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悠悠神君知我心 >第三百一十一章:梦月
    迷梦看着伽羽,眼底浮现了些许愧疚,她来到了伽羽跟前,尝试着帮伽羽解开身上的束缚。

    看到这一幕,伽羽紧紧地凝视着她,开口问道:“迷梦,难道你不应该解释一下这究竟是怎么情况吗?”

    之前她和司翎就对迷梦有所怀疑,可是她的心中对迷梦还是保留着一些信任的,她并不想去怀疑迷梦。

    迷梦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抿着嘴唇,看着伽羽,眼中满是难受和自责。

    只见她低下了头,声音低小:“对不起。”

    听到了迷梦的道歉,伽羽微愣,到渐渐露出了苦笑,看着迷梦,声音带着一丝失望:“为什么啊?”

    迷梦低着头,微微闭上了眼睛,而后又慢慢睁开,低声回答:“姐姐。是我对不起你,到了这个时候,再隐瞒已经没有意义了,我和你们的相遇,不是偶然,也不是巧合,这一切都是凌戍神尊的有意为之。”

    伽羽看着迷梦,一时之间根本不知道自己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来才好,心中又是苦涩又是复杂。

    迷梦一直不敢看着她,小声的回答她:“我是神尊无意之间救的,在我的族人摆脱了禁制,都纷纷从妖界离去之时,我受到了大妖兽的袭击,身受重伤,无法跟上族人的步伐离开妖界,因我受了伤,变成了族人的拖累,他们便将我放弃了。”

    “就在我无比怨恨族人,又垂死挣扎之际,是凌戍神尊出现并且救了我,将我的伤势治好,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为了报答他,我便为他做过很多事情,包括偷偷前往人间收集关于人间灵力来源的信息,还有在妖界中埋下埋伏,窥视着那些从神界下来做任务的神族。”

    迷梦顿了顿,苦笑:“我以为我这样做报恩是正确的,遇到了姐姐后,虽然姐姐和我的相遇是有意为之,是我自己的一手促成的,但是姐姐,我是真的觉得你很是亲切,逐渐怀着目的接近你的我,渐渐我也是很喜欢姐姐你的,每次只要想到你之后可能要面对的事情,我的内心都感到不安和痛苦。对不起姐姐。”

    伽羽看着迷梦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她看着迷梦也是一阵复杂的情绪,一时之间竟不知要如何回应她。

    心里头的情绪乱七八糟的,怎么也没有想过迷梦竟是神尊的手下,他们的相遇更是有意而为的。

    对迷梦又怒又恼,但是这样又如何呢?

    伽羽垂下眼眸,声音浅淡:“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了。”

    迷梦瞳孔微微一缩,抬起头看着伽羽,抿了抿嘴唇,满脸的痛苦和悲伤,声音开始哽咽,边继续对伽羽身上的铁索施展灵力,边难过地道歉:“对不起,姐姐,我会救你离开的!等我救你出去之后,我一定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所以你先让我救你出去吧。”

    伽羽看着迷梦施展灵力,额间都溢出了大量的汗珠,显然捆住她的铁索上有很强大的结界,单凭迷梦一人根本无法解开。

    “算了,你走吧,我不需要你救。”伽羽别开头,没有去看迷梦,冷淡地开口。

    迷梦的眼眶通红,大颗大颗的泪珠从眼眶掉出,她倔强地持续输出灵力,完全不肯听伽羽的话。

    “不,我一定要救姐姐,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弥补!”

    伽羽看着地面,眼神里透着几分难受,抿着嘴唇,不再言语。

    也不知迷梦是不是知道凌戍的禁制解法,竟然真的被迷梦解开了伽羽身上的铁索禁制。

    铁索一解开,伽羽因为被捆了太久,腿脚麻痹,根本无法站稳,眼看要向前倒下,她伸出手扶住一旁的木柱,同时,迷梦快速地伸出手扶住了她。

    伽羽看了一眼迷梦,又慢慢收回了视线,沉默不语,到底心中对于迷梦背叛自己的事情还是有所怨恨的。

    “姐姐,我带你离开吧。”

    迷梦搀扶着伽羽,从她的表情就可以看出她是真的想要尽力地弥补她的。

    可是有些事情,做了就是做了,怎么弥补都是无济于事的,伽羽低着头没有说话。

    就在迷梦扶着伽羽走出了一段路,就在她们即将走出这个洞窟时,一道温和又冰冷的声音从她们的上空传来。

    “本尊以为是何人呢?小梦啊,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迷梦一听到了这个声音,整个人都僵硬了,不由站前挡在了伽羽跟前。

    “神尊,请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放过姐姐吧。”

    凌戍站在她们对面,弯着眼睛带着温柔的笑容,但是他的眼底没有一丝温度。

    他的眼神轻轻瞟过了伽羽,又再看向迷梦,轻笑了一声:“执迷不悟?看来是本尊对小梦你过于放纵了,所以,你才有胆子来放人啊。”

    迷梦察觉到了凌戍是要生气的前兆,不由护着虚弱的伽羽往后退了几步,警惕着凌戍:“神尊,我很感激你曾经救了我,但是你现在做的事情,是会将整个六界置于毁灭之地啊!回头吧!现在外面都是神族神兵,你逃不了的,不要再错下去了!”

    伽羽微愣,心中惊讶,所以现在外面是被神兵包围了?那是不是司翎也在外面?

    凌戍脸上的笑容逐渐凝固,然后一瞬间只剩下冰冷无情的表情。

    他面容第一次露出了狰狞又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表情,他狠厉地看着她们。

    “呵呵,本尊对你真是太过于纵容了,如果不是因为看在你有那么一丝像她,我也会让你变得和青旬一样,让你们都成为听从我命令的傀儡。现在,你竟然不知道感恩,还在说本尊做错了?”

    伽羽看着凌戍似乎有一丝疯魔的征兆,不由蹙起了眉头。

    “本尊没有错!六界灭亡又如何啊!这与本尊又有何干系?”凌戍眼神冰冷如霜,整个人已经陷入了一种疯狂偏执的状态了。

    在伽羽走神那一瞬间,凌戍突然出手了,伽羽看到了他使出了神力,强大的神力一下子就掐住了迷梦的脖子,将她整个人都腾空举起了。

    伽羽瞳孔猛地一缩,大喊:“迷梦!”

    在她完全来不及反应过来的时候,凌戍又对她使出了一道神力,再次将她捆绑起来,她的体内力量如今损耗过多,完全没有力量可以挣脱凌戍对她的束缚,只能急切地对着他喊着。

    “凌戍!你放了迷梦!”

    凌戍的神力紧紧掐着迷梦的脖子,使得她无法呼吸,双手抓着掐着她脖子的神力,双腿再不断地挣扎,声音痛苦又细弱。

    “不...神尊...你...你杀我...可以...放...放了姐姐!”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