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的太阳真的很毒,言真从车里出来的一瞬间感觉从天堂到了地狱,如果不是要去上编程课,言真一定会钻回车里。

    言真一路骂骂咧咧,进了教学楼在自助售卖机处买了一袋冰球,迅速撕开塞了一块在嘴里。

    凉意从舌尖蔓延开来,言真才如获新生。

    鼓着半边脸进了教室,本来想找个空调吹着的座位,却在一堆人头中发现了程几醉的脑袋。

    言真揉了揉眼睛,眯眯着眼径直走过去曲起食指扣了扣桌子,“你怎么来了?”

    程几醉站起来给言真让路,言真顺势坐到程几醉里面的座位。

    “来进修,你不是学编程吗?我也学学。”程几醉没个正型。

    “怎么找来的?”言真没和他说过自己下午什么课。

    “思晗哥说的,我问了他。”

    言真每次听到“思晗哥”这三个字都应激,“我和风思晗一样大,我还比他大几个月,你每次思晗哥思晗哥叫的到挺顺口的啊。”

    “是你不让我叫你哥的!”程几醉舔了舔嘴角,说得理直气壮。

    言真哑口无言,闷头吃冰球。

    走廊里响起一阵急促的高跟鞋声音。

    “哎呀夏老师,可算是追到你了。”

    言真的编程老师夏知意,期中那会有点事请了假,然后请了别的老师代课。

    夏知意闻言回头,“程老师?什么事?”

    这位程老师喘匀了气,从包里掏出一个文件夹,递到夏知意手上,“这个是你班学生期中成绩,个别同学成绩差的都标出来了,前几天刚整理好。”

    夏知意往而后掖了掖刘海,一边看成绩单一边笑着对程老师说:“真是谢谢您,您课程那么多还愿意帮我代课,这周末我请您吃饭?”

    程老师摆摆手:“小事,你班孩子省心,周末那顿饭就省了吧,期末咱们任务也紧,就不用浪费那个时间了。”

    言真穿了一身淡蓝色的短袖衬衫,低下头的时候程几醉在侧面刚好可以看到他清晰立体的锁骨,心里在盘算今天晚上回去在哪种个草莓。

    程几醉看言真闷闷地吃冰球,半边脸被球顶的鼓起一块,一时突然想逗逗言真。

    “宝贝。”

    言真刚转过头就被程几醉扣住后颈堵住了唇,挣扎的过程程几醉舌头伸进去把他嘴里的冰球勾了出去,这才依依不舍松开他。

    结束后言真一脸惊慌,打了程几醉一下,压低声音骂了一句:“你有病啊!”

    “没人看见。”程几醉用力嘬了几下口中的冰球。

    确实不会有同学看见,因为是编程机房课,程几醉和言真的动作被电脑挡的严严实实,但是门外就不一样了。

    程老师刚和夏知意告别,教师的职业病让她走到后门的时候下意识向里扫了一眼,然后清楚地看到这一幕。

    而这一幕的主角,她都认识。

    一个是代课班里一个很优秀的学生,言真;还有一个他就更熟悉了,他的侄子程几醉。

    程以佑默默握紧了拳头,走到卫生间打了个电话。

    教室里—

    天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阴了下来,乌云压在城市上方,平添了很多烦闷的心情。

    不知道是不是这鬼天气的原因,言真有点不舒服,心脏仿佛被人紧紧攥住,连跳动都显得有气无力。

    程几醉看言真趴在桌子上异常安静,手搭上他的肩膀问:“怎么了?”

    言真的声音有点弱,“不知道,有点难受。”说完话言真把头埋到臂弯里,一下一下的做着深呼吸。

    程几醉手抚在言真后背从上到下给他顺气:“眯一会,一会要还难受就去医院。”

    言真心悸得厉害,上半节课听得迷迷糊糊,笔记也没怎么记,课间休息的时候蔫蔫地趴在桌上。

    程几醉揉了揉言真的头发:“要不……”

    后门突然被人从外面踹开,巨大的声响吓得言真一激灵,有些惊慌的回头看发生了什么事。

    “程叔叔……”

    “爸?!”

    看清来人之后言真和程几醉几乎是同时开口。

    言真后背瞬间冒了一层虚汗,大脑一片空白,手本能地握住程几醉的手。

    这里的动静自然惊动了班级里的其他同学,一时间大家都伸头扬脖地看向他们,走廊里也围了一大圈人。

    有人在议论他,有人在用那种可以把人一层层剥开的目光审视他,但言真顾不上羞愧,他现在心里只有恐惧。

    “不解释一下吗?!”程以山深沉凌厉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教室,甚至是走廊。

    “我喜欢他,不用你管。”程几醉也有点不知所措,声音微微颤抖。

    程以山一时梗住了喉咙,愤怒地用手指着程几醉,手抖得厉害,用力提了一口气才艰难出声,“你喜欢谁我不管,但你现在必须跟我回家!”

    言真一言未发,额上沁出了一层薄汗,听到程以山说让程几醉跟他回家的时候下意识地想松开手。

    程几醉阻止了他的动作,反把手指挤进指缝和他十指相扣,大拇指轻轻摩挲言真的手背,无声的安慰着他。

    程以山显然也注意到了他们两个人紧握的双手,灼灼的目光仿佛要把两人的手望穿。

    程以山给了旁边保镖模样的人一个眼神,保镖瞬间明白,走上前直接把程几醉和言真分开,“抱歉,小少爷。”

    程几醉的力量着实有限,任他怎么挣扎也无法挣脱。

    控制住程几醉,程以山的视线逐渐移到言真脸上,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我是真没想到啊言真,你还有这手段。”

    说到这里程以山表情瞬间冷了下来,声音也提高了几度:“你算什么东西勾引我儿子!”

    “爸!”程几醉用力想要挣脱束缚,但是没有用,在两个受过专业训练的人的面前,他的力量太渺小了。

    言真吓得一激灵,瞳孔放大,胃却缩作一团,阵阵发紧。

    言真想过无数次和自己父母坦白的那一天用什么说辞,他预想了无数画面,却从来没想过是这样的场景,面前站着的是程以山,是程几醉的爸爸,他完美无缺的说法对他而言没有任何说服力。

    程以山缓了口气,继续说道:“言真,我不知道……”

    “爸你别说了!”走廊里出现阵阵回音,程几醉脸憋得通红,眼睛反着光,“别说了……有什么话跟我说行吗?”

    程以山用力踢了踢旁边的椅子之后突然转身,指着程几醉的脑门厉声道:“你我回家收拾!”

    说完又重新瞪着言真,强忍着怒火平静地说:“我不知道你到底怀着什么样的心思,但是我希望你从现在开始,离开我儿子,别用你那恶心的思维赖着他。”

    言真没有回答,可能是周围的人太多了,他几乎喘不上气,脚下的地面都像是在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