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回到第一轮审判。

    电子音宣布审判结束后,卯骗子男和子中年大叔的尸体全部消失。

    丑店长站起身瞪了眼未时尚女郎,对众人说他要回房休息,任何人都不许打扰。

    申恋爱脑扣着桌沿从地上爬起来,整人恍恍惚惚的。

    服务员看不下去,扶着她回了申号房。

    收银员则表示从昨天中午到现在,已经在时钟塔待了太久,想到外面透透气。

    理沙好奇为什么自己在游戏中的出生地会是生命树——前世殒命之地,她虽然已经想不起自己因何而死,但是依稀记得自己死时已经放下了不甘。

    学生妹拦住两人,表示希望想和他们报团组队。

    乱步拒绝并拉着理沙远离了她。

    这时,申号房的门打开了,服务员走出来,看到仍在大厅的几人,微微行礼便上楼准备回房。

    酉不良见她没有过来找自己,气愤的撞开椅子,抢在乱步理沙前面离开了。

    路过回廊时,理沙停下了脚步,看向壁画,画面出现了新的场景,恶鬼们戴上了面具,混入人群一起跳舞。

    “真是有趣,这个壁画一直在变。”学生妹走过来,看向理沙。

    乱步闻言又仔细观——就是普普通通的乡间风景,与来时一致,难道每个人看到的不一样?

    理沙没有回答,与乱步一起离开,向辰时区走。

    关于壁画,理沙没有说,乱步也没有问。

    跳到小船上,理沙拿起船桨,乱步却被看不见的光幕拦住。

    “游戏规则说,只有到12点才能自由进入其他人的时区,”收银员走了过来,伸出食指戳戳挡住乱步的光幕,“不过类比时钟塔的房间,如果受到时区主人的邀请,应该就可以正常进入。”

    理沙向乱步伸出手邀请,果然,这次乱步成功进入了辰时区,收银员则站在岸边向二人挥手告别。

    “他看上去不像是会乐于助人的样子。”

    “谁知道呢,总之,我们要多提防着些他们。”

    “关键还是要找出内鬼……”

    电子音响起,“警告,根据游戏规则,目前禁止讨论内鬼信息。”

    两人默然,如果杀戮不停止,就没有办法对内鬼审判,可外面的人各怀鬼胎,只能寄希望于今天是个平安夜。

    小船到达中心岛,乱步看着生命树略显吃惊,没有想到世间会有如此巨大的树,且同时拥有两种生命状态。

    先前在岸边,远远看去还以为是两棵树相依生长。

    想到理沙的异能力与这树十分相像,也许她的异能来自于此。

    “这是?”

    理沙再次来到生命树下,与上次不同,心跳的速度加快,头痛欲裂,左手按着太阳穴缓解疼痛,“人们说这是一棵连通生死,逆转时间的树,被世人誉为生命之源,也有记录说它旧时被称为生死树。”

    “传说中,上古五神为保护云间,金化作支架,土水化成山川河流,火化作照亮世间的日月星辰,而木则化身成万物生灵。后来诸神归位,只有木神迟迟没有出现。”说着伸手摸向树干,来自灵魂深处的绝望,快要淹没理沙,就好像曾经被困于此数百年一般。

    乱步看到了什么,像触电一般,收回视线,嚷着要带面色苍白的理沙到戌时区看乡间景色。

    在登船时,又回头看了一眼树下的墓碑——崔莉纱之墓崔溪立。

    一路上走过,他们看到了巳时区的学生妹和酉时区的不良。

    学生妹友好的向两人打了招呼,不良像是在入口处等着什么人,并没有打招呼。

    坐在乡间麦田中,微风吹过,带着大自然的味道,身体也不由的放松下来。

    “我很久没有回过家了,父亲他是被人封为“千里眼”的优秀刑警,人人称赞和欣赏,但我知道母亲要更厉害些,每次都比父亲更早一步得出结果,”乱步看着远处随风转动的水车,“父亲常说,我将来会超越他和母亲,成为交口称赞的对象。”

    “理沙,我们都是带着父母最美好祝福的孩子,所以无论何时都不会放弃希望,对么?”

    理沙拍开乱步揉乱自己发顶的手,“乱步哥哥,我已经是大人了,以后不许在弄乱我的头发。”

    “哈哈,理沙酱,永远都是小姑娘。”乱步故意揉乱理沙的头发,起身开心的跑远,“看你脸色不太好,就在这里休息休息,马上就要到12点了,我想去看看卯时区,感觉那里一定有重大线索等着名侦探。”

    理沙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好的,乱步哥哥加油,快去快回。”

    理沙走到戌时区边缘大树的荫凉下打盹,迷迷糊糊的睡过去。

    “姐姐,你怎么了,那个混蛋居然动手打你。”不良的声音传来,理沙睁开眼,起身悄悄地摸过去,就看见服务员拉住不良。

    “祐太,你回来。”

    “姐姐,你在怕什么,那个人已经死了,现在只要这个恶魔也死了,我们就能自由了。”

    “可是如果,被发现了,死的就会是我们。”

    “哼,我们只要把那个侦探一起杀了,再栽赃给别人,就没人能知道是我们做下的一切。”

    “祐太,不要做傻事。”两个人拉扯着。

    “理沙酱——理沙酱——”学生妹的喊声由远及近,姐弟俩听到声音,交谈戛然而止。

    理沙匆忙退到麦田里,在学生妹找过来时,假装睡着刚刚被惊醒。

    “理沙酱,我找了你好久,”学生妹弯腰撑着膝盖喘气,“你哥哥刚才在午时区发现了线索,让我带你过去。”

    “哥哥?”哥哥找到了线索,可是他怎么会让学生妹来找自己,明明对她表现得很抵触。

    不过,理沙倒是不怕学生妹骗自己,就跟着她一起走向午时区。

    午时区,到处都是狭窄的小巷道,地上随处可见的垃圾和上天入地的老鼠。

    而少年正闭眼靠在墙上,似乎在闭目养神,如果忽略被鲜血染红的衣服。

    理沙双腿发软,扑了过去,乱步脖子上的鲜血已经开始凝固。

    电子音冰冷的响起:

    “武田幸太郎死亡,丑号房浴池。”

    “江户川乱步死亡,午时区。”

    学生妹尖叫的跑了出去,理沙抑制不住颤抖的双手,大脑一片空白,巨大的冲击下,眼睛干涩,喉咙发不处任何声音,甚至忘记了呼吸,呆呆的牵起乱步还没有僵硬的双手。

    学生妹带着寅服务员、酉不良和亥收银员赶到时,理沙还是保持原来的姿势。

    收银员用力拍打后背,理沙像活了过来,扑倒在乱步身上,放声大哭,眼睛里红光不停闪烁。不良与服务员面色慌张,犹疑不定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不良和收银员将乱步放在担架上,准备抬回时钟塔,理沙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