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追忆迟迟归 >第三十八章 爱或死亡
    叶梁川一副防备的姿态,站在门口平静的望着他们,身体完完全全的挡住门,里面看不见外面,外面同样也看不清里面。

    许诺一听这话,额头上爆满青筋,眼神迸发出火花,双手揪住他的衣襟,红着眼睛,怒不可遏的大吼道:“叶梁川,你他妈给我让开。”

    许诺非常确定顾怜就在里面,那天他看到叶梁川手里提着的全都是女性用品,就产生了怀疑。

    后来他查遍了海市所有的车站和机场,果然全都没有顾怜外出的信息,那只有一种可能。

    想到这,许诺的手又紧了几分,咬着牙说道:“你快点把她交出来?”

    “许诺”一道声音传来。所有的人都愣了愣,齐刷刷的看向声源处。

    顾怜赤着脚踩在地板上,头发微微凌乱的散在肩头,眼角微微带着红,眼底蓄满了泪花,直愣愣的盯着许诺。

    倏然顾怜从里面冲了出来,跑的很急,肩膀撞到叶梁川,速度却丝毫都没停歇,直直的扑向了许诺。

    顾怜双手紧紧抱住许诺的腰身,好像身后有什么饕餮猛兽,唇瓣一张一合,嘴里一遍一遍的呢喃道:“带我走,带我走……”

    叶梁川稳住身子,冷漠的转过眼睛,黑眸静静的看着顾怜乖顺的趴在许诺胸口,而许诺如画的眉目也染上了担忧,宽大的手掌在顾怜柔软的发上不住的抚摸。

    许诺低眸望着怀里的人,将顾怜微微拉开了些距离,用手拨了拨她凌乱的头发,又轻轻揩掉脸上的泪痕,柔声安慰道:“别怕,别怕,我来了,警察也在这,别怕。”

    顾怜小幅度的点了点头,许诺又将人重新纳进怀里,一边软声安慰着顾怜,一边眼神恶狠狠的凌迟着叶梁川。

    而叶梁川像是没看见一样,眸光紧紧锁住在许诺怀里的顾怜,少女全身心的依赖着面前的人,她应该在哭,肩膀一抖一抖的。

    为什么会哭?叶梁川想,难道和他在一起不好吗?不开心吗?明明她还跟自己撒娇做饭呢?

    许诺搂着埋在他怀里的顾怜,眼睛却紧紧盯着对面的人,冷淡的开口:“季警官,这里就交给你了。”说完搂着顾怜离开。

    “你好,你涉嫌非法拘禁,请给我走一趟,配合我们的调查。”警官一声公事公办的腔调。

    叶梁川看着许诺搂扶着顾怜头也不回的走远,收回目光,平静的说道:“我可以进去换双鞋吗?”

    警察点了点头,表示可以,随后跟着叶梁川进了屋。

    屋内非常干净整洁,浅蓝色的窗帘随着风在悠悠的飘荡,屋里的电视还在开着,还有一股幽幽的橙花香,甜腻上头,一切都看着温馨别致。

    两位警官对视了一眼,心里都充满了不可思议,他们觉得男孩身上透着书香气息,看着温文尔雅,清隽俊秀,怎么看都不像一个非法拘禁的犯人。

    须臾片刻,叶梁川从房间里面出来,轻轻走过去把电视关上,做完一切,淡淡对警察说道:“走吧。”

    叶梁川被警察押着离开,狭窄的筒子楼里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居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来了警察,争先恐后的从泛黄铁锈的防盗门前伸着脖子往外看,时不时还议论一番。

    走出单元门的时候,叶梁川透过车窗户,一眼就看到了顾怜。

    黑色的车身,处处彰显着达宏显贵,许诺在车里低声安慰着旁边的女孩,似乎感受到这边的目光,两人齐刷刷的抬头,三道视线猝然汇聚到一起。

    叶梁川的脚步停了停,许诺不知道在顾怜的耳边说了什么,顾怜的头很快的低了下去,叶梁川也被警察继续押着往前走。

    坐上警车,许诺的车从面前驶过,叶梁川贪恋的看着车里的女孩,微微弯着头,长发挡住了她的脸,车快速驶过,叶梁川闭上了双眼。

    真的要失去了吧!

    许诺将顾怜送回了顾家,顾家父母惊了一大跳,眼睛瞪得像小圆筒一样,“这,这不是出去散心了,怎么搞成这个样子了?”

    顾怜脚上也没穿鞋,一路走过来,脚上脏兮兮的,目光呆滞的看向顾家父母,定定的盯了一会,突然放声大哭。

    顾妈妈被顾怜搞得措手不及,惊慌失措的拉过顾怜的手,焦急的询问道:“宝贝,你怎么了?你跟妈妈说说话?”

    “阿姨,你别着急,先让怜怜上楼收拾一下。”许诺打断顾母的询问,出声提醒道。

    顾妈妈看了看自家女儿的模样,衣衫歪歪斜斜的挂在身上,头发也乱糟糟的,皱着眉点了点头。

    目送顾怜慢腾腾的上楼,顾妈妈一把拉过许诺的手,焦急万分的问道:“小诺,你跟阿姨说说怜怜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许诺的眼神暗了暗,看着顾妈妈关心的眼神,声音不禁有些苍白艰涩:“其实,怜怜她并没有去旅游……”

    许诺将这几天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顾妈妈。

    顾妈妈越听脸色就越苍白一分,听到最后,整个身子都控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眼泪也越流越凶。

    这时顾怜从楼上下来,头发还冒着寒气,整整齐齐的束在耳后,身上穿着浴袍就下来了。

    看到宝贝女儿下来,顾妈妈赶忙迎了上去,跑过去抱住了顾怜,脸上的泪痕未干,声音带着哭腔说道:“宝贝,都是妈妈不好,妈妈没有及时发现,让你受那么多苦。”

    顾怜抬起手臂紧紧抱住自己的母亲,这几天的煎熬,委屈,害怕通通涌上心头,终于抑制不住放肆的哭了出来。

    顾妈妈擦着顾怜越流越多的眼泪,恨恨的说道:“我们去找最好的律师,我们告他,妈妈一定会让他坐牢的。”

    市公安局的审讯室。

    “你和受害者是什么关系?”

    “男女朋友”

    “你是否承认对她进行非法拘禁行为?”

    “是”

    “你为什么要对受害人做出以上行为?”

    “……”

    “请认真回答。”

    叶梁川低着头,微微闭上眼睛,声音有些嘶哑:“因为我想让她身边只有我。”

    ……

    “我可以见见她吗?”审讯的警官拿着文件准备出门是,背后的叶梁川突然出声。

    “这个我们要看受害者的意愿。”门开了半扇。

    “那你能不能替我转达给她一句话。”叶梁川又叫住了警察,“对不起,我爱她。”

    “好的,我们会替你转达的。”另一扇门也打开了。

    对不起,我爱你!多矛盾的一句话啊!

    第二天,叶梁川终于等来了一个人,不过不是顾怜,而是一位西装革履的男人,提着公文包,站在他面前,“你好,叶先生,我姓秦,是顾小姐的委托律师。”

    叶梁川轻轻点了点头,片刻才嘶哑着声音开口:“她,还好吗?”

    “顾小姐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但相信在家人的陪伴下会逐渐恢复的。”秦律师打开公文包,拿出了一匝资料。

    “她有让你带什么话吗?”

    “并没有。”秦律师抬眼看他。

    “根据我方当事人的叙述,你对她进行非法拘禁长达半个月,请问是否属实?”翻阅了两下资料,秦律师问道。

    “是”

    “你曾不顾我方当事人的意愿,强行与其发生关系,是否属实?”

    “……是”

    ……

    “好的,叶先生,我们今天就先到这。”秦律师合上资料,礼貌的说道。

    “她是不是特别恨我?”叶梁川艰难开口。

    秦律师收拾资料的手顿了一下,抬头朝叶梁川礼貌的笑了笑:“这个你需要去问顾小姐,但我相信,任何一个人被心爱的人这么对待,都会很失望。”

    叶梁川低着头没说话。

    第二天,拘留所传来消息,叶梁川自杀了。

    应该是在家里带来的刀片,是割腕,还好被发现的早,及时送往了医院。

    奥登的短诗说道:“爱,或死亡。”,叶梁川因为顾怜的爱而活,现在也因为顾怜的不爱而死。

    这是无可救药的条件反射,叶梁川也无法控制。

    医院里充满了消毒水的味道,混合着各种药物的味道,很难闻,顾怜微微掩鼻。

    小小的单人病房里,床头的柜子上放了点水果,叶梁川穿着蓝白条纹病服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

    手腕上缠着好几层纱布,厚厚的,看着很粗,由于失血过多,叶梁川脸色苍白,两颊深深的凹陷了进去,嘴唇干涸到发白开裂。

    病房里没一个人,静悄悄的,过来的时候,护士跟她说,叶梁川经常就这样定定的盯着白花花的天花板,别人跟他说话也不搭理,换药的时候也不是很配合。

    顾怜静静的站在门外看了一会,终于伸手打开门。

    静悄悄的房间里突然产生了声音,叶梁川扭头看向门口,是顾怜。

    她好像变了很多,头发剪短了,堪堪到了肩膀,露出纤细白皙的脖颈,再加上水亮亮的眸子,整个人显得更加可爱可怜。

    叶梁川肉眼可见的有些兴奋,对着她扯了扯苍白的唇角,叶梁川想要坐起来,可是左手使不上劲,只靠右手艰难缓慢的移动,一会鼻尖都冒出了一层细汗。

    顾怜走过去,将他扶起来,后面垫了个枕头,叶梁川靠坐在病床上,看着凳子上的顾怜。

    “我来是有些事告诉你的。”顾怜淡淡的开口。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