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野兽才会有的眼神,凯亚变成了你的猎物,被你捕食,他的手指触碰到你变的尖锐的牙齿,在你的口腔之中摸索,那种感觉不太舒服,你被自己的口水呛住了。

    “还有派蒙在呢,意外的大胆啊。”凯亚看着你充满食欲的眼睛,转而用手抬起你的下巴,低头看着你那双眼睛。

    “好恐怖的眼神,像一只野兽,仿佛你要吃了我,”凯亚察觉到了你对他的食欲,这让你回神,反应过来自己究竟做了什么,立刻离开凯亚的身边,连滚带爬的后退几步,把派蒙当成了盾牌,强硬的抱住她挡在你的胸前。

    凯亚对你伸出一只手想要把你拉起来,你没有反应,派蒙倒是反应剧烈,她对你的拥抱有应激反应了,疯狂折腾,一点也不听话,她折腾去吧,你就要抱着。

    凯亚盯着你一言不发,你觉的自己应该说点什么,捂着嘴巴为自己刚才冲动的行为找了个借口:“我刚才有点不对劲,可能是被凯亚的美色迷晕了,没办法,凯亚太帅了我没把持住。”

    派蒙掐腰训斥你不要吓唬人:“你被凯亚迷晕了为什么要抱着我啊,快点放开我。”

    你恢复神志后从地上站起来,凯亚非常善解人意,没有继续刚才的话题与行为给你尴尬,他又提出了约会邀请。

    “既然如此,我们约好下次约会的时间和地点吧,你有想要去的地方吗?”

    你思考了许久:“我其实也不是很熟悉蒙德都有什么好玩的,凯亚你有喜欢去的地方吗,我可以陪你。”

    凯亚非常开心,他和你约定两天后的9点到达达乌帕谷门口见。

    如果你没记错的话,达达乌帕谷好像是丘丘人成群结队居住的领地啊,凯亚说的约会就是带你去打怪?

    “其实我祖先是海盗,留给我了一张藏宝图,达达乌帕谷那边会有宝藏的线索,所以想着和你一起去冒险寻宝,你不是冒险家吗,这样的约会应该能给你留下深刻的记忆吧。”

    你还没说话呢,派蒙抢你一步:“宝藏!会有什么好东西,喂,你该不会又在骗人吧,真的有宝藏吗?”

    凯亚笑着回答:“怎么会骗人呢,真的有宝藏呢,”然后他看着你:“要一起去吗?”

    其实你不太相信凯亚,他说自己祖先是海盗你也是半信不信的,宝藏的事情更加不相信了,什么人会把宝藏埋在到处都是丘丘人的地方啊,可这是凯亚的邀请,既然是约会,你不想扫兴,于是答应了,两天后两个人去达达乌帕谷约会。

    随后凯亚离开了,他一如既往露出迷人的微笑,只是你不似平常为他着迷,望着他离去的背影,你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

    自己究竟怎么了,太不对劲了,原来你不是那种风格大胆的人啊,居然用嘴去咬男人的手指头,咬手指头不如直接吃了抱着的派蒙呢,她摸起来肉更嫩一点,像刚出炉的嫩豆腐。

    你颓废的坐在沙发上,派蒙以为你是不满意凯亚选定的约会地点,她挣脱你的怀抱,飞在你身边转来转去,认为凯亚肯定又在骗人了。

    “那家伙以前和旅行者说过他祖先是海盗的故事,那都是骗人的,现在居然还想骗你,肯定是他又要做什么事情顺便利用别人了,那家伙就是那种性格,不是良人啊,我觉得,你如果从迪卢克和凯亚两个人当中选择一个的话,我是会选择迪卢克的,你看他,有钱,家那么大,能买好多好多好吃的呢。”

    派蒙眼里都是吃,怪不得一身饭味。

    你抬头看着飞行小精灵,摸着额头皱眉和她抱怨:“哎呀我烦恼的根本不是这个。”你对自己奇怪的情况有了一个不好的猜想,但是你不敢往那方面想,过于恐怖了,可能与你失去的记忆有关。

    “算了不想了,派蒙你能把头放进我嘴巴里吗?我想吃了你。”你又恢复平时漫不经心的样子,对派蒙说着不得了的话。

    派蒙怎么可能把自己的脑袋放进你的嘴巴里,她在屋内乱窜躲避你的抓捕,你张着嘴在她身后装作咀嚼食物的样子,嘿嘿嘿的狂笑着。

    夜晚,空还没有回来,玩累了的派蒙只能在你家暂住一晚,你很早的睡下了,派蒙被你强行抱在怀里一起睡,小精灵虽然不喜欢这样,但无法挣扎,很快派蒙困了,也跟着睡了。

    今晚注定又是睡不好的,因为你又做梦了,不知道为什么,已经是第二次梦见以前世界的东西了,这次的梦境十分古怪,你出现在了一处遗迹之中,身后有人喊你的名字,那声音很耳熟,当你回头看去,果然是猎人协会的会长,尼特罗。

    为什么会长会出现在这里,他应该出现吗?你此刻忘记这里是梦境,尊敬的过去和会长打招呼,老头穿着平时的日常服,看见你乐呵呵的。

    “好久不见啊,没有工作了吗。”

    一见面就被问工作,让你心情变的不好了,遵循梦境里面的剧情说出了你的台词:“会长,我被强行逼着加班,你有办法阻止帕里斯通的行为吗,再被他欺负下去我可能要黑化杀人了,您的话他应该会听的吧。”

    尼特罗摸着胡子吼吼吼的笑出了声:“老朽管不了年轻人的事情啦,我说了帕里斯通也不听啊,他一直都很有自己的想法。”

    会长根本不管副会长的日常所作所为,这俩人平时私底下一直有争斗,尼特罗压着帕里斯通以防它做出出格行为,不让这家伙翻天,可是在日常细碎无关紧要的小事情上,却一点也不管。

    比如和同事打招呼对方不搭理他,他假装往这边扔东西,闪躲后才发现扔过来的是一卷卫生纸,又或者见人就说关于同事的黑历史。

    那个倒霉的同事就是你,你因为进入猎人协会工作的第一天被他的脸迷惑表白后,他一直和你纠缠不休的折磨你,想尽一切办法想要你更加的憎恨他这个人,性格实在是太扭曲了,还经常在你加班的办公桌旁边坐着,说着刚开始的你是如何示爱表白的。

    “气死我了!!”周围的环境变换成了你工作的办公室,完成猎人协会的任务从遗迹回来后就被帕里斯通拉去加班了,一整天除了看见那副衰人脸你根本见不到别人,过于憋屈了,你终于爆发了。

    “我受够了我要申请长期出差!”你被气的拍碎了工作用的办公桌,帕里斯通用那副笑眯眯的假面具拒绝了你的请求。

    “不可能的哦,刚出差回来的人想要申请第二次的长期出差需要间隔一个月的时间,这是猎人协会的规定。”

    你没听说过这样的规定:“我不知道这种事情,为什么金那家伙可以一直长期出差我不可以。”

    “哈哈哈,金那家伙特殊啦,和你不一样呢。”

    有什么不一样,因为金比你更厉害吗,还是说金比你资历更老,所以他可以经常长期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