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忙碌碌一天,言真早上没开车,现在正葛优躺在出租车上。

    “叮”的一声,言真看了眼微信。

    【风思晗】:回家了吗?王者王者整起来!

    【言真】:没到家呢,不玩,累死了。

    【风思晗】:不行不行,必须来,我老公也来,你到家告诉我。

    言真:“……”你老公你老公你老公,就你有老公是吧!就你有对象!

    言真对他们这对恋爱中的狗男男表示唾弃。

    程几醉还是在打王者,听到开门的声音掀起眼皮看了一眼,“回来了?今天好晚。”

    “嗯,补国庆的课,吃饭了吗?”言真脱了鞋,把书包扔在地上,又踢了它一脚确保它不挡路。

    “吃了。”程几醉忙着操作,没抬头。

    言真换了睡衣,给风思晗发了条语音:“到家了,什么时候玩叫我。”

    “又打王者呢?”言真走过来坐到程几醉身边。

    程几醉没回答他,言真也没打扰他,一个认真打游戏,一个认真看对方打游戏。

    说实话,这个第一视角看程几醉打王者不如第三视角看舒服,程几醉频繁地切视角和几乎几秒钟就要打开一次经济面板,极度跳脱的画面看得言真眼睛疼。

    一局结束,程几醉习惯性舒展一下筋骨,不小心碰到了言真的肩膀,这才转头看向言真。

    程几醉住在这里一周多,并没有仔细看过言真,这样近的距离,言真的一切都被他收入眼底。

    言真很白,平时被衣服遮住的地方更是白得发光,睡衣衣领很大,精致立体的锁骨露在外面,一双含情桃眼似笑非笑,透着一股惊心动魄的诱惑。

    程几醉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个房东,还挺好看的……

    想到这里,程几醉心脏像吊了千斤重物一般猛地向下一沉,他用力咬了下唇下的软肉迫使自己把

    脑子里奇奇怪怪的想法给赶出去。

    想什么呢?再好看也是个男的,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有事?”程几醉平复下心情开口道。

    “嗯……”言真只是在这里看他打了会游戏,本来没事的,但听他这么一问,脑中瞬间闪过一个念头,于是脱口而出:“一会一起玩啊?”

    程几醉这两天一直在打自己的号,职业号没怎么上分,本来他的计划是今天给职业号上个分,按理说他应该拒绝他。

    但鬼使神差的,当言真用他那透水的眼眸望着他的时候,他有点不忍心拒绝。

    程几醉:“就咱俩吗?”

    言真:“还有两个人,再召集一个,咱们打五排。”

    得到肯定,言真跟风思晗知会了一声就开了房间。

    “我的天!你比大明星还明星,想找你打个游戏真的难!”风思晗一进房间就开始咋咋呼呼。

    言真:“……”

    “二楼是谁?”风思晗看二楼id不认识,问道。

    怕有重音,程几醉没开麦,打字:程几醉,你们好。

    人来全了,言真直接大厅发起召集,经过一番选择之后点了开始。

    bp环节。

    程几醉二楼,进去之后就直接说:“你们先选,我帮抢。”

    “靠,你俩在一起呢?”风思晗以为程几醉早就已经回去了,从言真麦里传出程几醉声音的那一刻直接就不淡定了。

    言真:“啊,咋了,你有意见?”

    风思晗直接给言真发了微信:你俩什么情况?他还没走?

    言真看了眼程几醉确定他看不见自己的聊天内容之后回复:没呢,你别瞎想,没什么情况。

    【风思晗】:不是吧~

    言真能想象到风思晗的阴阳怪气,怕风思晗乱说吓到程几醉,赶紧回复:你别瞎说昂一会,没什么事也让你说出什么事来。

    程几醉看言真迟迟不选英雄,怼了他一胳膊,“怎么不选啊?”

    “我操操操操……”言真忙着回复风思晗,没注意该自己选英雄了,一看时间还剩两秒钟,手忙脚乱之间,误触了妲己。

    然后——

    言真机械地转头,和程几醉四目相对。

    “没来得及……我想选西施的……”

    程几醉舔了舔嘴唇,“……没事,能打。”

    言真虽取得了程几醉的理解,但五楼不乐意了,直接开麦:“我操大哥你别玩妲己啊!这英雄必输的啊!”

    言真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五楼还在喋喋不休:“这英雄狗都不玩的啊!没用,又输了。”

    什么啊,妲己只是不好打,又不是不能打,搞什么英雄歧视。

    言真虽然这么想,但毕竟自己理亏,只好弱弱说了句:“对不起对不起,手滑了。”

    但无奈五楼依旧得理不饶人,“我操1我真的是受不了!不会玩别玩好吗!”

    风思晗听不下去了,刚要开口骂,一个清冷的男声从言真麦里传了过来:“把嘴闭上,要不然就退,没你照样赢。”

    是程几醉。

    五楼:“妈的大话谁不会说!老子要不是为了信誉分早退了!”

    程几醉冷哼一声:“信誉分是你命根子吗?没了活不了?”

    “笑了,小孩,好好上你的学去吧,小心以后要不到饭。”五楼大概听出程几醉年龄不大,直接从年龄上攻击。

    程几醉依旧面无表情:“听你这意思是你要到不少,今天要了多少钱啊?”

    “小学生,有时间在这嘴炮不如去找个厂上班,小心以后因为电费交不起打不了王者荣耀。”

    言真有点无语,这个五楼一直揪着程几醉年龄不大这个事情不放,仗着自己已经工作了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就开始嘲讽程几醉。

    言真吸了一口气,打算要帮程几醉说两句话。但接下来,程几醉就用行动证明他不需要别人帮,他一个人,能喷十个。

    “怎么,你有钱,你要孝敬我吗?爹不需要,建议攒点钱去国外安乐死,社会垃圾别浪费空气。”

    “一看现实生活里就缺爱,才不得不通过骂人来提高自己的幸福感。”五楼一看说不过直接开始人身攻击。

    程几醉:“这你不用管,我缺不缺爱不知道,但我不缺钱,不像你,又缺钱又缺心眼儿,我说的对吧,大爷?”

    这对话直接戳中了言真的笑点,直接笑出鹅叫,完全忘记了这场争斗是因他而起。

    不得不说,程几醉面无表情骂人的样子,还挺帅的。

    然后在心里给程几醉加了个标签:网络小喷子。

    风思晗那边也笑翻了,给言真发消息:这什么宝藏小怼王,笑死了哈哈哈哈。

    其实程几醉最开始也只是想帮言真说两句话,但没想到这个五楼说话这么让他火大,就简单骂了两句。

    五楼听见笑声,恼羞成怒,当即冷笑一声,“哈,你等着,等我去查你ip地址,咱线下好好算算这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