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时候我想请你吃个饭……”

    温棠摆了摆手,“不用。刚才只是举手之劳,你已经说过谢谢了,就不用再请吃饭来答谢了。”

    她刚说完这话,脑海中的傻缺系统又冒了个泡:“对对对,就是这样高冷地拒绝。咱们是要在背地里悄悄守护她,你可不要坏了人设啊。”

    温棠彻底关了与系统的交流,余光瞥见舞会里面跑来的人影后,朝叶攸宜道了别:“你的助理好像来了,那我走了。”

    “你叫什么名字啊?”身后的叶攸宜朝她的背影喊道。

    “温棠。”

    随着包裹在西装裤里的笔直长腿迈开步子,温棠渐渐消失在了夜色中。

    叶攸宜双手紧紧地抓着身上披的外套,闻着上面散发的淡淡清香,轻声咀嚼着alpha的名字。

    在娱乐圈里,她从来没听过这个名字。那么这个人应该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了。

    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她转身看到了秋秋着急的脸。

    “怎么回事?怎么搞得这么狼狈?”秋秋看着她原本打理得柔顺的头发一片凌乱,身上还披着明显是alpha的宽大外套,顿时有些惊慌失措:“你不会是玩火自焚,把自己玩进去了吧?!”

    此刻的叶攸宜脸上已经没了在外人面前的乖巧可怜,她咬了咬唇,转身朝着她们的车走了过去,“先回去再说。”

    秋秋回头看了一眼后,忙跟了上去:“还有我刚刚好像看到一个女alpha离开,莫不是……你今晚大丰收啊?!”

    坐上副驾,叶攸宜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那双眼里浓厚的疏离感惊到了秋秋。

    她好像……很久没见到小叶子这个样子了吧?

    难道是今晚的计划有失误?难道小叶子当真把自己玩进去了?!

    今晚是陈宣导演的亲侄儿举办舞会,在接到舞会邀请函后,她们结合之前陈浩雨的献殷勤,一下子就猜到这个小纨绔恐怕是在打叶攸宜的主意。

    一向善于把握资源的叶攸宜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对于怎么在alpha面前适当低头,以怎样一副面孔吸取alpha的关注,然后从中获得自己想要的资源,她心里有数。

    而且今天也算是比较大的聚会,很多娱乐圈的三四线omega都受邀到了这里。所以叶攸宜并不觉得自己会吃什么亏。

    不过,想到刚才在角落里差点被侵犯,向来胆大的她心里还是一阵后怕。

    说到底,她还是太自信了。

    “你别闷着头不说话啊!你不会真的被那个小纨绔标记了吧?!”秋秋开着车,余光瞟向她。

    叶攸宜闭上眼,不想多说刚才的经历:“开你的车。”

    秋秋嗅到空气中的一丝alpha信息素味道,又看向她身上的外套,斜眼笑着:“真被标记了?”见叶攸宜紧闭的双眼,她扯了扯嘴角:“那也挺好的,小纨绔虽然没什么本事,但谁让他叔叔是大名鼎鼎的陈宣导演呢!你要是真的嫁给他,以后也不用愁拿不到好角色了。”

    “这也正好和你的心意了……”

    听到秋秋的话越来越离谱,叶攸宜瞪了她一眼:“我没有被他标记。”说到这儿,她撇过头,声音低了下去:“今晚是我太自信了,以为他不会乱来。”

    随后淡淡说起了刚才在舞会上发生的事。

    在秋秋去打探消息后,她一个人坐在舞池边等着,果真等来了舞会的主人公。

    陈浩雨邀请她去后花园谈一谈,说是想与她探讨一下关于陈宣导演新剧本角色选定的事。

    叶攸宜便也借着这个借口一同去了后花园,想趁机向他询问询问女四的选角情况。

    不过走着走着,她发觉不太对劲。

    后花园虽然幽静,但也有一些人在那儿歇息的。可是陈浩雨带她走的地方却越来越僻静。

    她留了个心眼,与陈浩雨的身影渐渐拉开了距离。想着要是一发觉不对就赶紧先跑。

    不过,陈浩雨也挺机敏的,察觉到她脚步慢了下来,就直接把她拉到了最近的一个角落里。

    她还没调整好表情,就听见陈浩雨开门见山地对她说只要当他的地下情人,就能拿到女四的角色……

    ……

    听着叶攸宜面无表情地说完了今晚的经历,秋秋气得差点捶方向盘一拳,“这个纨绔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圈里多少omega没被他渣过?!之前我就跟你说过了,跟那些恶心的alpha保持距离,别玩火自焚,你偏不听!”

    随后又想起刚刚叶攸宜提到救了她的那个女alpha,又对她警告了一番:“还有那个女alpha,虽然她救了你,但是咱们不认识她,保不准她到底有什么心思,你可别又去勾着别人……反正你想清楚后果。”

    那个女alpha吗?叶攸宜握着身上的外套,声音淡淡地开了口:“你知道的,没有价值的人,我不会去接触。”

    秋秋瞄了她一眼,点了点头:“这也算是你的一个‘优点’了。”

    ……

    没有价值的温棠已经回到了温家,一如往常地向她的奶奶请了安后就回了她的小院。

    一踏进屋内,她的电话就响了。

    看到屏幕上的字,她猛地拍了自己额头一巴掌:“糟糕,忘了她了!”

    因为温家现在的主人公,也就是她的奶奶还没有对外宣布她的身份,所以在前不久她就被奶奶打包丢进了温家旗下的星华娱乐里面,给一名三线女星当助理。

    这个omega女星腕儿不大,但脾气却大得很,整天对她挑刺。

    今晚陪她出席了陈家大少的舞会后,温棠就趁她笼络别人的时候悄悄跑到了一处没有人的角落里躲清净。

    后来嘛……她就把这个臭脾气的女人给忘在了舞会上了……

    揉了揉眉心后,温棠接听了电话,下意识地放在离耳朵最远的地方,果不其然,里面传来了左小娇的怒吼声:“你人呢?!舞会都要结束了,你这个死东西跑哪儿去了?!还不赶紧过来,我明早还要赶通告呢!”

    等左小娇吼完,温棠冷冷地回了句“马上到”后,就咬牙切齿地转了个身,又出门了。

    “这女人真可恶!一点小事不如她的意就对你破口大骂,太可恶了!”脑海里传来二缺系统为她愤愤不平的声音。

    温棠冷哼一声:“要不是为了任务,我能受她的气?!”要不是这狗系统拿她的性命威胁,她才不想憋屈地扮演另一个人做这些劳什子任务呢。

    自知理亏的系统忙闭上了嘴,像只鹌鹑一样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