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盲声 >第16章 第16章
    芒声醉酒后睡得格外舒坦,一觉醒来,外头天光大亮。她轻轻抬起余温压在她腰上的腿,穿戴整齐出了帐篷。

    帐篷拉链那的蚊香盘格外明显,不知道一晚上燃了多少,盘上积着一层厚厚的灰。

    她伸手压一下,立体完整的弧度扁下去,她笑了笑,看了眼还在熟睡的余温,难怪昨晚睡得舒坦,没有扰人的蚊子。

    隔壁周棠青他们的帐篷毫无动静,应该还没醒。芒声把洗漱用品带齐,走到远处去刷牙洗脸。

    回来时,见周棠青起来了,坐在昨天那堆碳面前,不知道在捣鼓什么。

    她放好东西过去,拍一下他的肩膀,在他身旁坐下,压低声音问:“我吵醒你啦?”

    周棠青停下手里的动作,望过去,笑道:“没有,我早起了。”他的声音清亮,听着像是醒了许久。

    “睡不着?”

    “有点认床。”

    他其实一晚没睡。

    昨晚忽止拉着他喝酒聊天,两人把剩下的果酒全开了,边喝边聊到天边微亮。期间他打过几次瞌睡,但忽止不愿意去睡,他便起来换了几次蚊香,走动之后人变得清醒,天亮之后索性不睡了,在四周走了走。

    芒声在他脸上看不出疲惫,但眼底有淡淡的清灰,她提议道:“那待会回去我开车?你在后面歇会?”

    “好。”

    见他一直用树枝揭着地上的碳,芒声问:“对了,你在做什么呢?昨晚碳没烧干净吗?”

    周棠青把沙子倒上去,灭了碳上的火,“昨晚的烧干净了,这是我刚刚加的,里面烤着番薯。”

    听到食物,芒声的肚子不自觉“咕噜”响,她急忙压住小腹,难为情地笑了笑。

    “饿了?”周棠青问。

    “嗯,有点。”

    “等会。”他拿了把夹子,把番薯拿出来,又用夹子底部把番薯敲裂,“应该没烤糊吧。”

    皮一裂开,番薯清甜的香味晕在两人之间。

    芒声抽了几张纸巾,摊开在掌心,“我自己剥吧。”

    “烫,等一下。”

    周棠青撕了块厚纸板,捏住番薯底部,把上面的皮剥去,递到芒声跟前,“再多叠几张纸巾。”

    芒声照做,按着他的手指,接过他剥得半干的番薯。

    “怎么样,熟了吗?”

    “嗯,熟了。”

    周棠青自己也剥了一个吃。

    芒声饿狠了,一掌大的番薯几口吃完,丢掉黑乎乎的外皮时,周棠青又递来一个。

    她没接,盯着他弄脏的指甲问,“你不吃吗?”

    “我刚刚吃了点别的,不是很饿,你吃。”

    许久没吃这样原汁原味的烤番薯,芒声嘴馋得紧,“那我就不客气了。”

    “番薯而已,客气什么。”

    芒声和他道谢接过,隔着橙黄色的番薯,她瞄见他左脸上沾的灰,应该是剥皮的手不小心蹭上去的。她伸手至那灰色处,手没碰上去,给他指着大概位置,“你这,黑黑的,应该是被你手碰到了。”

    周棠青用手背在她指的位置蹭了蹭,但他不知道手背上也沾了东西,淡淡的灰色晕广了些。

    “还有吗?”

    “更大了。”

    周棠青抽了张纸巾,倒上点矿泉水,往左脸上擦,“现在呢?”

    芒声揪着纸巾的一角,往上拉了拉,“这还有一点。”她稍用力按了按。

    周棠青手往上抬,碰到她还没收回的手指。

    指尖传来一丝酥麻的感觉,他捏了捏指腹,酥麻感传开。他笑了笑,按住纸巾用力搓上去,“现在好了吧。”

    “好了。”

    芒声坐回去,安静吃着番薯。

    坐了一会,番薯快吃完,帐篷里突然传来哀嚎。芒声吓了一跳,手中的番薯掉进沙堆里。

    她愣一会,看向周棠青,露出点委屈。她还没吃够。

    周棠青抬头看了眼发出声音的粉红帐篷,无奈一笑,“有机会再烤,去看看余温怎么了。”

    芒声这才意识到那声哀嚎是余温发出的。

    她擦干净手,跑过去。

    余温怒气冲冲地从帐篷里出来,蓬头垢面,咬牙切齿道:“我诅咒我那个光头老板,永远没有节假日!”

    芒声心疼她被临时叫去加班,又被她这副乱糟糟的样子逗笑,扶着帐篷,半天停不下。

    忽止睡眼惺忪地出来,哑着嗓子问:“刚刚是狼叫吗?”

    余温反手把帐篷上的小玩偶丢过去。

    -

    因为余温临时接到工作,要直接飞到上海出差,一行人下山的行程紧张了些。

    紧赶慢赶回了山下民宿,余温直冲房间收拾东西,芒声走在后面,被老板家养的狗拦下。

    芒声惊喜地蹲下去,摸摸那条大黄狗的脑袋,“你还记得我呀。”

    她自己养狗,见着别人的狗也喜欢。上次和公司过来团建,她出门都会给老板家的狗投喂一些东西,导致他们团建的几天,这狗一见她就缠上来。

    “昨天没见到你,我还以为你不在这了。”

    老板走过来,笑眯眯地说:“你昨天来那会,它被我儿子带出去玩了。”

    芒声抱了抱它,又把在山上剩的熟食找一些出来,放在它碗里,“吃吧,我要走了,下次再来找你玩。”

    大黄狗松开爪子,满足地舔起骨头。

    周棠青和忽止跟在后头,没急着上去,见着这一人一狗相认。等芒声上楼了,两人才跟上去。

    忽止问:“芒声,你也养狗啊?”

    芒声扶着扶梯,回身看他,“是啊,你也有养吗?”

    忽止伸出三根手指,“我养了仨。”

    “这么多,那你这趟出来,它们怎么办?”

    “丢在游鱼那了,他和我在同个城市。”

    “我记得游鱼好像也有养宠物,他在微博上发过。”

    “他养了两只猫。”

    芒声惊住,“那他不得养五只。”

    忽止捧腹笑,“对,他现在每天起床就是发信息骂我。”

    芒声说他不厚道。

    到走廊,三人各自进房间拿东西。

    周棠青和忽止带的东西少,书包一背,便到楼下等人。芒声在他们后头下来,周棠青上前帮她拎行李箱。

    三人在民宿外等余温。

    五分钟后,里头传来余温喊她的声音,芒声转过身去,视线模糊中,有个东西朝自己怀中猛扑过来,冲击力大的让她直接倒退几步,跌坐在地上,身体往后仰去。

    “芒声!”

    周棠青率先反应过来,把跳到她身上的大黄狗拎到一边,扶她坐起来,着急地问:“没事吧?摔到哪了?”

    芒声眉头皱紧,动了动左脚,“好像有点事。”

    -

    四人兵分两路,忽止送余温去机场,周棠青送芒声去医院。

    门诊外,周棠青隔两分钟便往诊室里望一眼,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