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言真赶在晚饭前回了家。

    因为好久没见到儿子,夏雨竹和家里的阿姨一起在厨房里做晚饭,言真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上个月新出的狗血偶像剧。

    言真看得正起劲,夏雨竹就在厨房高喊了一声:“真真!来帮妈妈切一下这个骨头!”

    言真一时无法出戏,怏怏地走到厨房,有点不满地问:“我爸什么时候回来?”

    夏雨竹看了眼张阿姨,又用眼神示意言真不要乱说,“你爸爸忙,一会就回来了。”

    言真没再继续说话,然后手起刀落。

    哐!

    夏雨竹:“……”

    “言真,你要是想杀了我们你可以直说。”

    夏雨竹的这句话张阿姨听了后笑着说:“小少爷在这生言先生的气呢,这活儿平时都是言先生做的,小少爷哪干过啊!”

    言真听后冷哼一声,“是啊,我爸现在忙得都没时间做饭了。”言外之意,现在连装都不想装了。

    夏雨竹抿了抿嘴没说什么,只是在一旁提醒言真不要切到手。

    言真一边问张阿姨怎么切一边暴力拆卸,最后虽然切得七扭八歪的,不过做完之后味道估计没差,拍拍手接着回客厅看电视去了。

    张阿姨做完饭就回家了,家里只剩夏雨竹和言真,言真一边帮夏雨竹盛饭一边说:“我爸出轨的那些证据你找谁调查的?”

    在心里想是一回事,说出来又是另一回事,在言真说出“出轨”两个字的时候两人的脸色都变了。

    “雇的私家侦探。”

    “那能把他联系方式给我吗?”

    夏雨竹下意识想拒绝,毕竟私家侦探有的时候会发一些视频,夏雨竹不太想让自己儿子看到这些,可是又看到言真坚定的眼神,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等我回公司给你,联系他的手机在我办公室。”

    “嗯。”言真应了一声,两人也没等言龙江,自顾自吃起了饭。

    快要吃完饭了,言龙江带着一身寒气推门而入,脱掉外套之后笑眯眯走过来揽上夏雨竹的肩膀:“哎呀~我回来晚一点,我老婆和我儿子就不管我了,先吃上饭了。”

    夏雨竹偏了偏身子站起来,躲开言龙江的手,“回来晚还不让人先吃饭了,坐吧,我去给你盛饭。”

    言龙江尴尬地收回手,坐在椅子上笑嘻嘻地问言真最近课业怎么样。

    “还行,都过了。”言真擦擦嘴放下筷子,“我吃完了,先上去了。”

    言龙江再次尴尬地脚趾抠地,也不知道今天这是怎么了一个两个的咋都不愿意搭理他呢?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衬衫,也没有油点子啊,再闻闻袖口,也没有酒味啊,奇了怪了。

    言真气鼓鼓地上楼,因为离他平时睡觉的时间还有一段时间,在床上躺了半天也没有睡意,干脆起来给程几醉发了条微信:打不打王者啊?没意思。

    没过几秒,程几醉就发来一条语音:“来吧。”

    言真刚进页面就收到了风思晗的邀请,点了拒绝之后开了房间,可风思晗像是那筋膜枪成精,一遍遍不依不饶的点邀请。

    没办法只好点了同意,然后把程几醉叫进来,又在微信上解释了一句:本来只想和你一个人玩的,但是热情难却[苦涩]

    风思晗还是一样吵闹,言真在估算悄悄把他好友删掉不被发现的概率。

    程几醉王者百星,相对应的敌方水平也会提高,所以匹配进了游戏之后几人都很自觉地认真起来。

    bp环节之后,言真选了上官婉儿走中路,程几醉东方曜打野,风思晗张良辅助,王又垒孙尚香发育路,对抗路是路人甲玩的白起。

    敌方法师是干将莫邪,出了名的手长,所以开局的时候言真和风思晗不约而同站了右草。

    对面辅助苏烈一露头,言真就走了出去打算勾引一下骗个技能,谁承想风思晗走了出去对着兵线就放了个二技能,言真忙着躲避苏烈和干将的技能,直接漏了一个兵。

    言真深吸了一口气,大喊:“风思晗!你搞什么飞机!我兵呢?”

    风思晗心虚地笑了两声,“sorry~我忘记我打的辅助了嘻嘻。”

    言真撇了撇嘴懒得和他计较,连二级都没升,言真也没什么能力去支援,干脆站在左草帮忙占视野。

    程几醉一直拖着言真的视野打红buff,看言真没升二级,分析了一下敌方站位之后和言真说:“去打猪升二,言真。”

    然后又看了眼敌方蒙恬的走位,感觉马上就要来他野区,在地图上点了个位置,“思晗哥,来帮一下我。”

    “好嘞!”

    果不其然,没一会儿,蒙恬苏烈就一起来骚扰程几醉打野,言真打完猪之后想直接去帮他,直接被程几醉制止:“不用来,接着清线就行,这边没办法。”

    言真四级前作战能力着实有限,对面一个苏烈一个蒙恬,甚至可能还有打野在蹲,他来了也没什么作用,程几醉干脆让言真老老实实清线升级。

    野区实在战况激烈,争斗中上路王又垒被敌方打野击杀。

    “啧。”王又垒低声感叹了一下。

    “别急别急,我一会去帮你宝宝。”风思晗出声安慰,然后在结束这边的团战之后就直接去了上路。

    “言真,过来拿蓝。”

    虽然一蓝不应该他来拿,但是程几醉一说话他就懒得思考,全都按程几醉说的做,所以也几乎是没有犹豫地收了蓝buff。

    升了四级的言真直接进入强势期,看中路干将的站位有漏洞,想直接飞大,找了角度之后言真直接一套连招飞了上去。

    千想万想没有想到干将是故意漏这个破绽的,敌方苏烈蹲在草里,在言真踩第三下笔墨的时候把言真推开,大招被打断的言真几乎丧失了抵抗能力,就在这时—

    “闪到我这边宝贝!”

    言真没有丝毫犹豫闪现闪到程几醉的方向,但敌方反应的也很快,也闪现跟上,直接一个技能把丝血的言真带走。

    “我去……”言真拧着眉有点不太高兴,这局节奏也太快了。

    “我的我的。”程几醉把错误归到自己身上。

    刚刚情况紧急,两人并没有注意到程几醉脱口而出的“宝贝”,但是,风思晗这个八卦精,清晰地、一字不落地听到了。

    这一局可能大神太多,节奏异常快,打到接近五分钟的时候才注意到风思晗这一局话特别少,平时风思晗话多得要把人烦死,今天却意外地一句话都不说。

    “你怎么了?话这么少。”言真出声询问,心里想着该不会是自己开局说他那句话让他不高兴了吧。

    “啊?我吗?”风思晗短暂停顿几秒,继续说,“嗓子疼。”

    言真刚好去上路帮风思晗他们,听见他说这么句话,走到风思晗面前疯狂回城挑衅一番,然后注意到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