解决。

    接下来,回屋。

    复盘!

    前世作为社畜,每次完成工作后他都会习惯复盘。

    现在来到这个世界,他本能的开始复盘起来。

    “刚才开启灵视以后,我主动瞪了一眼,好像有一股力量从我眼睛释放出去,对徐冬升那孙子起到了一个震慑的作用,所以我刚才才有机会把他给敲晕。”

    “要是慢点,我估计对方肯定已经拿法器砸我了。”

    “这是出乎我意料的地方,这样一来,日后如果对上敌人,一瞪眼对方就能愣一秒,这对我而言简直是救命的!”

    “这金手指有点出乎我的意料。”

    他嘴角一翘,看了眼桌上的《灵药典籍》。

    其实金手指一直藏在这本《灵药典籍》里,但是原先的徐冬青不知道简体字“眼保健操”到底是什么意思,只能遗憾错过。

    “要是他人在掌控,估计也没我什么事了。可惜,不是现代人都不懂什么意思。”

    “也不知道是哪位穿越者前辈留下来的。”

    徐冬青挑眉,没再去想这件事。

    现在最关键的,是思考一下接下来的行程。

    半个时辰后,思考清楚。

    他回到床铺,坐在蒲团上,开始运转周天,吸收灵气,缓慢修炼。

    一夜无眠。

    又是一个清晨。

    穿越到此第三天。

    徐冬青睁开双眼,深吸一口气,感受到体内灵气只增长了一丁点,他叹息一声。

    如果把练气一层划分成百分比的话,他昨天一晚上的修炼,才增长了0.02%,按照他现有的灵气量,的确需要十年,才能提升到练气二层。

    颇为郁闷。

    “哎,除非改善体质,否则还是得靠灵石才能提升修为。”

    “财侣法地,果然财是最重要的。”

    徐冬青面对这个修炼速度,已经无力吐槽。

    伸了个懒腰,面对新的生活。

    他把外面被徐冬升那个孙子糟蹋的灵田给修整了一番。

    把其中剩下的蔫了的竹灵草全都采摘下来,放进竹筐里,旋即下山。

    他现在要下山回徐家的家族任务堂。

    把这个月的任务给结了,顺便迎接惩罚。

    下山的时候,他不禁吐槽了一句:“怎么感觉在哪里我都是个社畜呢?朝九晚五的种田,结果连工资都被扣了俩月,真惨!”

    来到山脚下。

    他发现山下不少徐家种田人都聚集在一起,不知道咋回事。

    走到人群里,好奇问了句:“你们干啥呢?都聚在一起?”

    “是冬青啊,你住在山上你不知道,昨晚上那个猪头被偷打了,他手里的灵草还被偷走了,不知道是谁干的。”前方的徐家小辈掩嘴小声说道,生怕被别人听见。

    巧了,打猪头的正是在下。

    “哦!这样啊!”

    徐冬青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冬青,你额头上怎么了?”眼前的徐家小辈注意到他额头的伤口。

    “没什么,就是前天我的竹灵草被徐冬升给抢了。”

    “这是他打的啊!那你是真的惨,不过也好,昨晚上有人替你报仇了,你看,那猪头现在半边脸都肿了!真跟猪一样。关键他还不敢怎么样,他要是去找他爷爷说理,估计他爷爷也不会管。”徐家小辈掩嘴笑道。

    徐冬青盯着远处朝管理执事哭天喊地的徐冬升看了眼,懒得理会,转身往家族任务堂走去。

    任务堂就在竹山的南边,再往南,就是崇山城了。

    徐家的大本营就在崇山城的城东,所有家族的天才弟子,都在城里享受丰厚的资源修炼。

    像徐冬青这样的四系杂灵根,是没资格在崇山城里修炼的。

    他瞥了眼那边被巨大围墙包裹的崇山城,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不管那个世界,人人都向往大城市的生活。

    来到任务堂,一进去,里面没多少人。

    毕竟这个任务堂是专门管理种田的,现在竹山和崇山的种田人都在山脚下看热闹,哪里会来这里。

    按照记忆,走进任务交付的屋子。

    里面摆着一张桌子,坐着一位执事。

    徐冬青记得对方叫徐秋然,三十六岁,是他的长辈。

    “冬青?来交付任务?竹山上面还好吧?竹灵草不难种吧。”徐秋然笑着问了声,手里打着算盘,在算账。

    “执事,我可能,交不了任务了。”徐冬青伸手摸了摸自己额头上的伤口,打算吸引对方的注意。

    “嗯?”徐秋然脸上的笑容突然拉下来,眉头一皱,问道:“怎么回事?”

    徐冬青把竹筐递到对方面前。

    徐秋然看了眼竹筐里面几株耷拉的竹灵草,又注意到徐冬青额头上的伤口,问道:“说,怎么回事。”

    “我的竹灵草被抢了。”

    “谁抢的?”

    “徐冬升。”

    “他……”徐秋然顿时哑火,徐冬升作为长老的孙子,谁都不敢惹。

    毕竟徐冬升的父母为家族战死,徐冬升又是长老的孙子,全族都知道这人惹不得。

    “他就算跟你收保护费,你给他几株不就行了,怎么全没了?他把你全抢了?”徐秋然惆怅的问道。

    “不是,我想反抗,但他把我打晕了,等我醒来,我灵田里的竹灵草都毁了。”徐冬青实话实说。

    徐秋然看着委屈的徐冬青,他知道徐冬青一直是一个乖孩子,不会主动惹是生非,但这次惹到了徐冬升,他也没办法。

    “哎,这次就算了吧。但是家族有家族的规矩,你没有完成任务,我只能给你惩罚,扣掉你这个月和下个月的灵石奖励。去领新的种子吧,这次多领一点,下个月的时候你主动让出来一些,也能少点麻烦,知道不,别一根筋。”

    “嗯。”徐冬青委屈的背着竹筐离开。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