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盲声 >第17章 第17章
    在医院忙完一通回家,已是下午。

    周棠青尽职尽责,把芒声送回家。忽止送完余温,和他约好在芒声小区门口见。

    三个人忙活一下午,累得不行,芒声让他们先上自己家歇会,两人无异议,一人一边扶着芒声,三人以这种怪异的姿势进了小区。

    到门口,芒声还没开门,对面的门先开了。

    板栗从对面直冲出来,往芒声身边跑。

    芒声今天第二次被狗扑倒,撞在门上。

    邻居云姐忙跟出来,拉紧牵引绳,说:“板栗一听到动静就知道你回来了,一个劲地吠。”

    芒声瘸着一只腿,半天站不稳,身边两人把她扶好,还没呵斥板栗,就听边上的忽止调侃道:

    “芒声,你是招狗花运吗?”

    周棠青闻言也忍俊不禁。

    芒声窘得想钻地。

    她佯装严肃地瞪一眼板栗,把牵引绳接过来,和云姐道谢:“云姐,又麻烦您了,板栗没捣蛋吧?”

    “没捣蛋,就是想你想得紧,一听到什么动静就叫。”

    “谢谢您,云姐,改天上我家吃饭。”

    “好。”云姐看了眼边上两人,说:“这两位是你朋友吧,先让人进去,我回去了。”

    “好。”

    板栗乖巧地蹲在芒声旁边,脑袋仰着瞅瞅自家主人,又瞅瞅两个陌生男人。芒声扯了扯绳,“板栗,进去。”

    进屋后,芒声脚不方便,就让他们自己去冰箱里拿喝的,自己则打开手机订外卖。

    “我点了些菜,你们吃完再走吧,今天麻烦你们了。”

    忽止正逗着板栗玩,闻言朝她看一眼,“麻烦什么,出门在外,互相照应。”

    芒声笑着点头,把手机放下。

    周棠青下楼拿回忘在车上的药,放到芒声手边,叮嘱:“这是药和贴的膏药,记得吃和贴。”

    “好。”

    外卖还没送来,芒声打开电视,让家里热闹一些。周棠青靠在沙发背上,一会看看电视上的节目,一会闭上酸涩的眼睛养神。

    忽止在一旁和板栗玩得不亦乐乎,忽然,他叫了芒声,提议道:“你这几天脚不方便,板栗我替你照顾几天?”

    “啊?”芒声惊讶,周棠青也睁眼看他。

    “板栗每天吃喝拉撒你不得照顾,还要带它遛弯,脚能行吗?”

    芒声委婉道:“没事,医生说不是很严重,养几天就好了。这几天,我不带它去遛弯也行。”

    “这样啊,那它调皮起来,撞到你脚怎么办?像刚刚在门外那样。”

    “应该不会吧。”

    忽止沉默片刻,不好意思地道出自己的真实目的,“我好几天没见我家那三个崽了,看到板栗就想起来,手痒痒的,想领它玩几天,顺便”他朝周棠青扬扬眉,“让你安心养伤嘛。”

    芒声看着板栗,思索半晌。板栗被她惯坏了,她在家时它总爱往她身边凑,有时脾气上来,狠狠冲过来就往她身上跳。每天还要下楼遛弯,不遛可以叫上半个小时。

    她看了眼和忽止玩球玩得团团转的狗,心一狠,说:“行,它要愿意跟你走,你就帮我养几天吧。”

    忽止信心满满,“没问题。”

    “但你养哪啊?”

    “听哥家。”

    一直没出声的人被硬塞了个包袱,芒声不确定地问:“养你家,方便吗?”

    周棠青多少知道忽止的心思,顺势应下来,“没事,方便,等过几天你脚好一点了,我再给你送回来。”

    “那麻烦你们了。”

    “不麻烦。”他看着棕色的金毛狗,说:“养条狗,热闹些。”

    吃完饭,芒声收拾一些狗粮和板栗的玩具,正想要不要把它的窝拆了,忽止牵着它过来,说:“窝别拆了,听哥家附近有宠物店,我们去那买新的。”

    “就住几天,买了浪费,还是我”

    “不浪费不浪费。”忽止小心推着她往客厅去。

    周棠青收拾好外卖盒,连同她客厅和厨房的垃圾,装在一起打算带下去。他指了指桌上一袋药,示意芒声记得吃。

    芒声点头,随后弯腰和板栗说话:“板栗,去了新地方,不能调皮,不能乱叫,不能搞乱家里,听到没有。”

    板栗叫了两声。

    忽止把它抱起,握着它一只前脚,“来板栗,跟你妈妈说再见,让她在家好好养脚,不要乱走。”

    板栗又喊两声。

    芒声见这狗居然没有半点舍不得不想走的意思,额角一抽,心有些凉。

    忽止牵着板栗出门,周棠青走在后面,单手拎着垃圾袋,另一只手握上门把,又回头叮嘱:“记得吃药,有事给我打电话。”

    芒声和他挥手,“知道啦!”

    家里少了一只狗,安静许多,芒声一时有些不习惯。

    和刚到上海的余温聊了几句,吃完药,她准备洗漱睡觉。

    第二天醒来时,脚上疼痛淡了一些,她打消请假的念头,收拾好在手机上叫了辆车。

    工作日路上会堵车,她到公司楼下已经迟了五分钟,拐着脚到办公室,又花了十分钟。

    周姐见到她,给她使眼色,说主管还没来,她走快几步到工位上。

    “怎么回事,过个周末把脚过瘸了?”

    芒声摊在座椅上,打开小风扇吹去脖子上的汗,“被狗撞了。”

    “啊?”

    芒声把事故经过告诉她,惹来她一顿嘲笑,“你说这狗是喜欢你呢还是嫌你呢,给撞出伤来。”

    芒声苦笑,打开电脑,遗憾地通知她,“今天请你的那顿丰盛大餐,只能改成外卖了。”

    周姐拍拍她的肩,“没事,一大早给我送了这么个趣事,抵了。”

    芒声作势要打她,她忙滑动椅子,回到自己位上。

    中午下班前一小时,芒声点好外卖。为方便她,两人提着外卖到一楼的活动厅吃。

    吃完收拾好,芒声被周姐扶着往电梯走,准备上楼吃药休息。

    电梯门打开,见到里头两个人,芒声稍显惊讶,随即笑着和人打招呼,“忙到现在?”

    上一秒忽止还在和周棠青说去哪找她,电梯门一打开,就见人在外面。他拉着人出电梯,先和芒声身边的人打了招呼,才说:“正想找你去呢。”

    周棠青也礼貌朝人笑了笑,问芒声:“吃饭了吗?”

    “吃了,你们还没吃吗?”

    周棠青说:“还没,配完最后一段才收工。你的脚今天怎么样?疼吗?”

    芒声下意识晃了晃,痛感不重,“比昨天好点。”

    “那就好,药记得吃,膏药记得贴。”

    芒声掰着指头数了数,他已经说了不下三次这话了,“记住了,我又不是小孩儿。”

    周棠青把眼镜扶高,笑道:“习惯了。”

    “你们快去吃饭吧,都一点了。”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