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地狱大陆来的,嘿嘿,这你不知道了吧,迪奥娜一无所知的模样也是如此可爱。”你慈爱的靠在吧台旁边捧着脸,迪奥娜觉的你在小看她,可爱的猫猫原地起飞蹦跳叫你不要小看凯茨莱茵家族的人。

    “怎么会小看迪奥娜呢,嘿嘿嘿,真可爱,所以可以炫我嘴里吗?”

    你的话让迪奥娜无法回答了,她与你认识这几天明白你可能是个无法正常沟通的人,还喜欢喝酒,想到你这个酒鬼喝酒后的样子,迪奥娜又要蹦起来骂你是酒鬼了。

    一直坐在你旁边撸猫的女冒险家再也坐不住了,她拒收颤颤巍巍的发声说:“按照现实层面来说,一个人的头是不可能钻进另一个人的嘴巴里的。”

    你扭头看向说话的女人,正经的回答:“但是猫可以。”

    那位女性也认真正经起来,“是的,猫可以。”你遇见了同道中人,与其碰拳划手击掌,随后两双眼睛直勾勾的扭头看向了可爱的迪奥娜,有一句没一句的和迪奥娜聊起了天。

    迪奥娜说出了自己的理想:“总有一天我要重创蒙德酒业,让蒙德再也没有酒鬼!”

    与你刚认识的女冒险家认为这根本不可能:“晨曦酒庄的产业很大的哦小迪奥娜,要不要换一个理想呢。”

    “我,我才不要!”

    “嘿嘿嘿,迪奥娜的特调真好喝,再来一杯。”你伸手又要喝酒,迪奥娜听见你要续杯,又开始训斥你了。

    一个可爱毛茸茸的小猫咪露出毛茸茸的小粉拳捶打你骂你,好可爱好可爱。

    “喂!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讲话!那个碧琪公主!公主的话更不应该喝这么多酒了!快点回去啦酒鬼!”迪奥娜要动手赶你走,你根本不反抗,等这一刻很久了,等迪奥娜的拳头接触到你的那一刻,你就强行把迪奥娜抱在怀里使劲rua。

    “你的表情好奇怪啊”你流口水等待猫猫到来的模样吓到迪奥娜了,她冷静下来决定还是不赶你了,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你非常失望:“怎么能这样,快打我啊!”

    那位女性冒险家凑过来面无表情的说中了你内心所想之物:“你该不会想着,等迪奥娜打过来,你就把人抱在怀里使劲rua吧。”

    你心虚的嘟嘴:“才,才没有那种事情呢,哼。”

    迪奥娜没有打你,反而去赶另一位想要续杯猫尾特调的男性冒险家,那个冒险家喝大了,脚步虚浮看人都变成了好几个,迪奥娜用冰属性的力量附在了酒杯里,那个冒险家被从被子里弹出来的冰柱打中了额头,倒在地上晕倒了。

    你见状十分震惊,迪奥娜以为你害怕了,“我可不是好欺负的,劝你也快点走!哼。”

    “你为什么要奖励他!”你好羡慕啊,会被迪奥娜打:“也来打我吧,我等不及了。”

    “变态!酒鬼!快离开啦!你不要过来!”

    在你不知道的角落里,一个同样有着猫耳的猎人正偷偷观察着这边,他是杜拉夫担心迪奥娜特意找来看迪奥娜平时的工作生活有没有被骚扰,自己家老大的要求年轻猎人没办法拒绝,看见你留着口水求迪奥娜殴打的诡异嘴脸,年轻猎人记载了小本子上,等你喝个烂醉离开了猫尾酒馆后,他同样离开,连夜前往清泉镇。

    两天后,杜拉夫给迪奥娜写信,说他病了,需要看迪奥娜回家才能好转,迪奥娜嘴上说讨厌父亲,可是父亲生病了,她比谁都担心,嘴里碎碎念着和酒馆老板请假回家看望父亲去了。

    “杜拉夫!!我根本什么都没做!那个酒鬼!!没有迪奥娜和可莉我要活不下去了!”你要被气死了,这些都是迪奥娜走之前告诉你的,对此,猫尾酒馆的玛格丽特小姐也是没有办法的。

    “哎,小猫回家了真让人伤心啊。”拉倒吧,你看不出来玛格丽特小姐有伤心,你怀疑杜拉夫就是针对你,别人和迪奥娜说话为什么没事,为什么你说了那次后迪奥娜第二天就要请假回家了。

    同样令你难过的还有可莉,她真的如琴团长所说的,被她回来的妈妈带走了,知道这件事后的你不顾形象的在骑士团办公室里难过的满地打滚,琴团长应该是处理事务忙晕了,以为你是开心的满地打滚,你觉的她眼神不好使,可能生病了,居然将你如此痛苦的模样看成了开心。

    之后经过你的一系列观察得知,琴真的生病了,她发烧了,可是还在强撑着,好吧,这样的话你不怪她眼神不好了,你和骑士团的其他人说了琴生病这件事,安柏叫来了许多小伙伴代替琴团长完成了各种各样的委托,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大家都很开心,完美结局,收到心灵伤害的人只有你一个人。

    失去了可莉和迪奥娜的你趴在地上来回扭动,顺便发出了恶心的声音,安柏过来劝你不要在骑士团这样下去了,而且小可莉又不是永远离开了,她被妈妈带走出去玩还会回来的。

    “阿巴阿巴阿巴。”如同草履虫那样,你不能思考了。

    优菈见你没出息的样子,她要靠着强硬手段把你从骑士团扛出去了,安柏突然红着脸凑到优菈耳朵边说了一些东西,闹的优菈突然脸红,“我,我怎么可能会做那种事情吗,我为什么要突然用大腿绞杀她,像个神经病一样。”

    “可是我想着如果能让碧琪公主额,恢复精神的话就好了。”

    优菈死活不愿意,她的办法是直接打你一顿。

    路过骑士团帮忙的修女罗莎莉亚非常直截了当的将你如今的状态明明成腐烂的蛆虫,在地上爬来爬去。

    真是毫不留情面呢,罗莎莉亚。

    你被罗莎莉亚骂了一通瞬间清醒了,趴在地上回嘴:“够了啊渔网修女,别以为你这么色气我就能原谅你!小心我去你家蹭饭,狂吃,然后偷走你所有摩拉让你破产。”

    “太好了,来,都来,这样我就能对你进行正义之裁了。”罗莎莉亚对着你舔了舔舌头,露出了血腥的笑容,可恶啊,这家伙和你是同样类型的,一点也不阳光。

    最后你被安柏搀扶着离开了西风骑士团,她把你送回了家里,你浑浑噩噩,之后两天的每日任务也没心思做了,路上遇见了凯亚也不能让你变的开心了,除非他把你当成凳子坐在你的脸上。

    凯亚听到了你的请求后表情僵硬,他拐着弯的婉拒,只是换了话题想和你约下一次约会的地点与时间。

    你随便定了个时间,三天后可以来你家给他做饭吃,凯亚对你的厨艺很感兴趣,你只是随便说的,谁约会会来家里啊,可是凯亚答应了诶。

    没办法,你只能开始准备三天后给凯亚做饭的事情,但是没有可爱之物的摄取,你的心灵和手掌都感觉极度的空虚,好像抱着可爱的东西猛烈的揉搓啊。

    空离开蒙德后给你写了一封信,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