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抑。

    周围黯淡无光,程几醉站在体育馆正中间,好容易适应了黑暗,他抬头,眺望周围层层叠叠的观赏台,眼里带着些许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忽然间,身后一道光打了过来,他一转身就被荧幕上的蓝光刺得睁不开眼。

    kpl三个字母让他思绪一度恍惚,充满科幻感的蓝色笼罩住整个场馆,唯一的光源照得程几醉眼睛突突地疼。

    他顺着光一步步走到比赛台上,目光冷冷的停在台上的比赛专用手持设备上,就在昨天,他离这个赛场只剩一步之遥,可现在,却仿佛隔了天堑。

    他想拿起比赛机,却莫名其妙碰到了台面上没有拧上瓶盖的水瓶。

    手忙脚乱之间,他来到了北京巅峰ko俱乐部的会议室。

    周围静悄悄的,像一潭死水,深深沉沉,只有笔尖划在纸上发出嘶拉的轻微响动声。

    他看到“自己”在一个俱乐部签约合同上签下了名字,还按了手印,面上虽看不出什么,但眼底有少年掩盖不住的期待。

    然后,他闻到很刺鼻的酒味,门外传来的一阵阵窸窣的声音把他的意识唤醒。

    梦啊……

    程几醉爬坐起来靠在床背上,头部的胀痛无法忽视。

    昨晚。

    “看到了吗?你现在没法打比赛!”

    “你之前说你要打比赛,你说你能首发你能拿冠军,行,现在呢?你给我回来安安分分上学!别给我想那些不切实际的!”程几醉的父亲程以山在电话里情绪激动。

    程几醉面上毫无波澜,淡淡地回道:“我已经签约了,昨天。”

    儿子这副油盐不进的模样最是让程以山火大,他最后的耐心也被被磨光,大声呵斥:“那就违约!这点钱老子掏得起!”

    程几醉胸膛剧烈起伏,不顾程以山的暴怒毫不犹豫挂了电话。

    他攥着手机的手已经麻木,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kpl赛事官方发布的一条通知——

    即日起,未成年人禁止参加电子竞技比赛。

    一条条消息从通知栏跳出来,父母的,俱乐部经理的,教练的,他不想去管,把手机扣在桌子上眼不见为净。

    眼睛布满血丝,干涩得厉害,以致于他眨了好几下眼也没有好转的迹象,他已经看了这条通知不下三个小时。

    电话铃声一遍又一遍响起,异常聒噪,程几醉用力揉了揉头发,直接把手机关了机。

    顿时世界都静止了,程几醉甚至可以听到半开的窗户那里传来的风声。

    他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点了好几下才点着。

    屋里没有开灯,烟头的火星在黯淡的光线里忽明忽暗,衬得他整个人孤独至极。

    一根又一根的烟抽尽,烟灰缸里的烟头越来越多,但他的愁思并没有减少。

    明明就差一步……

    程几醉15岁不顾家人的反对休学加入北京巅峰ko俱乐部青训营,没日没夜的训练,只是想快点签约快点上场打比赛。

    可是,约签了,却又出台了这么个政策,一下子把他的希望和家人的耐心全打碎了。

    16岁的程几醉第一次感受到了人生的大起大落。

    他越想越觉得心塞,起身去冰箱里拿了几瓶酒来。

    程几醉初中没毕业就休学了,也没什么朋友,更没有理解他的家人,只能在这里借着酒精麻痹自己的神经,一杯又一杯酒下肚,他目光开始涣散,脸颊透着淡淡的红色。

    再之后的事他也不记得了,头还是一涨一涨的疼,喉咙也和要着火了一样,只好一步一晃地下地想要倒杯水。

    而当他要打开门的那一刻,门倏地从外面被拧开,一张陌生的面孔出现在眼前。

    两人均是一愣,程几醉下意识向后退了半步,皱着眉露出防备的神色。

    “你是谁?”一开口才发觉自己的声音沙哑。

    言真手上抓着水杯,大拇指在水杯上搓动两下,显然有些慌乱,急忙解释,“哦那个你别怕……我昨天……额,那个……”

    言真实在佩服自己的语言表达能力,想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简单又明了的解释,干脆一股脑把昨天发生的事都描述了一遍。

    “呃就是我昨天刚刚搬到你隔壁,想着来跟你打个招呼,结果你喝多了,我一看你不太靠谱的样子,我怕万一出点什么事就完蛋了,然后我就自作主张留下来照顾你,然后……就这样了,那个,我什么也没动,你可以检查一下。”

    言真语速快得离谱,还带了点自己的语言特色,程几醉宿醉后脑子还不是很清明,但大致听明白了。

    他也隐隐约约记得自己最后好像听到有人敲门,估计是当时喝了酒没什么思考能力,直接就去开门了。

    虽然言真是未经允许进入的他的家,但毕竟是为了自己,这点是非曲直他还是能分得清的,所以还是向他道了谢:“谢谢你,给你添麻烦了。”

    言真把手上的水递过去,急忙挥手,“不麻烦,我昨晚进来之后你没多久就睡了。”

    然后言真上下打量了一下程几醉,“你要不去冲个澡,昨天没换衣服,现在都是酒味,应该不太舒服。”

    程几醉有点懵,握着水杯的手紧了紧,心想我都醒了你怎么还不走?

    但毕竟照顾了自己一晚,他也不好赶他走,于是侧了侧身从言真身边蹭过去。

    “奥对,餐桌上有醒酒药,你吃点。”

    程几醉应了一声,一脸问号地走了出去。

    浴室里,在这样一个封闭的空间里,程几醉变得异常冷静。

    水雾从地板上升起,先是团状,然后突然爆开,逐渐扩散,弥漫到浴室的每个角落。

    程几醉乱如麻般的思绪也随之解开——

    再等一年就一年,他等得起,就算是一开始就知道18岁之前不能上场打比赛,他也一样会毫不犹豫地走进来。

    至于爸妈那里,他无所谓了,不理解就不理解,他不在乎。

    不管发生什么,这条路,他是一定要走的。

    想明白之后,程几醉释怀地呼出一口气,头上挂着毛巾走出了浴室。

    “生日快乐!”

    清脆干净的声音从耳边响起,程几醉随之一顿,一转头就看到言真站在餐桌前,桌上放着一个蛋糕。

    今天是我生日吗?所以刚刚没走是为了给我过生日?

    程几醉走了上去,看了眼蛋糕上的巧克力片:十七岁生日快乐!万事胜意,心想事成!少抽烟少喝酒!!!

    看着这别致的生日祝福,程几醉勾了勾唇,“谢谢,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生日?”

    言真被他这一笑搞得也有点不好意思,挠了挠头,“你昨晚说的,不知道你叫什么,就只写了这些……”

    “程几醉。”

    意识到他是在做自我介绍,言真也笑着接话:“我叫言真,真诚的真。”

    在程几醉坐下之后,言真把带着生日祝福的那块蛋糕切了下来,小心翼翼放到程几醉面前。

    程几醉接下蛋糕,“你也吃吧。”

    为了给程几醉好好过个生日,言真点了外卖,因为不确定他喜欢吃什么,所以就买了好多种类的吃的,占满了整个桌子。

    程几醉扫了一眼,随便夹了个菜。

    言真看程几醉几乎所有的菜都夹了个遍,就是没碰那个小龙虾,言真觉得他可能是嫌麻烦,不由分说直接帮他剥小龙虾。

    从小到大,照顾比自己小的孩子可能就是言真的本能,在他的认知里,自己就应该多照顾些比自己小的孩子,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所以他做起这些事也算是得心应手。

    一连剥了十多个才把碗递到程几醉面前。

    看程几醉一脸茫然,他笑着解释道:“吃吧,给你剥的,小寿星。”

    程几醉在接和不接之间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下来,“你吃自己的,不用管我,我吃自己会弄的。”

    虽然面上没露出来,但程几醉心里还是开心了一下,毕竟从他记事起,还没人这么真心实意的给他过生日。

    他的生日,说白了就是组了个大型商业局,见到他之后看着父母的面子祝个好,然后就只顾在院子里结交各界商业大佬,觥筹交错,好不热闹。

    没人真心祝福他,来他生日局的,都是来交朋友找后路的,连父母也不例外。

    吃完饭,两人互相留了联系方式之后言真就走了,走前还是不放心程几醉,还让他有什么事就去找他,他不在的话就打电话。

    回到家里,忙了这么长时间的言真直接累得瘫在床上。

    言真长舒了一口气,望着天花板想着这两天发生的事,忽然觉得离奇的经历又增加了。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