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盲声 >第14章 第14章
    芒声脱了鞋,搭住他的手,先伸下一只脚试探,待站稳后,另一只脚也下去,松开周棠青,和他道句谢,小步小步挪过去。

    晌午的河水经太阳晒过,少了些阴冷,带着阳光的暖意,贴在小腿间,舒服极了。

    余温待了一会,已经活动自如,她绕着自己边上的石头走一圈,想起来以前的事,大声喊芒声,“芒果,这像不像我们以前在乡下的时候?”

    余温指的乡下,是芒声查出声盲症那个暑假,为开解她,余温带她去了乡下爷爷奶奶家。两个人在那过了一个暑假,每天和一群人四处乱窜,爬树掏鸟蛋,下河打水仗。

    两个月自在惬意的生活,让芒声渐渐接受了自己辨识不出声音这件事。

    现在回想起来,芒声心里依旧暖意阵阵,“像!”

    余温突然抬脚,朝她泼去水,溅了她一身。

    芒声抹了把脸,也不恼,好脾气地让她注意不要滑倒。

    “你们俩不下来凉快凉快?”余温想起岸上的两人,停住泼水,朝他们看去。

    忽止找了块平稳的石头坐下,拔了根草在手里晃,“不了,你们玩。”

    芒声看向周棠青。

    周棠青也摇头,“我在边上吹吹风。”随后走到忽止身边坐下。

    两人便不再管他们,自顾玩起来。

    岸上两人坐了会,风把身上的薄汗带走。

    忽止时不时看一眼在河里玩得不亦乐乎的人,对周棠青说:“这芒声还真是好脾气,被泼这么一身,还一直叮嘱余温不要摔倒,换别人,早泼回去了。”

    周棠青看过去,她被泼得半湿,头发结成一绺一绺,贴在脸侧,上衣也湿了一块,紧紧贴着皮肤。

    忽止看了一会,笑道:“该说不说,你这人,不谈恋爱就不谈,一想谈了,眼光还真准。”

    周棠青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就这个话题聊了几句,忽听“咚”的一声,余温喊了声“芒果”。

    两人齐刷刷转过头去,就见芒声跌坐在河里,原先半湿的衣裳,此刻全湿了。

    周棠青猛地站起来,大跨步朝她走去,“没事吧,有没有摔到?”

    身上都湿了,芒声干脆整个坐下去,笑了一声,喘着气回:“没事,刚没站稳,滑了一下。”

    余温叉着腰嘲笑她一会,挪着步子过去扶她:“没摔到哪吧?”

    芒声怕一身水弄湿她,只搭着她的手站起来,拧干净上衣的水,“你还要玩吗?我想回去换衣服。”

    她穿的白色衣服,干着看不出透,现在湿哒哒贴在身上,隐隐露出点轮廓。

    “回吧回吧,别感冒。”

    两人搀着上岸,周棠青等在岸边,拉她们一把。

    芒声微驼着背,双手虚虚挡在胸前,坐到石头上,晾干脚穿鞋。

    周棠青递一包纸巾过去,“先擦擦。”

    “谢谢。”

    穿上鞋,余温挽起芒声,往来时的出口走。

    忽止拦住她,说:“晚上不是打算露营吗,余温,你要不和我去找找哪个位置合适?”

    “行啊。”余温没异议,“那芒果也要一起去吗,她身上还湿着呢。”

    “芒声就先回去换衣服。”他朝周棠青扬了扬下巴,“听哥,你先和芒声回去。”

    芒声看着忽止,眼神里似有探究,看了一会,唇角微微勾起笑,但她没说什么,移开了视线。

    “行,我先回去换衣服。温温,你不识路,记得跟好人。”

    余温点头,让她走快些回去换衣服。

    太阳比来时猛烈一些,周棠青一路上都在找有树荫遮挡的地方,让芒声走进去,两人的位置来回换。

    见他自己都绕出一头汗,芒声让他停下,笑道:“就这么走吧,正好晒干衣服。”

    周棠青便不再绕弯,沿着前路直走,“怕你晒中暑。”

    “五月底的太阳,不大,不会中暑。”

    “衣服还湿吗?”

    “干一点了。”

    山间多草木,也多虫蚁,芒声挨着一些林木走了一阵,腿上和手上都一阵痒,她指了指中间的路,说:“往外走一点吧,靠近里面好多蚊子咬。”

    周棠青低头,见她胳膊上有几个红色疙瘩,和她换了位置,“没喷驱蚊水吗?”

    “放在包里,忘拿了。”

    周棠青从口袋里摸出一小瓶药油,“擦点这个,止痒的。”

    “你有带啊。”

    “嗯,知道这里靠山,就在身上放着。”

    找了个地方停下来,芒声打开盖子,把药油倒在掌心,往红疙瘩上抹,清凉的感觉让瘙痒褪去一些。

    “脖子上有一颗。”

    “哪?”没有痒意,她感觉不到。

    周棠青俯低脑袋,露出脖子,指着相似的位置给她看。

    芒声反手摸上去,“这吗?”

    “往上一点。”

    “这?”

    “不是。”周棠青屈起食指,用指骨在靠近头发的位置稍稍点了点,“这,没有疙瘩,但是红了,估计过会会痒,先擦点。”

    “好。”她摸不到什么,便胡乱在那四周擦了些。

    擦完,她用手里的纸巾把溢出瓶口的药油擦干净,还给周棠青。

    “走吧,回去。”

    “好。”

    周棠青走在她右侧,草木茂盛的一边。

    -

    余温和忽止找的露营地点,在小瀑布往上走几百米的一座小山上的平地。

    四人在民宿吃了午饭,各自回房间收拾东西。

    忽止清点完露营装备,见周棠青往包里一个劲地塞驱蚊水和蚊香。

    “你带那么多驱蚊的干嘛?”

    周棠青把小包拉链拉好,放进帐篷袋子里,“山上蚊子多。”

    “那也不用带这么多吧?你是想从上去熏到我们回来?”

    周棠青认真地点头。

    “你不是不招”他反应过来,笑得不怀好意,“噢~我知道了,护花使者嘛,献殷勤嘛”

    周棠青伸手给了他一拐子,忽止剩下的话被拦在喉间。

    路早上走过,还算熟悉,四人花了一小时左右,抵达余温和忽止找的山头。

    他们停下的这处山头,在半山腰,不算高,朝里这块地平坦,适合搭建帐篷,朝外也可欣赏周围其他山,和环绕整座山的各色景物。

    他们先把地上的残枝败叶收拾干净,周棠青和忽止负责搭帐篷,芒声和余温负责搭烧烤架准备晚餐。

    周棠青和忽止许久没在野外活动过,照着说明书,折腾了好一会,才上手搭帐篷。

    那边芒声和余温开始烤食物了,他们的帐篷才搭到一半。

    余温见这边收拾得差不多,拍拍手,朝两人嚷一句:“用不用帮忙?”

    忽止正在穿支架,憋红了脸都穿不进去,闻言连忙和她求助,“快来,帮我撑着这个。”

    余温边走过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