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有话要说:</br>1、本篇为了方便记忆人物用时间代号例如:子时(中年人)、申时(时尚女郎)。

    子(23-01):中年大叔

    丑(01-03):店长

    寅(03-05):女服务员

    卯(05-07):情侣男

    辰(07-09):理沙

    巳(09-11):学生妹

    午(11-13):(爆炸死亡)

    未(13-15):时尚女郎

    申(15-17):恋爱脑

    酉(17-19):纹身的不良

    戌(19-21):乱步

    亥(21-23):收银员

    2、感觉案件写的很简单,呜呜呜,就是为了给两只独处的时间,都怪森屑兰波太抢戏。

    3、写的我枯萎了,头发离我而去,20号工作居多,这更属于20号。明天白天补一个未来的小剧场。感谢在2022-06-1915:41:14~2022-06-2100:37:1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江疏芸、百里曦瑶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理沙下了船,顺着台阶而上。

    从另一边走上来一个人,两人在时钟塔前相遇,正是冷饮店的收银员先生。

    收银员向理沙点头,推开大门,示意理沙进去。

    进入大门,是细长的走廊,走廊上挂着一幅幅地狱恶鬼的画像,在墙壁微弱烛火下,显得面目可怖,走过时令人胸口发闷。

    走廊尽头向左转,便到了明亮的大厅。

    大厅中央是巨型圆桌,围着圆桌有12把椅子,已经有5个人分散的坐着。

    理沙看见乱步正想上前打招呼,却见乱步将食指放在唇上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并指了指桌面。

    这才发现有自然光照在中间的圆桌上,在桌面上映照出一个时钟。抬头望去,这个建筑物的顶部天花板是一个巨大的透明球体时钟,光从中透过洒落。

    电子音自头顶响起,“请按顺序落座,禁止喧哗。”

    理沙感到右手手腕上的那个“炸弹”震动了一下,抬起手,看见原本漆黑的手环上出现了一个“辰”字。

    辰时对应时刻表中的7-9点,理沙按照桌子上时钟的区间,找到位置坐好。

    此时乱步正坐在对面,按时间推测,对应的是戌时,收银员则坐到了乱步左手边“亥时”。

    理沙假装在整理包中物品,实则暗中观察圆桌上其他人。

    “子时”坐着一位头发半白的中年大叔,时不时捂嘴咳嗽,面色极差,看上去应该是有肺病。

    “丑时”是坐着一个笑眯眯的男人,穿着冷饮店的制服,看收银员落座前向他行礼,理沙猜测,这位应该就是店长或者代理人。

    “未时”是位穿着时尚的金发女郎,正在翻看杂志。

    “酉时”是头发染成五颜六色,衣着奇怪,努力装成不良的少年。

    剩余的人陆陆续续的进来了,有清纯可爱的学生妹(巳时)、冷饮店女服务员(寅时)和一对纠缠打闹的男女(男卯时,女申时)。

    巳时(学生妹)一脸好奇的看着两人,未时(时尚女郎)则是满脸不屑,眉宇间流露出看见什么脏东西的厌恶之情,其余人或漠不关心或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吉田君,为什么突然提分手,”申时(恋爱脑)拉扯着男人的衣袖,不让他离开“是我哪里做的不好,让你不开心了么?””

    卯时(情侣男)不耐的甩开,往座位上走去。“就是因为你这样纠缠我,我才受不了想要离开。”

    “警告,警告,请尽快按要求入座,禁止喧哗。”电子音响起。

    申时(恋爱脑)对警告充耳不闻,想要扑向男友,手腕上的手环发出强电流,将她击麻,瘫倒在地上。捂着胸口大口呼吸,许久才恢复过来,看见男友并没有过来搀扶自己,甚至连句安慰都没有,独自一人入座。

    申时(恋爱脑)从地上爬起,刚才那濒死的窒息感让她感到了恐惧,只得愤愤的走向座位。

    时间流逝,11人安静的坐在圆桌前,气氛有些许压抑,无人交谈。

    福泽回到了侦探社,正在处理事务。

    “快接电话啦,名侦探在召唤。”铃声响起,福泽握笔的手一僵,这是乱步和理沙之前拿他的手机录制的铃声。

    接起电话,“”对面没有声音。

    福泽看了一眼来电现实,的确是乱步,难道是误触导致的电话,“乱步?”

    “乱步哥哥。”理沙急切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传来身体与物体的撞击声。

    “理沙?乱步?”没有等来回复,福泽不敢挂电话,走到外间,让春野绮罗子给理沙拨号,无人接听。

    夺过电话报警,边迅速向警署赶去,边给曾经的那些人打去电话。

    警署。

    种田火山口看向对面坐着一脸严肃的银发剑客——曾隶属官方暗杀组织,未曾尝过败绩的“孤剑客”银狼。在战争后期,为某些人所用,对主战派一方进行暗杀,曾经那些不能摆在明面上的事,使其与某些人有这不同与外人说的默契。

    这次,剑客为了家中下落不明的两个孩子,主动联系上了那些已经站在顶点的显贵。上面的意思很明白,要自己配合他找到那两个孩子,毕竟用两个孩子换“银狼”的一次人情很值得。

    “找到了,手机的信号在一家冷饮店。”信息人员通过还在通话中的手机,追踪到了信号发出地。

    福泽起身看了一眼电脑上显示的位置,准备离去。

    种田火山口连忙叫住对方,“银狼阁下,现在情况不明,不能盲目过去,我们这边准备了各方面的人才,这会正在破解冷饮店的监控,我们一起乘车过去。”

    “可。”

    福泽跟随种田长官他们一起赶往冷饮店,路上破解成功监控,一眼就看到屏幕角落里昏迷的两个孩子,福泽左手捏紧了刀柄。

    已经过了指定的时间,最后一人迟迟未到,也不见有什么失败的惩罚,气氛开始变得怪异,甚至有人想要离席,但被电子音禁止了。

    终于又传来大门开合的声音,一个粗犷的男声,骂骂咧咧的走了进来。

    他刚走进大厅,走廊与大厅间的门,猛地自动关上,吓了男人(午时)一跳。男人恼怒的去拉门,纹丝不动,向大门踢了几脚,才准备走向空位。

    冰冷的电子音再次响起,“时间到,未按时到达指定地点1人,将接受公开惩罚,其他人晋级游戏。”

    男人不屑,“惩罚,哼,缩头乌龟,连面都不敢露,还真把自己当作审判一切的神”

    “嘭”血雾炸裂开来,男人化作一滩肉泥。

    “啊啊啊”离走廊最近的申时(恋爱脑)大声尖叫。

    巳时(学生妹)捂着嘴干呕,未时(时尚女郎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