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投影升级之旅 >第一百三十二章 跑路
    陈安这块骨头很硬。

    两年多时间的对垒,泰王与刘升在身心俱疲的同时,也深深明白了自己的这位对手究竟是个什么货色。

    毫不客气的说,这就是一个严峻到令人觉得可怕,时刻保持冷静,谨慎的让人发指的对手。

    面对这样的一位对手,指望对方先犯错?

    还是洗洗睡吧。

    梦里啥都有。

    不过俗话说的好,再坚固的堡垒,内部往往都是脆弱的。

    我们没法让你去犯错,但可以让你的队友去犯错啊。

    有时候胜负的关键,除了对手的水平之外,队友的水平也是极其重要的。

    所以刘升的视线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他觉得这件事很有搞头。

    因为陈安做过的事实在太多太多。

    仔细算算他究竟干过些啥吧。

    擅杀军中将领校尉,在军中举办考核,关键位置上安排自己人,这是插手兵权,打击异

    主动将郡县舍弃,这是弃土之罪。

    以莫须有的名义将州郡之内的世家名门一扫而过,为将士分配产业田地,这是笼络军心啊

    除此之外还有军屯,畏敌不前等等诸多行径。

    这一桩桩事,若是换做是旁人,恐怕老早就被拿下了。

    为君王者,有哪个能容忍自己手下臣子出手兵权的。

    更别说陈安这一桩桩事了。

    刘升估计,如果这一桩桩事是他干的,估计自家天子早就把他拿下了。

    就说不直接问罪,怕是也要一撸到底,贬为白身。

    从这方面想想,陈安干了这么多大事,最后竟然还屁事没有,也真是一件本事啊。

    “从这位陈国公此前的种种经历来看,大华天子恐怕是相当信任他啊。’

    刘升思索了片刻,随后开口:“寻常的离间之法,恐怕没什么作用。”

    “再信任又能如何呢?’

    泰王笑了笑:“古人云,三人成虎。

    “就算是本来没做过什么事的人,只要说的人多了,尚且会忍不住怀疑,更别说这位陈国公并非无辜,是真的做了如此多大事呢。”

    陈安干下的事是如此做,说他是一心为公也罢,为了手下的将士们谋福利也罢,总之在不相干的外人看来,他这就是养寇自重,邀买人心。

    像是他这么干的,指不定什么时候就造反了。

    要知道,此刻在陈安手下的可不是几千人,而是足足四十万将士。

    四十万将士,这基本占了大华军力的一大半。

    在此刻北方鲁国同样大举来犯的情况下,陈安但凡有造饭的意思,恐怕整个大华天下都要动荡。

    这大华天下还姓不姓程,还真不好说。

    泰王以己度人,倘若他是程正,恐怕早早就该忍不住将陈安拿下了,哪里会忍到现在。但程正纵使对陈安再怎么信任,到了这程度应该也到极限了。

    这时候只要他再试一试力气,在朝廷之内形成舆论,届时三人成虎之下,恐怕纵使程正再怎么信任陈安,怕是也没法继续忍耐了吧。

    “只要我那位三弟忍不住催促,下令让陈国公出兵,那位陈国公难不成还敢不出兵不成?

    泰王轻笑着说道:“天子下令,他若是不出兵,就是违令不尊,就当真做实了谋反的嫌疑。

    “他若是出兵,那就正合我们心意。

    是啊,这就是个无解的局面。

    从明面上来看,似乎不管陈安怎么选,最后的结果对于泰王两人来说都是有利的。

    前者不用多说,若是真的违令不尊,恐怕不论程正之前再怎么信任,之后都要将陈安撤走

    若是后者的话,倒是正好落入他们事先布置好的陷阱中。

    “果然妙计。”

    刘升笑着恭维道:“泰王果是智谋之士,足智多谋,老朽佩服。”

    “不过既然要如此,那我们索性也配合一二吧。

    “大军退后,将郡县让出,做出即将撤军之象,如何?’

    泰王眼前一亮:“若是如此的话,此事多半就没有悬念了。

    大军退后,郡县让出,做出一副承受不住损失,全面撤退模样。

    这就是主动示弱。

    到时候估计陈安那边承受压力还要更大。

    敌人都开始主动撤退了,你还不主动出击收服郡县,究竟是何居心?

    届时肯定有不少人会如此质疑。

    陈安但凡是想要洗脱自己身上的嫌疑,就给主动大举出击,落入他们早已布置好的战场上

    “如今正是秋收,我们明面撤离,暗中却将散落四处的军士集中,敌军定然是想不到的。

    “大军后撤路途上,有好几处地方适合伏兵埋伏,想来定可给敌军一個教训。”

    说到最后,泰王与刘升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他们此刻的情绪是高涨的,也是热烈的。

    就是不知道之后的结果又会如何了。

    而此刻,在陈安那边。

    城池之内,陈安一如既往的过着自己的日子。

    平时除了练武之外,就是尽力操练士卒,给人的感觉平静至极,完全不像是正在打仗的)

    他表现的仍然慢悠悠的,似乎对什么都不着急,真的一副存在这里守上十年的模样。但他不着急,却有的是人着急。

    正午,在陈安正在用餐的时候,刘初冲入了他的营帐。

    “长安,都什么时候了,你竟然还有心思吃饭。”

    刘初冲到陈安身前,脸上写满焦急。

    “嗯?’

    陈安有些诧异的回头:“怎么了?’

    “有什么大事发生?’

    “前几日时间,朝内宋公带领百官,公然弹劾,说你养寇自重,邀买人心,企图谋反。刘初焦急开口:“说不定朝廷派来的人已经在路上了!”

    “我知道了。

    陈安点了点头,表示明白,脸色看上去没有丝毫变化。

    这种表现,倒是直接让刘初一愣。

    大哥,你究竟知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啊。

    有人说你要谋反啊!

    “怕什么。

    陈安有些无语的望着刘初:“你在我身边待了这么长时间,你觉得我要造反么?‘

    “我要觉得长安你要早饭,就不会过来劝说了。”

    刘初苦口婆心的说道:“但我觉得你没造反没用啊,关键是陛下啊!”

    “好吧。

    陈安叹了口气:“就算最坏的结果出现了,陛下真觉得我要造反,他难不成会派人过来把我杀了?’

    刘初下意识摇头。

    这点倒是不至于。

    不管怎么说,陈安都没有真的谋反,就是单单看在之前的情分上,程正都不可能将陈安怎么样。

    在身份上,陈安还是当朝驸马,四公主之夫婿呢。

    况且陈安是罡气啊。

    想要杀这么一个罡气,至少给派两个以上的罡气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