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当隔壁电竞大神提出同居后 >第10章 程几醉大写的震惊
    和言真说完这些话,程几醉心里也轻松了很多,舒了一口气。

    但同时他也是害怕的,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指尖因过于用力泛起了白色。他害怕言真会像他父母那样让他回去上学,比起父母,他好像更期待得到言真的理解。

    一时间没有人说话,地上落针可闻。

    又过了一会,言真倏忽一笑,“我知道啊。”

    “我又不傻,你对王者荣耀的态度和我不一样,我能感受到,我只是没找到机会捅破而已。”

    听言真说的话,程几醉也没看出来他是什么态度,于是问:“那你觉得怎么样?”

    程几醉和他说这些就是说明没把他当外人,这点让言真心情大好,眼底都带上了笑意。

    “我觉得……挺好的,有自己的梦想,可以为自己的梦想努力,很幸福啊。”言真想了想自己年少时期的梦想,应该是有的,就是太久了,他已经不记得了。

    “你知道吗?我挺佩服你的,在十多岁的年纪就有了这样的勇气,其实在这个时代,有很多人都和你一样,想打职业,想上赛场,但真正能迈出那一步的却少之又少,而你是那其中之一。”

    “梦想有什么错呢?所以你没错,电竞选手也不是什么不务正业的孩子,相反,你们都非常优秀,在一条不那么平缓的蜿蜒小径,向着自己心中的光义无反顾的前行。”

    说到最后,言真抬头注视着程几醉的眼睛,笑着说:“所以,就这样做吧,别管别人,做自己的,我支持你。”

    程几醉低下头避开言真的目光,手指一遍一遍摩挲着大理石餐桌上的花纹,纤长卷曲的睫毛上下翕动着。

    言真看到程几醉的眼尾开始泛红,为了缓解这种严肃的气氛,他开玩笑似的说:“所以啊,以后你爸妈要是断了你的经济来源,来我这,我肯定把你喂得好好的。”

    程几醉被逗笑了,他的笑很内敛,不像言真那样笑得放肆,但却能让人感觉很愉悦。

    “你是想骗我来给你做饭吗?”程几醉难得开起言真的玩笑。

    “一半一半,我说真的呢,你没钱了可一定来找我。”

    “不会的,我有工资,够花。”程几醉签约费虽然不像一线选手那么离谱,但也算得上是高收入人群了。

    “行昂,有工资的人就是不一样哈,都开始瞧不起你哥了,白收留你这么长时间了。”听完程几醉说的话言真也是习惯性地打起了嘴炮。

    “你好意思说是你收留我,我就是来你家做苦力的好吧。”

    好像真的是这样,从疫情开始之后,程几醉几乎就是把家务活全包了,言真除了洗衣服别的都是程几醉在做。

    言真想了想心虚的掩面笑了,然后嘴里像含了东西一样含糊不清道:“那……你还不让人收点房租了……”

    “让,怎么不让,所以我这不是也没有怨言吗?”程几醉站起来去拽言真的胳膊,“你睡不睡觉,十二点半了,明天周一,你是不是有早八。”

    言真像是惊醒了一般弹跳起来,嘴里骂骂咧咧,“我草草草,不说了不说了,我先洗澡,你能熬你等会再洗,完了完了完了……”

    言真着急忙慌地洗完了澡,头发都没来得及擦干就躺到了床上,刚闭上眼就又风风火火地跑了出去,抱在门框上和程几醉说:“你明天八点一定要把我叫醒,不然我就死定了。”

    “知道了,快去睡吧。”程几醉从地上捡起刚刚言真换下来的衣服,无奈道。

    言真睡眠质量向来很好,没多大一会就睡着了,程几醉却一直打王者到三点半才去睡觉,他高兴的睡不着觉。

    可能一个人还是需要陪伴与理解的吧,程几醉第一次意识到这个问题,他说完那些话之后只觉得前所未有的轻松。

    程几醉站在言真卧室门前,适应了里面的黑暗之后看清楚了言真的脸,言真忽然翻了个身,程几醉心虚地移开视线。

    周围一片静谧,程几醉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第二天。

    “你是不是抽烟了?”言真突然发问。

    “抽了一根,烟瘾犯了。”

    程几醉烟瘾虽然没别人那么大,但是之前自己住的时候一天至少也要抽三根,来到言真家之后稍有控制,但一天一根也是必然,只是他之前都尽可能地在言真上课的时候抽,等言真上完课味道都散了。

    可昨晚看完言真之后就一直想抽烟,怕抽完之后睡不着觉就没抽,忍到早上开窗抽了一根,已经吹了好一会风了,没想到还是被言真闻到了。

    “少抽点烟不行吗?年纪轻轻的。”言真嘴里塞着饭,埋怨似的剜了他一眼。

    程几醉低笑,“尽量尽量。”

    两人突然很有默契地同时笑了起来。

    之前两人虽然在一起住了很久,之间却总像隔了一堵墙,不远不近的,但昨天说完那些话之后这堵墙直接崩塌瓦解,两人的关系也近了不止一星半点。所以现在他们之间的气氛无疑使两人都非常舒服。

    “哎,你晚上不训练的话,会影响你拿冠军吗?”言真咬着筷子,掀起眼皮看向程几醉。

    “我晚上本来也不训练啊,我晚上一般都只打娱乐。”

    言真一时语塞,他不明白,不明白为什么排位和巅峰赛到了程几醉的嘴里怎么就成了打娱乐。

    “你有事?”

    言真咽了咽口水,开口道:“昂,你要是不非要训练的话晚上陪我干点别的,虽然那也算是你的工作吧,那也不能除了它别的都不干了。”

    晚上的时候,言真问风思晗要了一个香港早期恐怖片的资源。

    如果不是为了给程几醉枯燥的生活添加一点别的色彩,言真是不看恐怖片的,原因无他,就是现在的恐怖片什么的都太无聊了,他闭着眼都能想出来接下来的剧情。

    剧情逐渐开始紧张起来,言真突然回头冲程几醉说:“哎!咱俩……”

    言真熄了声,他看到程几醉明显抖动了一下,然后不可思议的问:“我操,你怕啊?”

    怎么不怕?程几醉没看过恐怖片,刚刚那个女尸出来的时候他手心都吓出汗来了。

    “……嗯,一点点。”程几醉觉得一个大男人害怕这个有点难为情,赶紧转移话题,“你刚刚要说什么?”

    “算了算了,本来想和你打赌猜那个女尸是谁的。”言真摆摆手示意程几醉接着看。

    “你经常看这种电影吗?”程几醉突然出声。

    “小时候经常被风思晗拉着看,现在很少看了。”言真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轻描淡写地回答。

    “你刚开始看恐怖片的时候不会害怕吗?”

    “不啊,又不是真的,图个乐呵。”

    “你和思晗哥认识很久了吗?”程几醉是真的害怕,他觉得安静的气氛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