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过得挺快,虽然那天程几醉父母的态度都很强硬,但罕见的半个月都没再过问他打职业的事。

    一天中午,程几醉在训练室里训练。

    电话兀自响了起来,忙着打游戏,他也没看是谁就接了电话,按了免提。

    “哪位?”

    听着程几醉漫不经心的语气,电话那边的人明显拧了拧眉,“是我,我在你家楼下,下来接我。”

    程几醉的母亲,王秋儿。

    程几醉“啧”了一声,难怪这些天没人管他,原来藏着这么一手呢。

    “我不在家,短时间内都不在。”程几醉想直接把王秋儿打发走。

    另一边,王秋儿一手握着手机,一手扶着行李箱,面不改色地回道:“没关系,我这次回来的久一点,等下我去找物业开门,在你家等。”

    程几醉一愣神,输了一波团战,直接导致水晶被平推。

    “defeat!(失败)”

    程几醉放下训练机,拿起手机把免提取消放在耳边,咬了咬牙,“等不到的,我这两天战队请了假,现在在朋友家,估计要半个多月才能回去。”

    王秋儿一身的白色高定西装一个褶都没有,盘着头发面上一点表情也无。

    这样精致干练的一个人哪里会轻易被程几醉糊弄,当即回复:“最多一个星期,我在家等你!”

    说完就挂了电话,不留一点余地。

    程几醉大脑飞速运转,他不可能妥协的,他才懒得去和爸妈争执这些事,所以家是不能回了,又没办法住酒店——王秋儿一定会查他的消费记录,那就……

    言真。

    他突然想到这个名字,他没什么朋友,要说去处的话,虽然言真家很近,但却是最好的选择,大不了就少出门呗!

    他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了,最后还是给言真打了电话。

    “喂?程几醉?怎么了?”

    程几醉听到那边有点喧嚣,便问道:“你现在有空吗?有个事想请你帮个忙。”

    言真听说,让周围人安静了下,“有空,说吧。”

    “我能去你家住几天吗?”

    言真诧异一瞬,问:“什么意思?出什么事了吗?”

    程几醉:“嗯……家里有点事,不方便回家,最多一周,行吗?”

    这倒是真的,虽然王秋儿说会待很久,但是美国一大摊子事,她不可能扔太久,所以最多一周她就得走,耗时间她是耗不过程几醉的,程几醉训练只要有手机就行,王秋儿的工作可不行。

    “行啊,没事儿,住多久都行。”言真也不是什么扭捏的人,况且俩男的也没什么不方便的。“我现在在朋友家,你什么时候来提前告诉我一声,我再回去。”

    程几醉舒了口气,“行,我回去的时候打电话给你。”

    挂了电话,言真直接倒在沙发上,拒绝了朋友递来的酒,“不行不行,不能喝了,一会家里来人,喝得醉醺醺的不好,况且我还开了车。”

    “谁啊?哪个男的?”风思晗挑了挑眉,别有深意地说道。

    “别瞎想,没谁,就一邻居。”言真对他这个发小可太了解了,风思晗一开口他就知道这小子想的是什么,赶紧打住他的胡思乱想。

    “邻居你让他随便进你家啊?”风思晗勾上言真的肩膀,满脸的怀疑。

    言真顿了一下,没回答,他无法解释自己为什么对程几醉不设防,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他那么轻易的就答应了他住进自己家里的要求。

    言真滑下沙发,用手轻叩茶几示意风思晗继续吃饭。

    “你吃完饭就走吧,我老公一会要来。”风思晗吃着吃着饭忽然开口。

    “什么?!”言真一口饭差点没喷出来。

    风思晗拧过头去,避开言真错愕的眼神,嬉皮笑脸地说道,“他说上完课来找我,只能牺牲一下你了兄弟。”

    言真粗喘了两下气,摇了摇头,“行,我是明白了,重色轻友呗!”

    虽然这么说,言真却并不生气,甚至还为他们感到高兴,毕竟他俩从高中就在一起,经历了挺多,能走到今天确实不容易。

    为了给风思晗他俩二人世界,言真吃完饭就直接走了,车开到半路,程几醉来了电话,“喂言哥,我在你家楼下。”

    “啊,到了?怎么不上楼等啊?”

    “……不太方便,我在楼下等你吧。”程几醉担心上去会被王秋儿看到,这才决定在下面等。

    路上车很多,言真前面突然出现了一辆强行变道的车,他忙着躲避就没回复。

    电话突然没了声音,随即一阵刺耳的车鸣声传过来,吓得程几醉赶忙问道:“怎么了?你在开车?”

    “嗯,没事,刚才有个傻逼瞎变道。”言真没忍住骂了句,“那你在楼下等着,我马上就到了。”

    “行,不着急,你注意安全。”

    不到二十分钟,言真就到了楼下。

    北京九月中旬还很热,程几醉穿着一条工装五分裤虚虚靠在门上,感受到有人来了才抬起头。

    看是言真,程几醉瞬间就站直了——毕竟求人办事,恭敬一点总没错。

    看他这样,言真嘴角勾笑,带着他进了门。

    不过一进门他就笑不出来了。

    程几醉显然也注意到了——

    玄关处有一只没一只的拖鞋,餐桌上还没收拾的早饭,沙发上随意搭着的衣服,再往里走一步,好家伙,卧室被子也没叠……

    言真食指指骨蹭了蹭鼻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上午走得急,没来得及收拾,见谅哈。”

    程几醉是个干净到近乎偏执的人,但奇怪的是,他看言真的家却没什么不适的感觉。

    或许这个叫乱中有序?他这样安慰自己。

    言真原地踌躇了一会,还是决定收拾一下屋子,于是招呼程几醉去沙发上坐。

    “那个,你去沙发上歇会,我收拾一下。”

    担心他无聊,言真:“随便干点什么都行,wifi密码八个0,看电视的话,嗯……遥控器……”

    言真用目光扫了一圈也没看见遥控器,手指尴尬地揉搓着裤子,“干点别的吧还是。”

    程几醉在心里笑了一通,没表现出来。

    趁言真收拾屋子,程几醉想着做戏做全套,直接跟战队请了假。

    言真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连收拾屋子都不知道该从哪开始,只好悄悄给阿姨发消息问她怎么做。

    在阿姨的指导下,言真忙了两个多小时,可算是忙完了,累得气喘吁吁靠在盥洗台上,心里盘算着要不要给阿姨加点工资,这活真不是一般人能干的。

    程几醉从进门起就没和言真说过什么话,测了网速之后就一直在沙发上打王者。

    反观言真倒是像那个做客的人,一直殷勤地问程几醉要不要喝奶茶要不要吃零食什么的,不过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