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程几醉状态还没有缓解,言真决定换一种方法,于是戳了戳程几醉的肩膀,说:“帮我报位置行吗?我刚上完课现在挺累的,懒得看这些。”

    言真的请求程几醉自然都是答应的。

    “河道草里有人。”

    言真闻言直接安琪拉二三一一套技能甩了过去,不出所料成功击杀英雄。

    “梦奇没大,打信号让队友蹲他一波。”

    “打信号让队友打主宰。”

    程几醉说什么言真就照做什么,没有半点犹豫,他本意是想着让程几醉转移一下注意力,可打着打着发现这样玩真的爽,什么都不用管,每一步都有人给算好了,简直是他打过最轻松的一局游戏。

    在程几醉的指挥下,即便是远超言真水平的局也很轻松就赢了。

    最后,言真将手机放下,转过头去看向程几醉。

    “你们对局回放都会保留的吧。”

    “会,教练他们看完之后会带着我们复盘。”

    “你现在能要到回放吗?”

    “可以是可以,你要干嘛?”

    言真拍了拍腿,从茶几上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来吧,一起看看吧,那局游戏。”

    看程几醉迟迟未动,言真抿了抿嘴唇,“不让看?”

    程几醉拿不准言真在想什么,等教练看完之后在告诉他们哪里有失误是效率最高的方法,根本没必要提前自己看,但他没办法拒绝言真,还是说了句:“让看,等我一下。”

    五分钟之后,对局视频传了过来,言真把它投屏到电视上和程几醉一起看了一遍。

    视频结束,言真:“看明白了吗?”

    “嗯。”

    “那,有什么想法吗?”

    “队友保护的很好,几乎所有人都在保他。”

    这个“他”是谁显而易见,这种专业性很高的对局到底是什么样的言真不知道,他只是相信程几醉绝对不会是在实力上低人一等,他相信程几醉看完之后能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切死对面射手,所以他带着程几醉看了这个对局。

    而至于为什么现在看,根据他自己做数学题的经验,如果一道题做错了,言真一定要自己再把它做出来,看答案、老师教都不能让他度过心里的那道坎儿,所以同理,程几醉也需要这样。

    “所以不是你技不如人,你也不需要生自己的气,你很好。”

    言真平淡的说出这话,程几醉却心跳加速。

    程几醉用鼻子深吸了一口气,再从嘴里缓缓吐出,最终从沙发上滑下跪在地上,把坐在地上的言真拥入怀中,

    被抱住的那一刻言真大脑一片空白,下意识想要推开他,但程几醉一只手紧紧扣住他的肩膀让他动弹不得。

    “……谢谢。”

    程几醉温热的吐息打在他的脖颈上,言真缩了缩脖子,随即脖子和耳根处升起了一抹暧昧的红色。

    言真觉得自己的心脏要从胸膛跳出来了,嘴唇开开合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但程几醉抱着他让他有点不自在,他总觉得他在占程几醉的便宜,好在程几醉并没有抱多久就松开了。

    “我去洗个澡……你想吃什么去冰箱里拿出来,我出来给你做。”

    好好的洗什么澡啊?又不热的。

    程几醉站在花洒喷头正下方,冰冰凉凉的水浇在头顶,然后顺着脖颈肩膀流遍全身,那股热气才勉勉强强被压下去。

    还好走得早,要不真的要出事。

    半个小时之后,程几醉在厨房做饭,言真直接坐在流理台上,当啷着腿。

    “你喝不喝水?我给你烧点?”

    “要凉的,直接给我倒一杯吧。”明明言真离饮水机更近一点,但他实在懒得动,干脆把一切都交给程几醉。

    程几醉递上水杯,言真抿了一口,嫌弃地说:“没味,算了不喝了。”

    程几醉定在原地,半张脸拧作一团,“你事还不少呢?你怎么这么难伺候?”

    虽然这样说,程几醉往杯子里放冰糖的动作可是一点不慢。

    “给。”

    言真虽然确实不喜欢喝白水,但他也不至于那么娇气,刚刚说那些话纯粹是为了开个玩笑,谁知道程几醉还特别认真的给他解决了这个问题,当即心下一暖,但又莫名不舒服。

    “你对别人也这样吗?”言真忍不住发问。

    “什么样?”程几醉把芹菜切成段放到盘子里,头也没转地说。

    “嗯……帮他做饭,帮他收拾屋子,还有,给他切水果接水什么的。”

    “不啊,目前来讲就你一个。”程几醉突然转过头来,对言真扬起一个笑容,暧昧异常。

    听到这个回答,言真刚刚别扭的情绪瞬间消失不见,然后别开脸小声说了句:“那我还挺荣幸的哈。”

    “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就对你这么好?”

    程几醉还是笑着,言真不敢去看他的眼睛,盯着程几醉的袖口小心翼翼道:“为什么?”

    “你真的不知道吗?”

    程几醉突然严肃起来,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传到言真耳畔,让他一度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言真右手手指捻着衣服边,心虚回应:“那可能,我是你房东?恰巧还长得好看?”

    程几醉喉结攒动,终是忍下了最想说的话。他不敢赌,他还要再刷一刷好感度才行。

    那个话题后,两人都沉默不语,场面一度尴尬。

    “你很好看是对的。”程几醉突然说。

    “啊?”言真有点摸不清头脑。

    “刚刚你说的,前半句不对,我不觉得你是我房东,后面那句是对的,你很好看。”

    突然的夸奖让言真一阵脸热,好在程几醉并没有回头,看不见他这幅狼狈样子。

    晚上洗漱完,言真对着穿衣镜各种调整角度。

    “在干嘛?”程几醉塞了一瓣橘子在言真的嘴里。

    “我胖吗?”

    “不胖啊,怎么了?你量体重了?”程几醉上下打量两眼言真,给出自己的回答。

    言真把衣服撩起来,指着自己平坦的腹部说:“腹肌没了。感觉我这两天吃的有点多。”

    言真撩衣服撩的毫无征兆,程几醉幽幽盯着言真纤细的腰肢,言真的肚皮上腹肌的线条已经很淡了,但可能因为言真很瘦的缘故,肚子依旧平坦。

    言真可能不知道自己诱惑有多大,程几醉不动声色地咽了两下口水。

    腰真的很细……还很白……

    刚刚撩衣服的时候言真没考虑太多,只是单纯想让程几醉看一下是不是没有腹肌不好看了,反正都是男的看一眼也没什么,但现在看着程几醉有些呆滞的目光,言真忽然意识到了自己做了一件多么荒唐的事,赶忙放下手压住自己的衣摆。

    “你不是吃得多,你是运动得少。”看出了言真的尴尬,程几醉替他解围。

    男人的自尊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