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影帝向来很敏感 >助理的秘密(2)
    “人赶不走?”丁无虞惊讶事情竟然这么棘手。

    “商业楼的十几个保安挡在门口,无论是恐吓还是好言劝说,那几块狗皮膏药就是死死赖着。”朱奈趁着电话接通的空档跟丁无虞抱怨,电话显示无人接听,她狠狠地挂掉手机。

    “可恶。”

    “联系谁?”

    “周云。”朱奈不甘心,又拨过去电话,“余明辉的经纪人。”

    “怎么是余明辉?小邵什么时候得罪他们家?”

    电话还是不能拨通。

    丁无虞给她倒了杯茶。

    “不是小邵,是赵乐。”朱奈就着喝了口,心中的郁闷稍微畅快些,她解释道,“楼下那个带头的说是小邵助理的父亲,说小邵谋杀亲妈,还不赡养老父亲。”

    “人力背调怎么说?”

    “赵乐特殊。我筛过一遍简历后留了四个人给小邵,小邵点头要的赵乐。”

    “艺人找熟人当助理不奇怪。”

    朱奈摇摇头:“他们也没那么熟,就小邵说,是一起吃过饭的关系。”

    “小邵点头了,你们就不背调?全盘相信艺人,这可不是你的工作风格。”丁无虞绵里藏针。

    朱奈自然是听懂了,她赶紧补充:“当然做了背调,当时的结果我记得尤为清楚,赵乐家中,母亲丧偶,在她十四岁那年车祸死亡,她是在邻居家长大的。”朱奈推测,“小邵可怜她的身世,才供给她住处,工资也比寻常助理开得更高。”

    “丧偶?她的父亲早就去世,那楼下那人?”

    “是来讹诈的。”朱奈思考片刻,说,“等赵乐回来,如果确实是个寻衅滋事的,报警了事,如果真有其事,就让她和她那个爹一起滚蛋!”

    丁无虞挑了挑眉,默认了这个决定。

    “那你联系周云是……?”

    “余氏集团——这个垃圾家族企业的三公子,余明辉,斥重金要替《月上梢头》剧组代付给咱们小邵的违约金。”朱奈咬牙切齿,“我从没见过这么野蛮的抢角色行为。”

    “豪门行径,不罕见。”丁无虞安抚她。

    朱奈听了这话,也是无奈:“豪门豪门,不就是有钱没钱,钱多钱少的问题嘛。”

    “剧组怎么说?”

    “制片人传了消息给我,试探我们公司会不会跟对面竞价。”

    “法务部呢?”

    “走法律途径我们是得势的。”朱奈皱着眉头,“起诉上诉一审二审再审,咱们有的是办法拖到他剧组破产。但法务总的意思是让咱们在衡量一下。”

    “有没有必要为了一个角色得罪一个集团。”

    门响了。朱奈的助理送进来一个牛皮文件袋,上书四个大字——余氏背调。朱奈拆开袋子,厚厚的一叠堪比新华字典。

    “很难解决?”丁无虞没有去接。

    一沓沉甸甸的压力尽数压在朱奈手上,她掂了掂,撇了社长一眼,这人难得露出了困恼的神情。

    余氏集团是个家族企业,起家于上个世纪,巅峰于十年前,这棵世纪大树的枝叶八方伸展,主枝干深深扎进列维坦,在国家垄断的产业中各持有股份与话语权,而演艺行业只是其中之一。

    影响力直至如今,说是十六夜后的月亮,盛极必衰。最新一代的继承人是个典型纨绔,事业一窍不通,爱情满地开花。在边缘处浪荡完回家时,家中的斗争已然结束,几个兄弟鹬蚌相争,阴差阳错地,他成了那个渔翁。

    余明辉就是这渔翁在青青草原中栽下的其中一朵爱情结晶。

    但凡想在政商两界混的,或多或少都得知道这个家族的事迹。

    “血缘真厉害。”丁无虞叹了一声,“小邵呢?”

    “去研讨会了,让楚勤去接的。”

    “现在……还去研讨会?”

    “你们朱奈经纪人还没通知你解约的事情么?”

    说话的是余明辉的经纪人周云,这个女人长得有些矮小,穿一身纯桃色制服,身材丰满,皮肤白皙,一副细框银丝眼镜架在小巧的鼻子上,显得干练精明。她踩着一双极细的高跟鞋蹬蹬蹬地走到邵瑛武的面前,仰头指着他的脸,很不客气地命令他:“请你离开这里。”

    “合同还没有解除……”

    楚勤还没说完,那根粗短的小指头转向了楚勤,她用着一种让人极为不悦的眼神——仿佛是在超市里挑选商品,上下打量着楚勤,把楚勤看得心里直发毛。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楚勤楚博士。”周云说话的时候,下巴抬得很高,甚至能看到两个圆圆的鼻孔,“今年年初,余氏集团赞助了你们学校的三个——三个项目,其中一个项目里,你是主要负责人。如果我是你,我会识趣地从这里消失,以保住自己的学校,同事,以及学生的荣誉。”她讥笑道,“他们会很感激你。”

    楚勤的额角渗出几滴冷汗,恶魔面目可憎,每一句话都化作现实的利刃扎进他心里。

    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头顶。

    他的博士生涯已经耗了五年,还差一个主要项目就可以毕业了。但攒项目何其困难,他与同僚们奔波许久,费尽口舌才成功谈下余氏集团的赞助,如果赞助被撤,项目中止,他们这一批人的前程又不知要被耽误多少时日,甚至……无法毕业。

    “楚博士,希望你还能接到与余氏集团的合同。”

    悬住达摩克利斯之剑的绳子被割断。

    断头台上血溅三尺。

    身后的余明辉笑出了声。

    一只手掌从天而降,它压下了周云的手指。

    邵瑛武脸上冷淡,语气漠然:“请不要指着我朋友的脸说话,很没有礼貌。”

    “你还没有搞清楚情况么?”感觉到被小瞧了的周云又立起了那根手指,愤怒道,“你,邵瑛武,你再也得不到余氏集团旗下任何资源,你的演艺之路没有未来,你被封杀了,懂么?”

    她的话掷地有声,高傲与得意尽显。其他人都在偷偷观察邵瑛武的表情,好像在说:看,你得罪了豪门,鸡蛋撞大山,这就是下场。

    认怂就好了,跪在地上,磕头认错,把豪门哄高兴了,就还有条生路走。

    他越过周云头顶,直视着她身后的余明辉:“我以为你才做得了余氏的主。”

    余明辉脸色一变,周云更是吓得回头打量她主人的反应。

    楚勤也好奇地看着余明辉。

    这是他第一次见余明辉真人。屏幕中的他端着一套任劳任怨老好人的人设,塑造成贵公子的形象。但实际上——圈内人众所周知的秘密,他不过是个有钱有颜的精神病罢了。总爱穿着跟他那个精英大哥同款的长风衣——领带,皮鞋无一不让人怀疑他是完全照着他大哥——余光拍过的哪一本商业杂志的封面搭配的。唯一不同的是,余明辉标志性的白金色头发高高竖起,轻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