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盲声 >第5章 第5章
    互相认识一番后,游鱼问:“听听老周说,你们来合影是吗?现在拍可以吗,过会还有签售。”

    余温等合影等很久了,闻言眼睛一亮,“可以可以,芒果!”

    芒声应一句:“来了!”

    怕耽误他们休息,余温没敢拍太多,找了个合适的背景,每个人合了两张影,就和他们道谢,找芒声看照片去了。

    三个人各自对视一眼,默契地回到休息区找周棠青。

    周棠青正在翻活动行程安排单,游鱼上前去抽下,抬腿翻过去,坐在他身边,“听哥,你今天要是被人威胁了,你就眨眨眼。”

    周棠青笑着斜他一眼,把单子抢回来,解释道:“碰巧遇上的。”

    忽止好奇问:“她没认出你来?”

    “没有。”

    忽止:“不应该啊,这是你本音啊,这都认不出来。”

    周棠青折好单子,放回原位,“正常,网络上的声音和现实还是有点区别的。”

    游鱼:“那这神经有点粗条了。”他朝周棠青递去一个别有深意的眼神,“明明人都在跟前了,可惜可惜。”

    百川河没像他俩,一个劲儿地打趣人,但他对另一件事感兴趣,旁敲侧击地打探:“听哥,你这么帮人家,后门都敞开了让人进,不太像你啊。”

    忽止和游鱼一人一边把人架住,“说,是不是对人有意思?”

    周棠青捏了捏额角,无奈地摇头,但他坦然承认,“是有那么一点不一样的感觉。”

    游鱼激动了,“我靠,大龄青年玩一见钟情!”

    周棠青踢他一脚。

    游鱼立马换张脸,“不不不,我们听哥正当壮年,一点也不高龄。”

    “行了行了,都休息去吧,忙了几个小时不累吗,还有心思调侃我。”

    三个人得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也没继续盘问下去,转而说起晚上结束后去哪玩。

    周棠青听他们说着,偶尔侧头,瞄一眼不远处还在看照片的人。

    看了几眼,和突然抬头望过来的芒声对上,芒声一愣,随即朝他笑了笑,周棠青回以一笑,转过头来,继续听他们说话。

    下午四点还有一场签售,持续一小时。已经有了合影和芒声赢的奖品的人懒得去和其他人挤,和四个人说了一声,打算先去放行李。

    游鱼问她们今晚来看演出吗?

    余温说来,游鱼让她们过来了找周棠青,给她们留前一点的位置。余温受宠若惊,手舞足蹈地和他们道谢。

    两人出了展厅,余温拉着行李箱朝地铁站走,芒声把人拉着,“去哪?”

    “你家呀,放行李。”

    芒声拉过行李箱,搂着她的肩膀往反方向走,“知道你懒得走,刚刚在旁边订了一家酒店,晚上在这住一晚。”

    余温仰头,把脑袋搁在她颈窝,“芒果,你怎么这么懂我?”

    “上辈子我俩连体婴儿不知道呀。”

    余温搂着她笑,两人说说笑笑地去了酒店。

    在酒店歇了会,芒声先带人去吃饭,吃到一半,她招来服务生,又点了一遍菜,让她打包好。

    “你要拿去给游鱼他们?”

    芒声剔了块鱼肉,放进她碗里,“嗯,他们忙着晚上的表演,估计没时间吃东西,也算感谢他们

    给我们开的后门。”

    “那多点些。”

    吃完饭,两人各提着一袋东西,赶往晚上的活动场地。

    时代广场离展馆不远,她们到时,已经陆陆续续有人在检票进场了。两人也排队进去,到里面却不知道去哪找人了。

    余温问:“你有留那个人的联系方式吗?”

    “周棠青?没有。”他们还没熟到互换联系方式。

    “那去哪找他们?”

    芒声看了眼观众席,说:“往前走吧,游鱼不是说给我们留位置,让周棠青等我们吗?”

    “好。”

    这场活动的票没有按座位设置不同价格,场内摆放了两排阶梯式座位,后排虽靠舞台远了些,但不用全场仰着脖子。

    芒声在第一排位子那看到了周棠青,拉着余温过去。

    周棠青等她们一会了,“你们来了。”见她们手里都拎着东西,散发出食物的香味,“给他们带的晚餐?”

    芒声点头,“对,他们有时间吃吗?”

    “估计没有,现在在化妆,还忙着联系人来弹琵琶。”

    “琵琶?”余温想起节目单上有一首他们三人合作的歌,是现场伴奏的,“这个先前不得联系好吗?”

    周棠青:“是联系好的,但是不知道出了什么岔子,那人来不了,现在主办正找人替呢。”

    “找人。”余温把旁边的芒声推上去,“找我们芒果呀,她学过琵琶,弹了好几年呢。”

    芒声下意识拒绝:“我已经很久没弹了,不行的,你们还是找别人。”

    她是11岁开始学琵琶的,那时她被查出声盲症没多久,父母想着让她学点乐器,借此多接触些不同的声音,看病能不能有所缓和。

    她学了六年,但病没有任何起色,最后在高考前停了。上大学后,只有偶尔被叫去帮忙时会弹弹,其余时间她没怎么碰过。

    余温劝她:“只是太久没弹而已,又不是不会,上手肌肉记忆就回来了。”

    芒声却怕毁了演出,连连拒绝。

    周棠青发信息问他们找到人没,游鱼说没有,他把聊天界面给芒声看,问:“试试好吗?看一下曲子,不行就不去。”

    他再次用一种蛊惑人的声线和她说话,加上余温不断的撺掇,芒声硬着头皮答应了。

    周棠青带她们进了后台,让游鱼把曲谱和琴给她试试。

    游鱼喜出望外:“你真的能帮我们?”

    芒声不敢打包票,只说自己尽力试试。

    余温把东西摆上桌,让几个人先吃饭,芒声则抱着琵琶,和周棠青寻了块安静处。

    他们要表演的不止一首歌,是由几首古风歌串起来的,曲子相似,她也听过,但从没弹过。

    她看了遍曲谱,上手照着弹,第一个音就弹错了,她尴尬地停下来,面带羞愧地去看周棠青。

    周棠青不懂音律,但见她皱着眉,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没事,再试试,太久没弹,手是会生的。”

    “那你,别笑我啊。”

    周棠青笑了笑,“你放心弹,我不懂对错。”

    “那我弹了。”

    “弹吧。”

    芒声回忆了下手势和位置,磕绊地弹完一遍。她扒着曲谱,把错的地方仔细记上几遍,开始弹第二遍,错得少了,但还是弹不出那种古风古韵。

    她放下琵琶,使劲晃动着十指,重新抱回琵琶,开始弹第三遍。这次没有错音,完整地弹下一遍。她没有停,顺着曲尾从头弹,很快,她原本苦闷的神情被欢愉代替,眉目间都扬着自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