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盲声 >第12章 第12章
    芒声今天睡得有些沉,下午上班时间到了,手机上跳得震动闹钟都没能把她震醒。

    同事周姐过来把她喊醒,塞一杯冰咖在她手里,芒声被冰得一激灵。

    她把咖啡放桌上,捏着额角,迷迷糊糊地和周姐道谢。

    周姐揶揄道:“你最近睡得够多的呀,要不是我知道你单身,都该以为你怀孕了。”

    “春困夏倦嘛。”

    周姐凑过来神神秘秘地说:“带你去听个东西,醒醒神?”

    “什么?”

    周姐带她去了音频部门。音频部是他们公司人员比较少的部门,主要负责游戏角色的配音招募、歌曲设计等,但今天来了挺多人,都挤在录音棚外。

    芒声刚从睡意中清醒一些,又被一群人挤得晕乎乎。

    周姐把她带到最前面,能听到录音棚里人说话的声音。

    “这是做什么呢?”

    “上次不是和你说了,公司找的人物配音,现在正在试音呢。我听其他部门的人说,今天来的这两个,不仅声音好,长得也绝。”

    “有多绝?”

    “又高又帅。”

    芒声望过去,隔着层厚玻璃,他们侧身站着,她只能瞧见两个人的侧面轮廓。都是男的,也挺高,帅不帅看不见,但是看着有些眼熟。

    周姐还想说话,听见他们出声,忙闭上嘴。

    “我与你二人,相识至今,已过十余载,如今你二人为己私欲,竟一次次利用我,欺骗我,让我枉杀好人。今日起,谢氏逢吟,与你二人再无瓜葛,他日相见,必挥剑相向,以报今日错杀之仇,十年欺骗之苦噗~”话落是一声吐血声。

    芒声听完,一乐,这不是她写的那个角色吗。

    周姐小声问她:“这个声音怎么样?”

    芒声赞赏地点头,“不错不错,有那种被背叛的恍然与仇恨。”

    “你不是混配音圈吗,听出来谁没?”

    芒声一怔,神色微僵,“没有。”

    “听他们说,这俩都是有名的cv,你就一个认不出来?”

    芒声随口说:“我博爱,听的声音很多。”

    “女人呐,朝三暮四的。”

    芒声干巴巴地笑,“行了,回去工作吧,不然被老大看见,又要发飙了。”

    她扯着人往外走,错过棚里两人转过身的正面。

    下午工作的间隙,她一直想着录音棚里那段,声音是好听的,低沉又透着沧桑,虽然不是她偏好的那款,但应该是多数人会喜欢的一款。

    她偏好的是空听那种,天然的干净与纯粹,配懵懂少年时洒脱不羁,配成熟男人时温柔又深情款款。

    空听。

    芒声眉一蹙,想到空听她就想起周棠青,她明白先前那种熟悉感从哪来的了。录音棚里两个男人,其中一个戴着眼镜,身高和侧面轮廓都很像周棠青。

    她心一紧,不会这么巧吧。但她印象里,他好像极少配低音炮一类的声音。她认不出声音,所以每次听他们的剧时,都会把那个声音给自己的感受记下来。

    她点开手机上的便签,找到空听那一页,扫一眼,没看到低音炮之类的备注。

    放回手机,她揉了揉眼睛,大概是那会没完全清醒,看走眼了。

    今天工作不多,忙完才五点半,想到明天是周末,一下午的疲惫一扫而空。明天是她生日,父母让她回家过,她拒绝了,两天假,她不想来回跋涉。便想着提早下班,去买些新鲜菜,给自己做顿生日餐。

    她和周姐打了个招呼,周姐塞一个小纸袋给她,附一句生日快乐。她收下礼物,“谢谢周姐,下周请你吃饭。”

    拎着袋子离开办公室,经过大厅时,听见有人喊她。她转身去看,见不着人,以为是幻听,又转回去朝大门走。

    但喊她的声音又出现,一声一声从侧面传来,她循声望去,看见在大厅候客区朝她招手的忽止,还有他身后,双腿交叠坐在沙发上准备起身的周棠青。

    芒声走过去,和他们打招呼:“你们怎么在这?”

    忽止指指前台那边的牌匾,“来试音。”

    “下午在录音棚那两个,是你们?”

    “是啊,刚转过身看见你,你就走了。”

    芒声笑了,“我还以为我眼花了。”

    “想叫你来着,但那会人有点多,怕给你惹麻烦。”

    “不会,你配的哪个角色?”

    “那个狐妖。”忽止指着旁边的人,“听哥配那个仙者,谢逢吟。”

    芒声惊讶,“谢逢吟?”又惊讶地去看周棠青,那个低沉又沧桑的声音,真的是他配的。

    见她惊讶程度过重,周棠青解释道:“没配过这种角色,想试试看。”

    忽止说:“怎么样,我们听哥戏路广吧。”

    芒声直点头,“是挺广的。”见他们在这坐了应该有一会了,她问:“你们配到现在吗?”

    周棠青走前两步,“结束没多久。”

    “是啊。”忽止附和,揽上周棠青的肩,“一块儿吃饭吧。对了,余温到了没?”

    “余温?”芒声一怔,“她没和我说要来。”

    忽止懵住,“啊?她和我说,来给你过生日的啊。”

    芒声脸色微变,丫的明明和她说临时加班,来不了。

    周棠青扯扯忽止的袖子,示意他闭嘴。

    “我”

    包里手机响起,芒声咽回话,接起。

    ”喂,温温。“

    余温的声音大到透过手机,清楚传到两人耳中,“芒果,我在你们公司楼下,惊不惊喜!我来陪你过生日了!”

    惊喜早被泄露的人浑然不知,沾沾自喜着自己的安排。

    芒声憋着笑,说:“等着,我出来接你。”

    -

    四个人在芒声公司附近的广场,找了家海底捞,进去前,芒声先和余温声明,她不想在里面过生日。

    周五晚上,海底捞人海似的,她不想被全场围观。

    余温惊喜被破坏,蔫了似的,敷衍地应着她。

    下完单,余温拄着长筷,一脸苦大仇深地看着忽止,“请问忽止大大,你知道什么叫惊喜吗?”

    忽止心虚,眼神飘忽,端起杯抿一口茶,被烫得直咳。芒声抽了几张纸巾给他,他连忙捂住嘴。

    “都六点了,我以为你已经来了。”

    余温不接受这个解释,“你把我精心策划的惊喜,都搅乱了。”

    “不就瞒着芒声偷偷过来吗,还有什么惊喜?”

    “直男不懂我们女孩子的乐趣。对吧,芒果?”余温牵起芒声的手,满眼嫌弃。

    芒声忍俊不禁。

    忽止苦笑:“行,是我错,这顿我请,给芒声过生日,也给你赔罪,成不?”

    余温不答应:“我们家芒果的生日,我当然自己给她过,你请客算什么!”

    “那我不请?”

    “那你怎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