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酒保是迪卢克?”空有些意外,你紧张的啃咬自己的指甲,之前被美色迷晕了,你答应了迪卢克一些根本做不到的事情,戒酒就是其中之一,他不会生你气吧,可你是个成年人了,喝点酒怎么了。

    想到你已经是个成年人并且是个有着猎人证的猎人,你不再难以面对迪卢克了,露出灿烂的笑容和他打招呼:“没想到今天的带班是你啊,好久不见,我们三个特意来天使的馈赠来喝特色饮料的,要是有酒兑着更好了。”

    迪卢克一言不发,在温迪和空的要求下上了三杯轻微酒精的饮料,红发的男人擦着手中的杯子告诉你们:“这是晨曦酒庄新研发的不含酒精的饮品,你们尝尝看。”

    你和空一口将杯中饮料喝光,这种口感,类似于酒的味道却又带着果香,有点像酒精味道的水果气泡水?

    “好喝!”你给出了超高的评价,“不愧是迪卢克,这杯我很喜欢!”

    见你喜欢,迪卢克笑了,温迪抗议迪卢克偏心,他想要喝酒不想喝饮料,在蒙德风神的软磨硬泡下,迪卢克卖给了温迪酒水,你代替温迪喝掉了他那杯酒精味的水果气泡水。

    空红着脸与你勾肩搭背聊着天,从吧台移动到了里面的桌子处坐下,温迪跟着你们二人一同入座,金发少年说了很多他来到提瓦特后的见闻,抱怨自己的摩拉越来越少了,用原石抽卡总是一堆没用的武器,“要不然以后你跟我一起去旅行吧,或者以后我需要下周本你跟我一起去,呜呜呜,我缺材料。”

    你不知道他在讲什么,派蒙也不懂,你只能安慰他,以自己过于打游戏的经验来给他开导:“不可能有人一直抽不到想要的东西吧,而且你就算不抽角色也能和别人组队啊,我一直有时间,你去找迪卢克或者温迪都行,是不是温迪。”

    你看向那个吟游诗人,温迪笑着回答:“当然可以了,旅行者,有需要的地方一定要讲出来啊。”

    派蒙这时候饿了,嚷嚷要吃饭,你抱着小精灵对着她的头舔了一口,派蒙不嚷嚷了,安静如鸡,躲在了空的身边,就在这时候,迪卢克穿着酒保服走了过来,在酒馆的灯光下你看那红发的男人,发现他穿酒保服的样子也很迷人,太帅了。

    “你们喝醉了,需要我帮忙吗?”

    你摇头,推着迷迷糊糊的空:“是他喝醉了啦,你送他回去吧。”

    迪卢克接过了空的身体,回头看着你:“你也一起吧。”

    “诶?我也要走了吗?好吧,这家伙最近在蒙德和我一起住呢,你跟我带他去我家吧。”

    温迪扶着脸装模作样的悲伤:“我好可怜,又要我一个人喝酒了,我会为你吟唱歌谣祈祷的。”

    你冲过去给了温迪一个热情的熊抱:“下次再一起喝酒吧,嘿嘿嘿,温迪你已经是我的朋友了,下次让你尝尝我做的菜。”

    温迪被你抱着肩膀,又被你拍了拍后背,他愣了几秒,随后反应过来,周围的能量变的非常的温柔,连带着表情也变的不像刚才的醉酒模样,他像你的朋友,笑着对你道了晚安。

    迪卢克没有等你,自己带着空先走了,一言不发的,你追了上去,让他走慢点,一直到你家门口他才把空从肩膀上放下来,你拿着钥匙打开房门,屋内漆黑一片,你打开了灯,和派蒙一起把空拖到了沙发上,空这家伙已经睡死了,摔在地上也不醒。

    “这人真行,酒量不行还喝这么多,又菜又爱玩,派蒙你以后长大了别做这种人啊,要好好劝劝空,幸好我是个好人,如果他晕了醉倒在奇怪的地方,容易被人”

    派蒙等着你接下去的话,“容易被人?”

    “容易被侵犯。”

    派蒙捂着嘴不敢置信,小小的脑袋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不,不会吧,之后我会好好说他的!”

    你点头:“男孩子出门在外也很危险的,尤其是这家伙,金发美少年,很容易被变态盯上吧。”

    迪卢克还没走,你不想忽视他,转念朝着他的胳膊抱过去:“当然了我还是觉的红红的火一样的迪卢克更帅了,我喜欢火热性格的人。”

    派蒙把毯子盖在旅行者身上后飘过来听见你说的这句话,她吐槽迪卢克怎么看都不像性格火热的人。

    你让派蒙回屋睡觉去:“小孩子懂什么,除了吃就是睡。”

    派蒙被你赶走了,顺便被你强硬的换上了粉色的裙子睡衣,想脱都不行,神情疲惫的被你亲了一口后飘到房间内睡觉去了。

    迪卢克看人都安顿好了,他要走了,你抱住他的腰对他表达更多的喜爱,好像和空说的一样,你对火属性神之眼有更多的偏爱,可是也要分人的吧,迪奥娜你也爱啊,果然你还是看可爱程度的。

    “怎么了吗?”迪卢克低头看着你:“你最近,没有去晨曦酒庄了,如果可以,你以后可以来晨曦酒庄住,这个出租屋里面的东西你都能搬过去。”

    啊这他居然是认真的,和凯亚说的一样,迪卢克是个容易对真挚感情认真的家伙。

    哼,果然是火属性的人,这不是很火热吗。

    “嗯迪卢克,你是认真的吗?”你有些胆怯了。

    迪卢克点头:“我看着不像吗。”

    你的内心在哀嚎,居然和凯亚说的一样,是认真的啊,这可怎么办,迪卢克拥有英俊的外表和炽热温柔的内心,是个很好的人,可是你一直以来都是口嗨,没有真的打算和哪个成年男性拥有恋爱关系啊。

    如果说这话的人是迪奥娜或者可莉那种小孩子,可能你直接答应了,恨不得当夜立即搬家,但是说这话的是迪卢克。

    你不懂啊,真的吗,他有意向与你发展关系?

    你靠在迪卢克的心口,听见他略微急促的心跳声:“迪卢克,你好帅啊,你的头发和你的内心一样,都是火热充满热情的,你的感情与你的心跳我都感受到了,谢谢你啊,还从来没人跟我说过这种话,又邀请我去家里居住什么的,嘿嘿嘿。”

    “所以你的想法是什么。”他想要一个答案,就是现在。

    你决定坦诚一些,告诉迪卢克你的真实想法:“实际上,我来提瓦特后发现自己的记忆出现了问题,我忘记了一段记忆,可能那段记忆对我并没有影响,但我的身体变化与那段记忆有关系,”你摸着手腕无奈的苦笑:“我一直不想把事情往最糟糕的方向想,可是如果我猜的没错,可能我已经不是人类了。”

    迪卢克摸着你的手腕,用手指揉搓你的肌肤:“身体有哪里不舒服,这就是你的担忧吗。”

    你点头:“这件事我只和你讲,因为我信任你,你是个好人,我害怕和别人说这件事会被他们害怕,我,我可能我是说”你艰难的在脑海中进行头脑风暴,不知道到底要不要真的把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