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思晗咽了咽口水,“言真,咱要是累了就不玩了,没必要演我们。”

    言真扬起一个微笑,十分难看,“相信我,我打野很厉害的。”

    那上次娜可露露0--12是谁打出来的?风思晗嘴角抽搐,默默把自己的战力英雄取消了锁定。

    程几醉自然无可无不可,本来也就是陪言真打,只要言真打高兴了就可以。

    游戏进行到二十分钟,程几醉忽然发现风思晗开局的反应毫不夸张。

    言真很明显对打野这个职业有着很大的误解,拿个橘右京,1--10。

    言真再怎么样也是王者20几星的常驻选手,按说不应该啊。

    “不应该啊!”言真再次被击杀,对着灰暗暗的屏幕发出一声感叹。

    言真虽然是故意玩的打野,但他不是故意这么菜的,他觉得自己这个思路什么的一点问题都没有,但就是不知道哪个时间点开始就逆风了,还是逆台风。

    “我的天,言真,你下次要是再玩打野我就打断你的腿!老子连胜要断了!”乓的一声从言真麦里传过来,以言真对风思晗的了解,风思晗应该是把手机摔了。

    这手机跟了风思晗可是受了好多的苦,三天两头就要被摔,好在手机质量不错才勉强活到了现在。

    “不慌不慌,你就当被elo机制制裁了。”言真不疾不徐,操作英雄出了泉水。

    在风思晗和言真拌嘴的时候程几醉认真回想了言真这一局的节奏,后来得出了个结论——

    言真除了前四分钟,节奏全乱。

    橘右京难度不大,他也想不明白言真怎么把他玩成关节炎的,总之一句话,言真打野的操作和意识都烂得一塌糊涂。

    “没事,尽力了尽力了。”

    程几醉心情倒是没什么起伏,游戏有输有赢的,他都习惯了。

    不过他说完这句话言真的心情起伏就大了,他的打野已经菜到连程几醉都带不动了,这让他第一次起了练练打野的念头。

    这一局整整打了半个多小时,打完之后几个人都累得不行,也打不动了,一个一个下了线。

    言真还在想怎么和程几醉开口说让他腾出一点时间教教他打野,程几醉就先开了口:“要不我改天教教你打野吧,你操作意识上都有问题。”

    “啊……好啊!”言真极具诱惑的桃眼弯成了月牙状,激动道。

    看言真迟迟不动,程几醉又说:“睡觉吗?你先去洗澡还是我?”

    言真这本来就是单人公寓,只有一个浴室,两人一直都是错开时间洗澡。

    “我先吧,我洗澡快。”

    程几醉打了局排位,但罕见的心不在焉。

    哗哗的声音从浴室传出来,言真在洗澡,言真洗澡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吗?烟雾缭绕,皮肤白皙,腰细腿长,宛如出水芙蓉。

    程几醉深深吸了口气,又缓缓吐出去。

    第二次了。

    第二次他觉得自己陷入了温柔乡,明明言真是个男的,但程几醉还是觉得他很漂亮,漂亮到想把他……

    程几醉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他是个健全的男性,他会有冲动,但再怎么样这种冲动也不应该是对着另一个男性。

    “我洗好了,你来吧。”

    或许是心虚,程几醉听到言真的声音之后手指轻颤了一下,然后几步就跑进了浴室关上了门,刻意回避了言真的目光。

    言真用毛巾揉搓着头发,歪着头看向浴室的磨砂门,一脸的疑惑:怎么了这是,和逃荒似的。

    言真看不懂这个年纪小孩的善变,明明刚刚还说要教自己打野,现在竟然开始躲着他了。

    算了,言真也懒得想这些,擦干头发之后倒床上就睡了。

    可能是因为少了很多课业上的奔波,言真这些天格外开心,连带着睡眠都好了很多,早上醒来之后神清气爽,连走路都轻松不少。

    “你昨晚又熬夜打王者了了?”

    程几醉眼窝发青,看起来没精打采的。

    “没,昨晚洗完澡就睡了。”程几醉没有骗言真,他昨晚确实没打王者,不到十二点就躺到床上了,只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怎么都睡不着,几乎要到三点了才睡着,而早上又六点半起,自然没什么精神。

    言真没再说话,只是静静地坐在沙发另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程几醉。

    言真眉头皱起,不消片刻,直接起身上去夺过程几醉的手机。

    “别玩了。”

    言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有勇气这样做的,但看着程几醉明明很困却还要硬撑着打王者的时候他很火大,很不爽。

    程几醉显然也是被惊到,抬着头望着言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别玩了,去睡会觉吧。”言真补了一句,语气比刚刚温柔了许多。

    言真的手都在抖,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会不会影响到程几醉的训练,他只知道程几醉现在需要休息。

    程几醉没有生气,只是说了句:“我在打排位。”

    言真咬了咬嘴唇,“我帮你打,你去休息。”说完就坐在程几醉身边端起了他的手机。

    而程几醉也没动作,淡淡一笑,说:“我看着你打完这一局就去睡。”

    言真把小喇叭和局内语音都关了,本来是怕队友喷他影响心态,程几醉却觉得这样的小动作很可爱。

    “对面蓝buff要刷新了,你可以去反一下。”

    程几醉出声提醒,言真想也没想就去了对面蓝区。

    “去上路抓一波吧。”

    “可以开龙了。”

    “上路塔能推,等五秒再去。”

    “去蓝区蹲个西施吧,她应该要来。”

    程几醉几乎把言真地所有行动路线都计划好了,他不会说为什么要这么做,言真也不会问为什么要这么做,程几醉说了,他就照做了,所以即便是言真操作上有欠缺这一局也没什么悬念的赢了。

    程几醉也很乖,看完这一局也确确实实去睡觉了,连手机都没往回要。

    或许真的很累,生物钟什么的统统不管用了,直到晚饭的时候程几醉才醒。

    “怎么不叫我?你中午吃的什么?”程几醉顶着一头蓬松的头发说。

    “看你睡得太熟了就没叫你,没吃饭,不饿呢。”言真一手搭在沙发靠背,扭过头说,“睡好了?”

    程几醉点了点头,直接去了厨房。

    “你吃不吃饺子?”

    “吃,多做点,饿了。”

    刚刚还说不饿呢,程几醉低着头,眼里含笑,带着一丝宠溺的意味。

    言真吃饭的时候喜欢把嘴填的满满当当,虽然这不是一个好习惯,但看在程几醉的眼里却很可爱。

    程几醉忽然不想训练了,想和言真多待一会。

    “一会我教你打野吧,昨天说的。”

    言真愣了愣,嘴上的咀嚼动作都停了下来,呆呆地说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