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回到蒙德后,你就安排班尼特来你家当女仆了,给你打扫房间和做饭,在你去和凯亚约会的几个小时里,他要负责把你家打扫的一尘不染,回来后要是发现厨房或者卧室依旧垃圾遍地,你就要在赔偿金上加码。

    班尼特看着眼前的垃圾堆,眼神死掉了。

    “为什么卧室里会有吃完的剩饭啊,还有这些衣服和垃圾,你冒险得到的武器与各种素材居然就这样丢在客厅里??”班尼特的内心受到了冲击,你把他往客厅一推,拿出闲暇时间你自己做的女仆装扔在他的头上。

    “穿上吧,我要女仆,不要男仆。”

    班尼特菜色的去了卧室换女仆装,他再三确认,“你真的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别人吧。”

    “呦吼吼吼吼,”你学着菲谢尔笑的模样告诉他:“当然不会了,之后我会去跟人约会,你在家里顺便把我前段时间买的豆子分类好,红豆一筐,绿豆一筐,零碎的小米也要挑拣出来。”你觉的你像个童话故事里的恶毒继母,班尼特把你提出来的条件都记下来了,少年开始认命的打扫你的房间。

    然后你出去了,因为你还记的凯亚说过,等你给阿贝多送信回来要和你约会的,你已经送了信了,凯亚要履行约定了。

    “嘿嘿嘿,可爱的老婆,老婆,”你笑呵呵的走在蒙德城的大街上,黄昏时分的时候凯亚会去哪里呢,你知道要去哪里找这个男人。

    天使的馈赠。

    今天酒馆里的酒保不是迪卢克,你进去后正好看见凯亚正在酒馆的角落里和两个冒险家喝着酒,你开心的走过去打招呼:“嗨,凯亚我回来了,你什么时候和我约会啊。”

    凯亚醉醺醺的脸抬头看着你,醉酒带来的脸蛋红晕更是让你的内心蠢蠢欲动,好可爱,你对可爱的存在毫无抵抗力。

    “是你啊,哦对,我们约定过,可以啊,一起来喝酒吧。”

    你顺势加入了这场酒局,另外两个冒险家喝大了,一点眼力价都没有,你要和凯亚约会,都说出来了,他们却看见你后在你旁边讨论迪卢克。

    “你和迪卢克老爷求婚,之后他肯定拒绝你了吧。”

    “对对对,连着好几天了,真是锲而不舍,别灰心,失恋只是人生一个小小的插曲”

    你气愤的把两个酒蒙子头磕在桌面上,说什么奇怪的话,你才没有失恋,你不可能失恋,在你面前说这些话太晦气了。

    凯亚用手杵着脸,他看着你,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夜晚喝着酒的他不同白天话多的模样,这样的凯亚变的更加沉默了。

    白天一个样,晚上一个样,你觉的这就是反差萌,可能凯亚并不是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种性格,他一直都有伪装。

    “嘿嘿嘿,更可爱了,我的亲亲老婆。”

    凯亚听着你和骚扰一样的话,他反驳:“哎呀,你还这么说啊,性别不要搞错了小姐,哈哈,看来还是挺精神的。”

    “对啊,之后跟我回家吧,回我家,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你的心情就像小时候看见好看的蝴蝶,疯狂的追逐会让蝴蝶受伤或者逃跑,可是你太喜欢了,为了能够让自己的内心获得满足,你用自己的能力抓住了那只美丽的蝴蝶,装进箱子里,为了延长蝴蝶的寿命,你把那只蝴蝶做成了标本。

    想要带回家,想要这种可爱的东西一辈子都在你的身边,凯亚的耳环被酒馆的灯光闪了一下,他的眼睛与耳环上面的宝石一样漂亮,你觉的他就是你想要带回家的那只蝴蝶。

    如果凯亚拒绝你的话,你那无法触碰可爱之物而无法获的满足的内心要怎么办,你决定好对凯亚使用念能力了。

    “好啊。”没想到凯亚答应你了:“我也想看看你家什么样,上回去的时候我透过门缝看见了很多有趣的东西呢。”他笑起来坏坏的,拍着你的肩膀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吧,不是去约会吗。”

    “好耶!”你开心的蹦跳起来,被凯亚带领着离开了酒馆,走在了蒙德城的广场上。

    “稍微走一走吧,你看起来状态不是很好,出了很多汗,是醉了吗?”

    那不是汗,是因为兴奋流淌的泪水。

    “呜呜呜呜,凯亚你好可爱啊,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你感动的为此痛哭。

    “真拿你没办法,有想要去的地方吗,摘星崖怎么样?或者和我一起下秘境?”

    听见摘星崖,你突然兴奋:“不是去我家吗?去摘星崖也行吧,野外play我喜欢。”说着,你抱住了凯亚的胳膊,赞美着这个被你发现的可爱的存在:“凯亚,你眼睛里的花纹好特别啊,非常非常的美丽,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眼睛。”虽然你心目中最美丽的眼睛是火红眼,但是也不妨碍你夸赞凯亚的眼睛是天下第一美丽。

    “有时候能发现,你的发言很大胆啊,对了,冒险家协会注册登记的名称你想改了吗,顶着那种名字出去的话,和人沟通也不方便吧。”

    你不觉得你的名字有什么问题:“为什么要改名字,‘我是可莉的狗’哪里有问题啊。”

    凯亚噗嗤笑出了声音,你们已经来到了蒙德城外的桥上,他让你好好想想名字哪里有问题:“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到现在可莉也不知道你的名字吧,难以启齿啊,换个正常点的名字吧,这个名字说出去,你让别人怎么看可莉啊,好可怜的可莉,要因为你的名字被不认识的人偷偷讲闲话了。”

    你只要想到会有人偷偷在背后讲可莉的闲话,你觉的双手都充满了力量:“谁欺负可莉我就把那人的脖子拧断!”

    “那倒不用,改个名字就行了,反正凯瑟琳全天都是上班的,约会回来的时候去改了吧,我想想你这种的改成什么比较好,跟踪狂怎么样?”

    你觉的凯亚在逗你玩,什么样人会改昵称叫跟踪狂啊,“实在不行叫我的本名得了。”

    “嗯?还没听说过呢,你的本名,这么长时间没听说过你和谁说过。”

    你扭头看向凯亚,他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样盯着你,仿佛喝酒的时候,沉默又显得有些忧伤拒人千里之外的是假象,“凯亚,你笑起来的样子好漂亮啊,我好想和你一直在一起。”

    凯亚被你突然直球的话说愣住了,眼睛里蔓延着古怪的情绪,很快他消化掉了:“可不能和任何人承诺这样的东西啊,你们那边异乡的习俗是如此直接吗。”

    你回忆了你以前那个世界的习俗。

    修炼,杀人,勾心斗角,拿着猎人证去做工作,总是会有百分之80的几率碰上从来没遇见过类型的精神病人,你忘记了你在同僚之间的看法也算是精神病人的一员,你那看见可爱之物就疯狂追求的状态让一些人避之不及,其中你最讨厌的人就是猎人协会的副会长帕里斯通了,你从来没有在那个人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