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在文野的世界里当团宠 >第5章 五味子(修)
    藤蔓从织田作打破的窗户里爬入,疯狂生长,迅速堵死了门窗。

    一部分藤蔓围着乱步和理沙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透明绿茧,而另一部分藤蔓则漫无目标的攻击着屋里的所有人。

    福泽击飞的三田村,被张牙舞爪的藤蔓拉扯,束缚着倒吊在天花板上,藤蔓上的尖刺扎入肉中,三田村的脸色变的青紫,很快失去了意识。

    藤蔓上有毒!

    屋中的人反应极快,躲过了一次次的攻击。

    但藤蔓还在不断生长,屋中的活动空间越来越小。

    【天衣无缝】

    织田作看到对面的雇佣兵来不及躲开藤蔓,举枪将其击断。被击断的藤蔓在半空中化作粉尘,对面的雇佣兵躲闪不急,吸入粉尘后昏倒,被断口处新长出的藤蔓击中卷起,牢牢捆绑,和三村田一样被吊在半空中。

    织田作迅速拔枪,在对方开枪的一瞬间击中他的手腕,使子弹偏移,没有击中藤蔓。

    藤蔓像是反应过来,更加疯狂的进攻对面的雇佣兵。

    “福泽先生,藤蔓击断后会长出新的,断掉的分部会化作毒气。”织田作平静的陈述着自己通过异能力看到的一切。

    福泽与织田作背靠背用刀鞘抵挡着进攻。

    趁藤蔓全部冲向雇佣兵的空挡,福泽这才有机会观察屋中央的绿茧。

    乱步半张开双臂,碧绿色的瞳孔微微放大,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场景。理沙抱着他,眼睛变成诡异的红色,带着丝丝不详,整个人像是失去意识的人偶。

    “乱步。”

    乱步被福泽的声音唤回意识,明白眼前的一切都是理沙的异能力造成的。

    伸手将理沙从腋下抱起,轻晃她的肩膀“理沙酱,醒醒。”

    理沙似乎认出了眼前的人,眼睛慢慢恢复了颜色,口中喷出一口鲜血昏迷过去,绿茧碎裂,藤蔓也像浪潮一般褪去。

    只留下昏迷在地的五名雇佣兵和从天花板上砸落的三田村。

    织田作语调平平的,“异能力暴走?”语气平淡的不像是在发问,而是确定。

    “应该是的。”福泽心里复杂,因为之前异能者大战的原因,世人对异能者有诸多误解,认为他们带来了战争,抵触与异能者共事。一部分异能者选择隐藏能力像普通人一样平凡生活,另一部分则是成为里世界的一份子。

    没想到今天遇到的三个人,两个是真正的异能者,一个是被自己“金口玉言”的异能者,胃又开始疼。

    理沙被乱步放在长凳上,福泽探了探脉搏,并没有内伤,十分健康,皱起眉头,看向乱步。

    乱步从织田作手中接过帕子正在擦拭脸上的血迹,福泽又低头看见理沙嘴角的血,这和脉相不符。

    乱步带上眼镜看了半天,犹豫道,“大叔,或许理沙的异能力就是治疗。”

    治疗?刚才那么霸道的攻击,应该是操控植物才对。

    “等下理沙酱醒来,我们问问她就知道了。”乱步心虚的不敢看福泽,如果不是他想要钓出幕后的“鱼”证明自己,带着理沙单独行动,理沙也就不会受伤吐血。

    织田作默默退后,不加入两人的谈话,捡起地上女孩掉落的包,准备放在理沙身边。

    理沙一睁眼便看到一个带着点点胡茬的下巴在自己的正上方,尖叫着翻身起来,冲着乱步跑去。

    “啊~”小孩子的尖叫声大且尖锐,织田作被突如其来的叫声吓到,手一抖,包又掉到地上,一股奇妙的味道直冲天灵盖,粉色的烟雾扩散开,理沙特制防“狼”烟雾弹被磕碎了。

    “咳咳咳咳啊嚏咳咳咳。”

    乱步和福泽也吸入了一些,奇怪的是嗓子痒鼻子也痒,既想咳嗽又想打喷嚏。

    乱步牵着理沙往门外跑,边跑边打喷嚏,福泽跟在身后一起出去,强忍着并没有做出什么举动,只是表情更加严肃,显得气质更加冷冽。

    织田作是最后一个出来的,刚才有个雇佣兵醒过来,又被他从后面击晕。嗯,被关在这样的屋里,不知道算不算虐待犯人。

    四个人在门口,大眼瞪小眼。

    “不,不,不是的,你们听我解释,我刚才一睁眼被吓到了,才会叫的。”理沙低着头十指交叉,不安的挪着脚,想要逃跑。“那个烟雾弹是我独家研究制作的,羊里的姐姐说外面有坏人,要带好防狼工具。”

    “嗯,很好。”福泽表扬了一句。

    “对不啊,大叔你不骂我么。”理沙震惊的看着福泽。

    “安全意识很到位。”

    “理沙酱,你的异能力是什么。”欢快的声音打断对话。

    “木心明性,可以治疗伤病。”理沙抬起左手,手心里绿光凝聚成一颗小树苗,只有四片叶子,两片生机勃勃绿意盎然,两片枯黄卷曲摇摇欲坠。

    乱步好奇的伸出手,轻轻戳了戳绿叶,一戳绿叶就化作碎片,手拿开又恢复原状。

    福泽看出理沙并没有说谎,甚至也不清楚先前发生的事情,只能归咎于异能暴动引发的藤蔓疯长。

    等将三田村及雇佣兵,嗯,还有织田作交给警方的人后,理沙已经困得睡着了。

    之前理沙说自己家在擂钵街,出来时和家里人说过,但是现在已经是深夜,如果女孩没有回去,家里的人肯定会紧张。

    福泽打算过去碰碰运气,说不定能遇见找女孩的家人。

    福泽一手抱着睡着的女孩,一手握着刀柄,乱步闭着眼睛牵着衣袖跟在身后。

    擂钵街是混乱之地,尤其夜晚最为危险,这里的械斗是军警都不会管的。

    理沙白天提起自己和哥哥在擂钵街已经生活了很久。

    虽然不知道两个孩子是怎么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中生存下来的,但可以看出女孩提起擂钵街,没有其他人提到时的厌恶、恐惧,只有对家的眷恋。

    “咦—啊”戏腔划破寂静的夜空,红光包裹着的人影从天而降,将地面砸出巨坑,空气中漂浮着烟尘。

    烟尘散去,一个身穿暗绿色机车夹克,双手插兜的橘发少年正扬着嘴角,恶狠狠的看向福泽。

    乱步睁大了双眼,看向被砸出大坑的水泥地,跺了跺脚,坚硬的触感传来,理沙的哥哥也是异能者啊。

    “你们想被重力支配么”地上的碎石漂浮在空中,慢慢向三人逼近。

    理沙被吵醒,揉了揉眼睛,捂着嘴打了个哈欠,转头发现橘发少年,眼睛刷的亮起来,挣扎的从福泽怀里跳到地上,快乐的小跑向少年,犹如乳燕归巢。

    “小心”,福泽看见女孩不顾逼近的碎石向着少年跑去。

    “哥哥”,浮在空中的碎石像是有生命一般,小心的躲避着少女。

    中也弯腰抱起理沙,理沙在他耳边嘀嘀咕咕了几句,少年的戾气散去,红光消散,浮在空中的石头也失去控制的坠落。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