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盲声 >第10章 第10章
    周棠青听到相机拍摄的声音,知道她给他拍下了。

    收到她的消息后,他沿着中间的石板路走来,离假树不远时,看见她从秋千上下来,摆弄相机和三脚架。

    没有打扰她,他悄声走过去。

    见到她走到镜头前,他才知道她要做什么。

    见她摆好姿势,他无声无息地进入相机的拍摄范围,背着光,朝向她。

    在她看完相机抬头寻人时,他知道,他在她的照片里了。

    芒声取下相机,把相机带子挂上,朝他走去,给他看照片,“抱歉,职业习惯,看到好看的就想拍下来。”

    周棠青低头看了眼照片,笑着问:“好看的?指我还是景色?”

    “都是。”

    周棠青把相机还给她,“忙完了吗?”

    “忙完了。”见他空手而来,芒声问:“衣服呢,忘带啦?”

    “在车上,盒子有点大,不好拿。”

    “嗯,没事,过会再去拿。你来过南岭园吗?”

    “早两年来过,后面工作忙,就没来了。”

    芒声走回去收起三脚架,装进包里,“这两年修建了不少,要不要逛逛?”

    本就是想约她出来,周棠青欣然答应。

    “油菜花田逛完了吧?”

    “嗯,刚刚一路走来,看得差不多。”

    假树这边是花田靠后面的地方。

    “那带你去前边逛逛?”

    “好。”

    南岭园正门左边是其他花卉观赏、景点以及一些游乐设施。芒声每年都会来这好几趟给人拍照,对这里的路熟得很。

    她先带人进了紫藤廊。长廊十来米长,廊道的上方交叉架着竹竿,约莫一米左右隔出空袭,紫藤花攀附在竹竿上,花穗往下垂,短的看着好似刚长出的一串一串葡萄,花瓣如葡萄般剔透。长的一绺一绺垂着,倒像隔了一米便垂下一片紫色的珠帘。

    再往前走,有一小块的花颜色稍淡,远处看着像淡粉。再往下走便是一处紫一处粉,整条走廊都透着一股浪漫却不落俗套的感觉。

    芒声走到一半,转过身拍了几张照片。周棠青配合她的脚步,适时停下。

    拍好收起相机,芒声才意识到身边还有人在。觉察到有些怠慢他,芒声不好意思地道歉:“抱歉啊,我一拿起相机,就自发投入工作状态,老会忘记身边有人。你放心,下面我一定好好给你当导游,不分心!”

    周棠青毫不在意,拂开垂在两人面前的紫藤花,说:“没关系,有不错的景色自然要拍,我平时也喜欢,不过没你这么专业罢了。”

    “我也不专业,就是业余拍拍。”

    拐过一个弯,周棠青问她:“你是平时不忙,就会帮人拍片吗?”

    芒声小幅度颠着相机玩,“我朋友开了一个工作室,我挂名在他那,他会帮我接,有时候也会有人看到我拍的作品,找我拍。”

    “你主要拍什么?”

    “什么都有,像今天这种户外,也有棚里的,写真啊风景啊,都拍。”

    周棠青了然地点头,末了又问:“赚得怎么样?”

    “还行,比专业摄影师当然是比不过的,纯粹当个副业。偶尔也会给杂志投投稿,做插图什么的。”

    “怎么不给一些摄影杂志投?”

    芒声笑了笑,“那些杂志上面的摄影师都是名家,我这种半路出师的,哪敢往上投。”

    “我觉得你在漫展上给我们拍得就很好。”

    芒声挑开垂落的头发,“那是你们要求低,像《北极杂志》,他们有风景栏目,也有人物栏目,要求都是很高的,每一期的摄影师都得过摄影奖,名气也不算小。”

    听出她说《北极杂志》时的欢喜语气,他问:“喜欢这本杂志?”

    “嗯,每期都会看。”

    “没投过?”

    “打开过他们的投稿邮箱,但是看了他们当期的作品,就没敢投。”

    “试一下,或许有机会呢。”

    芒声玩笑道:“等我再修炼修炼。”

    两人走出长廊,出口正对是一座矮山的入口,叫看花山。芒声指着石碑上的山名,侧头问:“要上去吗?”

    周棠青上前摸了摸三个大字,好奇道:“看花山,名字挺有意思。”

    芒声给他解释:“顾名思义,就是上去之后,你可以看到整个南岭园的花。”

    “上去看看?”

    “可以呀。”

    周棠青抬脚踩上石阶,芒声让他等等,拿出驱蚊水上前给他。

    “这里花草多,容易招蚊蚁,喷一点,不然一趟下来,浑身是蚊子包。”

    周棠青赞她细心,接过驱蚊水,自上而下喷了一遍。

    芒声叮嘱道:“手臂和脚脖子,多喷一点,它们最爱咬这两个地方。”

    周棠青依言多喷了几次,再还给她。

    芒声上下喷了两回,整理好头发,放至两旁,遮住脖子,又将小臂上的冰袖拉高一些,与袖口留无缝隙。

    周棠青见她遮得这么严实,顿觉好笑,“这么怕蚊子?”

    “我招蚊子,每次和别人一起,咬的都是我。”

    周棠青先上台阶,往旁边走,留出位置,示意她上来,“那你可能要辛苦一点了,我不招蚊子。”

    芒声见他裸露在外的皮肤,太阳底下更显白皙细润,小声呢喃:“这么好的皮肤,怎么不招呢?”

    “什么?”

    芒声连忙闭上嘴,跟着他的脚步走上去。

    他们一路爬到最高,有一座歇脚的小亭子,芒声累得气没喘匀就坐下,靠着椅背吹风散热。

    周棠青却像走平地一般,呼吸都没乱,站在她面前,让她起来站会,走太累坐下对身体不好。

    芒声仰头看他,见他面不改色,喘着气问:“你们男人肺活量都这么好的?”

    周棠青朝他伸出手,想搭她一把,动作格外自然,“我经常运动,体质还不错。”

    芒声一垂眸,就见到一只比她大出许多的手,掌心脉络分明,宽厚有力,他伸手伸得虽自然,但她没敢搭上去,扶着一旁的柱子站起来。

    他爬了一趟山路不见喘,倒叫芒声好奇他在配音的时候,某些喘气戏份是怎么喘的。

    周棠青听到这个问题,摸了摸鼻子,神色有些不自然,“你要在这听?”

    喘气声一般在某些戏份才会录到,后知后觉的芒声,脸上因爬山冒出的红色加深了些许,“不不是,我只是好奇,没有没有要听。”

    周棠青移开一点视线,落在亭子外的枝叶上,语气稍带僵硬,“会刻意喘,也会做点运动让喘气声自然些。”

    芒声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干巴巴笑了一声,胸口跳得更厉害了,但她若无其事地坐回去。

    气氛凝滞片刻,被一只飞来的蝴蝶打破。

    芒声视线随着蝴蝶而动,这蝴蝶的颜色她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