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当隔壁电竞大神提出同居后 >第16章 别说了,我不想听。
    一个月后。

    “您好,这边需要登记一下。”言真穿着厚重的防护服,一手拿着电子测温枪给进门的居民测量体温,一手指向疫情期间临时搭建的登记亭。

    那人按照流程出示健康码行程卡之后进了小区,言真看了眼时间,长吁了一口气,一天的志愿活动结束了。

    疫情的第三个月,t大为学生下发了志愿者任务,言真询问了社区之后定了这个测温的工作。

    根据疫情防控要求,言真所在的小区每天上午七点到九点和下午两点到五点可以外出,所以言真只负责下午这三个小时。

    言真原地伸展了一下筋骨,然后被人拍了一下肩膀,言真转过头愣了一瞬,面前的女人面容娇好,气质绝佳,然后……

    他想起了程几醉说过的他妈妈住在他家,面前的女人的五官单拿出来和程几醉并无相似之处,但放到一起偏偏就让言真确定了这就是程几醉的妈妈。

    “你好?我刚刚在路上有点事耽搁了一会,现在还让进吗?”女人的声音富有磁性,显得成熟稳重。

    “可以,去那里登记吧。”言真给他测了温,而后向她指明了方向,可当他一转头,发现负责登记信息的两个志愿者已经没影了,不禁尴尬地挠了挠头,“我帮您登记吧。”

    言真拿起桌子上电子版的住户信息,问道:“姓名?”

    “王秋儿,a栋1101,户主是程几醉,我是他母亲,应该能查到我的登记信息。”

    言真手停顿了一秒,找到相应的位置,程几醉那一栏确实有王秋儿的名字,做好标记之后言真查看了王秋儿的健康码和行程卡,点了点头:“好了,可以走了,之后的三天不允许外出。”

    王秋儿微微颌首,然后踩着那起码八厘米的高跟鞋扬长而去。

    言真望着她的背影一时发起了呆,感觉像是个说一不二的人,怪不得程几醉宁可来投奔他都不愿意和她解释一句。可转念一想,王秋儿毕竟是程几醉的母亲,能得到家人的支持,一定是程几醉想要的吧。

    他总是一个人,一个人重复上百遍地练习同一个站位,一个人为自己一时的失误反复肌肉记忆……程几醉或许可以骗自己一个人也无所谓,但哪有人天生喜欢孤独,都是迫不得已才去适应的孤独,然后嘴硬地说出“享受孤独”。

    明明在一个每天放学会和爸爸妈妈谈论学校发生的趣事、倾诉自己受到的委屈的年龄,却不得不把自己封闭起来,学着坚强。

    这样的程几醉,真的很让人心疼。

    回到家,一股清凉直接扑面而来——程几醉开了空调。

    虽然是冬季,但是每天那密不透风的防护服还是会把言真热得半死,所以自从言真去做志愿者了之后程几醉每天都会算着言真回来的时间把空调打开,这样言真回来之后能舒服一些。

    言真默默地坐到了程几醉身边,正想着怎么和他开口,程几醉就转过头来,问道:“有事?”

    “我刚刚好像看到你妈妈了。”言真略带犹豫地说。

    程几醉目光瞬间冷了起来,面无表情地转过头继续打游戏,沉默了片刻后漫不经心地说:“嗯,你想说什么?”

    言真舔了舔嘴唇,他能清晰地感受到程几醉情绪上的变化,内心一番挣扎之后还是决定劝劝程几醉,“你有没有想过好好和你爸妈谈谈?”

    程几醉指尖紧紧扣在手机上,深吸了口气,明知故问:“谈什么?”

    言真注意到了程几醉泛白的骨节,咬咬牙继续说:“和他们好好说说你打职业的这件事。”

    “总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你打职业肯定要取得父母的理解的,一个月两个月你这样可以,三五年六七年可不行,先不说叔叔阿姨会不会用什么极端的手段,就光是家里施加的压力就很分散注意力了,你也想……”

    “行了。”程几醉冷冷抛出两个字,不知道是不是空调温度调太低了的原因,言真现在手有点冷。

    “你总要说的,等疫情结束……”

    “别说了,我不想听。”程几醉再一次打断言真。

    因为担心自己说了程几醉不爱听的话而被程几醉讨厌,言真现在心跳加速,整个人都在微微发抖。

    “我觉得……你不能怕他们不理解就不说,你不说他们永远都不会懂的。”言真的声音在发颤,但还是强迫自己把话说完,“可能没有你想的那么难,你好好和他们说,他们会支持你的。”

    “所以呢!!你以为我没说过吗?我要是一句两句他们就能明白我还至于离家五米都不愿意回家吗!”程几醉眉目间含着愠色,一双剑眉下的凤眼凝视着言真。

    言真被他的目光盯得头皮发麻,明明只是不想让他那么累,明明出于好心,明明自己也没有说什么,为什么……

    怎么总是这样,小的时候也是这样。

    那时候言真觉得爸爸妈妈每天工作好累,某一天就和爸爸说能不能歇一歇,不要总是没日没夜地工作,健康最重要。

    “少管我们的事!我不工作你工作吗?不这么干哪来的钱!你以为你每天喝西北风就能喝饱吗!”

    所以自己真的很讨人厌,总是做一些多余的事说一些多余的话让别人生气。

    言真的心脏泛起一层细细密密的酸痛,压下那阵疼痛,言真低着头小声说:“对不起……我多管闲事了,你别生气……”

    程几醉一时激动,说出来的话也没过脑子,说完之后就意识到了自己态度不好,又看到言真低着头委委屈屈的样子,顿时心脏一沉。

    “不是……我没有怪你的意思,”程几醉把头搭上言真的肩膀捏了两下,试探道,“没事吧?”

    言真快速眨了几下眼,抬起头扯出一个笑容,“没事,我回屋写作业了,你接着训练吧。”却在要站起来的那一瞬间被程几醉拦住。

    程几醉攥住言真的胳膊,眼里尽是悔意,“我刚刚说错话了,我跟你道歉,对不起。”

    言真蓦地一笑,笑意却不及眼底,“道什么歉,我真没事,你专心训练吧,我作业也很多,先走了。”说完就回了卧室。

    言真回卧室之后程几醉完全没有心思训练,言真一直在强调自己没事,程几醉听来却只觉得心疼。

    “嘶……”程几醉掐了掐眉心,心中懊悔不已。

    怎么说话的?不会说话就把嘴捐出去!程几醉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

    言真在书桌前坐下,目光从题干一行行扫过去,一连读了好几遍才意识到自己压根记不住已知条件,更别说做题了。

    正在言真烦躁的时候,“咔哒”一声,程几醉推开言真卧室门,鬼鬼祟祟探了个脑袋进来,底气不足的询问:“我进来了?”

    言真“嗯”了一声,程几醉走到他面前,舔了舔唇开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