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在文野的世界里当团宠 >第7章 七叶莲(修)
    晚上,虫鸣声声。

    理沙从梦中惊醒,取出怀表,当年人贩子嫌弃它没价值并没有收走。

    打开怀表,表盖里面有一张父亲与祖父母的旧照片,是父亲刚考上东京大学医科学院时在校门口拍的,照片上的人笑容满面,温馨而幸福。表盖内侧刻着一行小字,这是年幼的自己在听完父亲故事后,磨着祖父使人刻的。

    白天在猛然得知母亲的消息,使理沙心绪不宁。这几年,理沙有想过回东京都,怕母亲回去没找到自己而错过,又怕回去什么也没有。

    况且,无法向哥哥解释清楚这些事,好在今天遇到了母亲的故人,听上去和母亲有些渊源,虽然不愿提起母亲有关的事,但终是有了线索。

    第二天早上,中也推开屋门,就看见理沙元气满满,正在院子里伸胳膊压腿做热身运动,想起昨天看到的那个学习计划书,反应过来等下理沙是要去晨练。

    “等我一下,我陪你去。”说罢,中也到厨房打了个招呼,三下五除二的消灭了早饭。

    “喂,哥哥,刚吃完早饭,不能剧烈运动。”理沙双手叉腰,站在厨房门口凶巴巴的教训着中也,“我自己去就好,又不会出羊的地盘。”

    中也懊恼的用手揉乱自己的头发,“啊,那明天一定。”

    女孩迎着朝阳,围着“羊”的地盘跑了三圈,冲了澡。背上花子准备好的书包,早上去诊所坐诊,中午吃过便当,就到兰波的别墅里看书练琴。

    女孩不知道的是,在她取下的诗集正上方,放着一本调查笔记,正是有关于三年多前“荒霸吐”事件的调查。

    周末,兰波回到别墅门口。

    随着老首领的年纪渐长,脾气是越来越糟糕,经常想到什么就让人去做,啊~加班真是令人不爽,好想罢工,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老东西才能“退位让贤”。

    推开门,屋中似乎是没有人,难道这么容易就放弃了。

    “兰波先生,你在找什么,是我嘛,”欢快的声音传来,顺着声音的源头望去,女孩坐在窗边大树枝桠上,双手扶着枝桠,双腿悬在半空,扎着双马尾显得整个人充满活力。

    见兰波看过来,理沙向他挥了挥手,结果重心不稳从枝桠上栽了下来。

    一个金色的立方体出现在半空接住理沙,带着她飘进屋里,把她放在地毯上,然后缩小成三厘米大小的魔方,并不断上下旋转。

    理沙伸手想要触碰,手指却穿了过去,好像眼前的立方体并不存在。

    “兰波先生,这个立方体是您的异能力么,好厉害啊,它叫什么名字?”

    “彩画集,”话音落下,立方体迅速变大,覆盖了整座别墅,“它可以隔出一个亚空间,在这个亚空间里我就是唯一的王。”

    “兰波先生,午好。”一个身穿管家制服的男子,左手摘下帽子放下胸前,向两人鞠躬行礼,“理沙小姐,很高兴为您服务,请问您需要喝点什么。”

    “哎,很高兴见到你。我之前来过很多次,还是第一次见到你。”理沙好奇的看着这位优雅的绅士。

    嗯!不对,自己无法感受对方的生命体征,理沙看向兰波。

    “罗德里克,算是亚空间里的家政官,他身前是位全能的管家。”

    理沙并不满足这样的解释,还是目光灼灼的看着兰波。

    “彩画集可以驱使一位逝者,在亚空间里完全服从于我。罗德里克受主家拖累意外身故,我便放他在亚空间中。你可以向他请教礼仪知识,他独有的英伦风度可以学习。”

    “一杯热茶,一杯果汁,谢谢。理沙过来,让我看看这周的学习成果。”兰波走到钢琴前,打开琴盖,示意理沙过去。

    理沙在钢琴前坐定,深吸一口气,按下第一个音,“哆~”兰波的眉毛就皱在了一起,强忍着听完理沙的弹奏。

    一曲毕,理沙眼前出现了一个苹果。

    “拿着,感受一下手感。手指要自然弯曲,弹奏时指尖用力,不要用指腹,手腕与肘平齐。”兰波纠正了理沙的姿势,便坐在旁边,开始演示。

    将乐谱翻至《我们听到旧音乐盒的地方》,优美的旋律从兰波指尖与琴键的触碰间传出。理沙的眼前似乎出现了一片花海,远处带淡淡花香的风推着风车转动,少女在小溪边嬉戏追逐。

    音乐停下,理沙拉过兰波的手,仔细的观察,那双手保养的很好,十指修长,指甲修剪的整齐,不会触碰到琴键。“先生真厉害。”同样是手,为什么自己弹的这么奇怪。

    “不论弹琴还是学习,都要持之以恒,否者再好的天赋也没有用。”兰波没有告诉理沙,短短一个星期就能靠自学弹奏完整的曲子,是何等惊艳的天赋。

    “先生,你们的下午茶和点心已经好了。”看两人聊的差不多,罗德里克上前请兰波他们享用茶点。

    点心被做成了各种小动物的样子,理沙有点舍不得吃。

    “美食做来就是吃的,别摆出这副模样,”兰波双手握着茶杯,似乎在汲取热量,“再不吃,以后让罗德里克做别的样子的。”

    理沙含泪咬掉小猫咪的脑袋,香甜的口感征服了味蕾。

    “呜,太好吃了,我要学习美食,世间万物,唯有美食不可辜负。”又一口吞下小猫咪的身体。

    兰波闻言,向后仰去,靠着沙发靠背,“一块点心就把你哄去,看来你那个哥哥平时没照顾好你。”

    “才没有呢,哥哥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朝兰波做了个鬼脸,理沙又开始纠缠这位家政官,“罗德里克先生,你可以教教我么?”

    “愿意效劳。”此时此刻的两人还没意识到,有些事情让没有天赋的人去做是一件多么可怕的存在。

    兰波在壁炉前闭目养神,老首领的身体似乎出现了问题,今早处死了为其看病的医生,看来不是什么简单的小病。

    厨房里,理沙跟着罗德里克学习制作点心,每做一步都会耐心的像理沙讲解,终于将成品送入烘焙箱。

    理沙向家政关打听兰波的消息“老师他很怕冷么,我摸过他的脉搏,沉稳有力,不是因为伤病。”

    “不知道,从我跟着兰波先生开始,他一直是这样。”

    “唔,有试过食补么?”

    “嗯,但是没有效果。”

    “有了,我可以给先生织围巾作为拜师礼。”

    “先生一定很喜欢。”

    “我觉得也是。”

    “叮”,烘焙箱的时间到了,罗德里克带着一次性手套将点心依次取出,在摸到理沙做的点心时顿住了,不可置信的用力捏了一下,纹丝不动,好似不是点心而是一块石头。

    点心从指尖滑落,砸到地板上又弹起,蹦蹦跳跳的滚到了角落。

    兰波听到动静走了过来,罗德里克以最快的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