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二过后,程几醉假期结束,言真也忙了起来——忙着同学聚会。

    出门的时候,言真给程几醉发了微信:高中同学聚会,估计要挺晚回来,你晚饭不用等我。

    程几醉没回复他,应该还在训练。

    言真刚到酒店就看到郑岩站在楼下瑟瑟发抖,快步走上前拍了拍他,开玩笑说:“怎么在楼下站着,让人赶出来了?”

    郑岩嬉笑道:“我来接接咱班同学,二楼右拐第一间,一会见。”

    还挺稀奇的,郑岩这天下的麻烦事都与我无关的性格还会主动干活?言真心里暗忖,然后按他说的找到了房间。

    推门进去,里面瞬间安静下来,看清来人之后又是鼓掌又是起哄,“呀!这不是咱班状元嘛!来来来欢迎欢迎!”

    言真双手合十,笑着环顾这一大圈的人,好多熟面孔已经叫不出来名字了,时间过得确实快。

    看言真站在原地没动,一个女生先开口:“行了,言哥,来你坐这!坐郑岩旁边,你俩一个学校的。”

    言真走过去,打趣道:“我和你们谁不是一个学校的?”

    坐下去之后言真才得以打量刚刚说话的那个女生。

    她变化很大,高中时的她不施粉黛,现在妆容精致,还留了长发,吊着一个高高的马尾,唯一没变的可能就是做事干脆利落,作为班长,曹知总能把任务利落的完成,老师当时最喜欢她,现在也一样,这场局就是她组起来的,一个不落,全都在这。

    言真融入一个环境需要一段时间,这会坐在座位上静静地看这些同学互相聊闲,也大致把他们的名字都想起来了。

    又过了大概二三十分钟,郑岩就带着最后一个同学上来了。

    人都来齐了,曹知提醒服务员可以上菜了,一屋子人又开始火热地叙旧了。

    言真压低声音和郑岩说悄悄话:“你今天还挺积极,来得早不说,还主动下去接客。”

    郑岩夹了一口菜,放到嘴里满不在乎地说:“为人民服务你懂什么呀?”

    吃饭吃到一半,言真的手机震动了下,点开一看:

    【程几醉】:几点回来?我去接你。

    【言真】:不确定呢,不用来,我自己打个车就回去了。

    因为知道今天肯定会喝酒,言真并没有开车。

    【程几醉】:结束了给我打电话。

    言真刚想拒绝,郑岩就在旁边扒拉他,“快别玩了,来干个杯。”

    因为一会还要去ktv,所以在这里并没有点酒,言真给自己倒了杯饮料,站起来和周围人碰了一下。

    “欸言真,脖子那怎么了?”

    “嗯?”言真忙低头看自己的脖子,“没有啊?什么东西?”

    “下面一点,大概在锁骨那里。”那人继续说。

    那……言真可能就知道是什么了……看来得提醒一下程几醉这个小兔崽子下次轻点。

    言真尴尬一笑,拿起杯子欲盖弥彰地喝了一口,“前几天去拔了个罐,有点上火。”

    那人也没怀疑什么,拉长音“哦”了一声。

    一群人吃完饭就直接去了订好的ktv,然后自动地分成两帮——想唱歌的一帮,想玩游戏的一帮。

    然后就出现了一个格外特殊的人,郑岩。

    这小子既不想玩游戏也不想唱歌,那没办法了,只能坐一边看,至于看什么没人管,郑岩理所应当地选了看唱歌,临走前还特别手欠揉了言真的头发,“玩你的游戏去吧糙汉子,我去看唱歌了嘿嘿,别喝得走不动道~”

    言真这边玩起了真心话大冒险,这边一共十多个人,刚好围桌子坐一圈,按击鼓传花的规则来,音乐随即暂停,花停在谁手上谁来抽牌,抽到哪个做哪个。

    因为周围很吵,还要区分这边和那边的歌声,导致大家总拿不准这音乐到底停没停,所以中标率直线升高。

    音乐声戛然而止。

    是一个戴眼镜的男生,被选中之后他哀叹一声,认命般地选了一张牌,然后附近的人一哄而上。

    “真心话啊,初吻是什么时候?”

    那男生推了一下眼镜:“没谈过恋爱。”

    一语惊人。

    “哦~!不是吧不是吧,还母胎solo呢!”

    “哈哈哈是啊你也太……”

    周围人气氛烘托能力一绝,即便也有很多他这样的,也丝毫不影响他们在这个时候才眼镜男一脚。

    言真低头忍笑,并没有参与起哄,心里悄悄给这个男生点了根蜡,这事够说一年的了。

    眼镜男可能也有点不服,直接提议:“我没这经历这轮就没意思了,不如大家都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玩这游戏本来就是图一开心,自然没人反对。

    “……18”“19”“……”

    “14”

    “卧槽,哥们儿牛逼,你特么不是人啊,14就把人小姑娘拱了??”

    每一个人说的时候都会有人捧场,特别离谱的会被群聚而攻之,就比如言真。

    轮到言真的时候,言真刚喝完一口酒,丝毫没有压力地开口:“20”

    “我凑!言哥!你谈恋爱了?”

    言真今年20,初吻20,就是正在谈的意思。

    言真:“……”怎么突然都看我,不正常吗?为什么我谈个恋爱这么让人震惊。

    言真环顾一圈,剥了一瓣橘子放到嘴里,“怎么了?”

    周围人皮笑肉不笑:“哈……哈哈……不怎么,只是大家都以为你封心锁爱了。”

    言真长得好看,追他的人不在少数,光高中都有一个连,何况大学了,但言真从来都是拒绝的,久而久之就给他们个印象——大学霸不想谈恋爱。

    不过大家最多就是感慨一番,也没多说什么。

    第二轮结束。这次停到了一个锡纸烫头型的男生手里。

    “真心话:最近有没有什么喜事?”

    “和女朋友求婚了,毕业就结婚!”那男生想也没想直接说,语气透着轻快。

    “哇——”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当代大学生瞪大了双眼。

    话头打开了,大家就开始给自己规划人生。

    “我还要读博,估计要30多才能结婚了,不过还是早点好。”

    言真记得他是学医的,本硕博连读。

    结婚……

    言真渐渐沉默了起来,直到花落到了他这里。

    “大冒险:把银行卡余额截图发给微信置顶,和他说宝贝我没钱了怎么办?”

    言真打开网银,我的资产下面清清楚楚写了一笔巨款金额。

    周围人:“……”

    “来来来用我的,我穷。”一个人把他银行卡余额截图发给言真。

    言真转给程几醉,对着卡片上的字写:宝贝我没钱了怎么办。

    句号是他最后的倔强。

    不出片刻,

    【支付宝到账100,000元】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