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盲声 >第1章 第1章
    芒声到达会展中心时,外面检票的人排起了大长队。

    她和余温约好了,今天来这参加一场漫展。

    南原第七届有声漫展嘉年华,今年主办方下了血本,一次性请来了配音圈和古风圈几位头牌。宣传从年前就开始,到现在5月份,声势浩大。

    芒声看了眼展馆外的人,在心里琢磨这个展馆能容下这么多人吗。

    五月天,南原市进入初夏,太阳明晃晃地照着,虽不炎热,但沉闷得厉害,尤其人乌泱泱的,空气流通更慢。

    芒声瞧见不远处有把遮阳伞,伞下有供人休息的红木桌椅,她小步跑过去,想着人少点再进去。

    擦完额上的细汗,她给余温打去电话,入耳就是她哀嚎的声音:

    “芒果,飞机延误了,我已经等了一个小时了!”

    漫展正逢五一第一天,余温原本打算昨晚下班搭乘夜航过来的,谁知被无良老板扣下加班,只好将航班改为今早。

    芒声瞧了眼腕表,“还要等多久?”

    那边的哀嚎声更响:“不知道,工作人员也没个准信儿。”

    芒声温声安慰她:“别急,应该不会延误太久,你找个咖啡馆坐坐,吃点东西。”

    “现在已经10点多了,我过去要两个多小时,中午那场都结束了!”

    “没事,不还有下午和晚上吗?”

    “不行,我三大男神同频出现,我一分钟,不,一秒钟都不能错过。”

    芒声想了个法子,问她:“那这样,你别急,我待会进去之后给你录现场,录到你来为止。”

    “你带摄像机过去了?”

    “没有,让我朋友送一下。”

    “芒果,我爱死你了!”

    芒声知道她的脾性,不放心地叮嘱:“你顾好自己,别一个着急就丢三落四的,还有啊,控制点脾气,你一急起来,什么都不管不顾的,别给人欺负了。”

    “那航班延误,我还不能急啊。”

    她耐心地说:“能啊,延误了大家都急嘛,也肯定是出什么乱子才会延误,但心急有什么用呢,别人心急可能都没人帮,你还有我这个好闺蜜,给你录现场,你急个啥。”

    “好像也是哦。”

    “要是等到十一二点还没能走,记得去吃个午饭,别又犯胃病。”

    “嗯嗯嗯,知道啦。”

    “行,那我先给我朋友打个电话,让他送设备过来。”

    “好。”

    芒声挂了电话,正想给朋友打去,抬眸间瞥见遮阳伞前有道高大挺拔的影子,她扭头看去,旁边站着一个男人,见她看过去,朝她礼貌颔首。

    看样子,像站了有一会。

    芒声试探地问:“有事吗?”

    男人穿着一件月白色的绸面衬衫,中袖,袖口上坠着两枚指头般大小、深蓝颜色的袖扣,下|身搭一条黑色休闲西裤。身形颀长,西裤将长腿展现得一览无遗,人站得也笔直,更显挺拔。

    他走近些许,弯下腰,对上芒声的眼睛,朗声询问:“请问,这个位子有人坐吗?”他指着与芒声隔着一张椅子的座位。

    他弯下腰来,芒声看清他的面貌。

    男人很好看,倒不是现下流行的那种小鲜肉精致的帅,但他的五官很有辨识度。被刘海挡住些许的黛黑眉毛,藏在银边眼镜后面,一双漆黑、又好似藏着的雪峰间清泉般无暇的眼睛,高挺的鼻梁,略微弯起弧度、淡红的唇。

    芒声脑子里突然蹦出儒雅两个字,觉得拿来形容这人再合适不过。

    “你好?”男人见她久不出声,又喊她一遍。

    芒声回过神来,拧一把大腿,骂自己色令智昏,连忙回答男人的问题:“没有没有。”

    “那我方便在这歇会吗?”

    芒声眉一挑,男人的声音也很好听嘛,还挺有礼貌的。

    她被余温拐进配音圈五年,听了许多好声音,一种声线如她耳,她能立马判断出是不是大众偏好的那款。

    “可以,你坐吧。”

    男人和她道谢,拉开椅子坐下。

    “你也是来看漫展的?”男人主动和她搭话。

    “是,你也喜欢逛漫展吗?”

    “还行,假期没事出来走走。”

    “噢,这样。”手机上余温发来微信,芒声才想起来电话还没打,“我打个电话。”

    “我需要走开吗?”

    外头日头很大,芒声不想出去,也不好让他出去,于是说不用。

    给朋友打去电话,让他帮忙把棚里的拍摄工具带一套过来。朋友说要晚二十分钟,他正忙着。她说好,挂了电话等。

    大概是怕这样坐着太尴尬,男人主动找了话题和她聊起来,“你是过去录像的?”

    “不算,我朋友航班晚点,我给她拍个上午场。”

    男人点头,“这场倒是值得拍,听说几个有名的cv都来了。”

    芒声有些好奇,男人看上去年纪不小,应该在二十八到三十岁之间,身上的东西价值不菲,她认出他腕上那块表,一个高奢品牌,想来也是事业有成,竟会关注这些娱乐玩意。

    “你也混配音圈?”

    男人笑了,“有时也听听广播剧有声书什么的。”

    广播剧?芒声眉头微蹙,现在广播剧里大部分是耽美剧,她瞧着眼前这个风度儒雅的男人,想不起来他听广播剧的样子。

    她清清嗓子,好奇地打探:“听什么?”

    “《中华上下五千年》。”

    芒声一愣,是她肤浅了。

    想起自己的书单,芒声担心他会反问一句“你听什么”,幸好,余温的电话及时打来,打断了男人欲开口的话。

    她不好意思地朝男人笑了笑,接起电话:“温温。”

    还没上飞机的余温咬牙切齿道:“芒果,我被困住了,这偌大的机场,竟没有我的容身之处!”

    芒声“扑哧”笑出来,回她一句土味情话:“来我心里找,哪都是你的容身之处。”

    余温放声大笑:“芒果,你这够土啊。”

    “土到你没?”

    “土到了土到了哈哈哈。”

    “现在怎么样?”

    “我找了个餐厅吃饭,在那等着心烦。”

    “没事,慢慢来,点些好吃的。”

    余温点了个芝士焗饭,正要了杯冰果茶,被芒声打断:“余温,今天1号了,不许喝冰的。”

    “啧,你不在我身边还把我管得死死的。”嘴上不情不愿,但还是把冰果茶换成常温果汁,“行了吧。”

    “嗯,这还差不多。”

    “对了,你进去了吗?”

    芒声往外瞧了瞧,“还没呢,等我朋友送设备过来。”

    “外面那么热,你别晒化了呀。”

    “没事,这有把遮阳伞,我在下面坐着呢。”虽然伞下热感也很明显,但比那边在排队的人好很多。

    “你说,这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