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哐哐当。”,卧室外面传来奇怪的声音。

    乱步在床上打滚,昨天晚上,他通过不断地重组词汇,终于翻译出理沙母亲留下的诗句。

    “trèshautamourquipassezlamémoire”乱步看着手中的纸条,精神高度亢奋,他已经猜出背后的事情,直到天光微亮时才平复了心情睡着。

    闭着眼睛,从床上爬起,拉开门。

    “哐——”

    乱步睁开眼,理沙正手持一柄木刀,向福泽发起进攻,福泽拿着带鞘的佩刀进行防御,乱步看出福泽在引导理沙出击,便明白这是一场教学。

    失去灵魂般的趴在餐桌上,拿起摆在盘子里的早点,闭着眼胡塞。

    过了半个小时,教学结束。

    “乱步哥哥,早安。”理沙洗漱一番,坐到了乱步旁边的椅子上。

    “早啊,理沙酱。”乱步侧趴,眼睛眯成一条缝看着理沙。

    “乱步,警署那边有委托,我们今天要去一趟。”福泽坐在餐桌上手。

    “不去,不去,我好困。”乱步将头扭向另一边。

    “理沙,现在开始不要随意使用你的异能力,”福泽严肃的看向理沙,“港口mafia在抓医生,被抓的医生无一幸免。我已经给你哥哥说过了,让他去那个诊所,把与你有关的线索全部销毁。”

    乱步来了精神,掏出眼镜带上,从咸鱼状态秒变名侦探,“唔,应该是他们首领的身体出了问题,这么说那几个家伙隐瞒理沙在诊所坐诊的事,现在倒是帮了忙。不过,主观上还是恶意的,不值得原谅。”语毕,摘了眼镜继续躺尸。

    “理沙,你哥哥说你要在这里多留些日子,等会春野绮罗子会带你购买生活用品。”

    “嗯,谢谢大叔。”

    “那么,现在,开始行动。”

    “绮罗子姐姐。”理沙停下脚步,看着橱窗。

    “理沙,是有什么想买的么,”春野绮罗子走到女孩身边。

    “我想给大叔送件我自己做的礼物,作为答谢礼,可以帮我一起挑选么?”

    “当然啦,理沙酱真可爱。”

    理沙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春野绮罗子挑选好了颜色。

    “社长一定会喜欢的。”

    福泽这两天,发现两个孩子有了小秘密,每天都是乱步在放哨,理沙躲在阳台上不知道在干什么。

    看着两个孩子每天神神秘秘,忍不住逗弄他们,比如故意突然出现在乱步身后。

    “社长,今天来了一份邀请函,对方邀请您和乱步理沙去他家做客,时间11月6日,落款是——理沙师父。”春野绮罗子通过电话向福泽汇报今天侦探社的事务。

    福泽皱眉,理沙的师父,邀请他们一起去家里做客,这件事透着奇怪,现下自己与其并未见面,甚至连一次通话都没有,怎么突然邀请陌生人去做客。

    “师父,你要办晚会,我可以带大叔和乱步哥哥去?真的嘛,太好了。”阳台上传来,女孩的欢呼声。

    “哒哒哒。”理沙跑进客厅,兴奋的问,“大叔,你要参加师父的晚会么?”

    “喂,怎么不问我。”

    “因为乱步哥哥肯定会去的。”

    福泽想到周末有个任务,是黑心医生制定好的计划,关乎着一条从海外来的运d线,只能拒绝理沙的邀请。

    “下次一定。”福泽安慰理沙。

    “大人们的下次一定都是骗人的,明明就是拒绝嘛,还给别人希望。”理沙不开心的跑到正在看书的乱步身边。

    “理沙酱怎么知道这是骗人的。”乱步用眼神示意福泽,小姑娘今天不好糊弄。

    “师有个人告诉我,下次一定,是双方心知肚明的敷衍承诺,因为永远都有下次。”

    “这样,等工作完成了,我邀请理沙的师父到侦探社做客,这次真的是有重要的工作。”

    “哦。”

    乱步放下书,想和福泽聊一下,关于理沙师父的事情——那个气质忧郁的男人,可并不是普通人,他的身上充满了黑暗的气息。

    但是,看了一眼理沙,又拿起书继续阅读,不管怎么样,那个人都不会伤害理沙。

    11月6日,下午。

    福泽准备带两个孩子出门打车。

    “大叔,等一下。”乱步叫住福泽,理沙从屋里跑出来,手里拿着一个盒子。

    看来这就是最近两个孩子的秘密。

    在两只期待的目光中打开盒子,是一条围巾,是自己日常惯用的颜色,上面歪歪扭扭的用其他颜色的线拼出猫咪的样子。

    “谢谢,大叔对我这段时间的照顾,猫咪的样子是乱步哥哥选的。”

    福泽的眼睛有些酸涩,也许,这就是养孩子的快乐吧。

    出租车到别墅门口停下,两个孩子从车上下来。

    罗德里克正等在门前。

    “理沙小姐,乱步少爷,欢迎你们的到来。”罗德里克向后退了一步,侧过身,露出被精心装饰过的大厅。

    屋顶挂着彩条,窗户上贴着各异的剪纸,钢琴四角挂着高低不齐的气球,室内的灯泡全部换成温馨的彩灯,大厅中央放着一个大蛋糕。

    “生日快乐,理沙小姐。这是先生为你准备的生日会。”罗德里克向理沙弯腰行礼一个绅士礼,引领着两人,走向沙发。

    “今天是你的生日?中也在医院登记,是3月16日。”

    理沙顿了一下,“那也是我的生日,以后了说。”

    理沙知道兰波定是到东京都做过调查了,才会知道自己真正的生日。

    兰波正坐在沙发上看着今天的报纸,抬头看向走进的众人。

    “喜欢么,理沙。”

    “喜欢,师父,我已经很久没有过生日了。”

    “喜欢就好。”

    罗德里克准备去厨房准备晚上的料理。

    “我也要去,乱步哥哥,我做的料理可好吃了,哥哥说是他吃过最好吃的,师父也这么认为,对吧,师父。”

    兰波看着理沙牵着乱步的手,“嗯。”

    罗德里克的手微微颤抖,先生您为什么不说实话,面上仍保持着优雅的微笑,“理沙小姐,今天您是寿星”

    “让她去吧。”兰波打断家政官拒绝的话,对理沙说“玩的开心。”

    乱步跟着理沙一起到厨房,罗德里克在走过来的路上,终于想到一道理沙不会翻车的菜品。

    “理沙小姐,今天的螃蟹还没有蒸,您可以帮我么。”

    “好啊。”

    家政官开始揉面。

    “乱步哥哥,螃蟹跑你那边去了,快快点抓住它。”

    家政官将配菜切好。

    “笨蛋理沙,锅里不要放那么多水,是要便螃蟹汤了,快倒掉。”

    家政官将食材放入烤箱。

    乱步理沙的螃蟹也上锅开始蒸。

    闲下来的两个孩子开始缠着家政官讲他英国的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