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哼哼两声,自豪的将不卜庐发生的事情告诉给了这位好友,包括七七的可爱,七七的善解人意,七七天真无邪的大眼睛,七七白皙如同尸体一样的皮肤。

    “……七七本来就不是活人你这是什么形容啊,算了,总之你别去给白术先生找麻烦了,我以后要去买琉璃袋他给我涨价怎么办啊。”

    “你要买琉璃袋?”你伸脖子看着他:“我听我的女儿七七讲,那种花只生长在悬崖峭壁上,你怎么摘,爬山吗?”

    “……已经是你的女儿了吗,七七年纪比你大啊,我还需要清心,魈之后要用的。”他又开始讲你听不懂的东西了,你从包里拿出了5个琉璃袋给他:“这是七七之前送给我的,给你吧。”

    空拿了你的原石,又被你送材料,更加开心了,他蹦跶着要升天了,恭敬的单膝跪地又开始喊你女王了。

    “只要我能办到,你说吧,最近有什么心愿需要我帮忙的吗?”

    派蒙都看不下去了,“感觉你们两个人画风越来越奇怪了。”

    你一把抓住飘在半空的派蒙在怀里使劲揉搓,揉面一样过了手瘾,然后在空的视角中,你的头顶真的出现了一个蓝色的感叹号。

    “你这么一说还真有心愿,七七说她想喝椰奶,冰冰的凉凉的,但是我找了半天都没有发现有卖椰子的,这个世界有椰子吗?我要去哪里买呢,可是七七还说椰奶是椰羊的,那是什么生物,你能帮我找找椰羊吗?”

    “椰羊?”空摸着下巴,“可以,等璃月这边重要的事情办完了,我就帮你去问问。”

    你灿烂的笑了,派蒙承受不了你沉重的爱,要从你怀中挣脱出来,被你强行按倒给她用勺子喂饭,“好久没喂你了,哎,自从强吻白术先生后,我去不卜庐总是会被人盯着监视。”

    空正喝茶呢,他喷了:“什么?强吻白术先生?你刚才根本没说啊,不是只亲了七七吗?!”实在是无法想象白术先生要如何被你强吻。

    “因为他单身带娃又充满了人夫的气质,更重要的是他身上还有医生与病弱的萌点,一瞬间忍不住了,你去不卜庐的时候他没说这件事吗?”

    空的面容扭曲了,想也知道白术先生不说是因为觉的丢脸,不想被其他人知道吧,“他只说有个女孩子特别喜欢七七,想把七七带走当女儿,我一下子想到你了,然后他要了我一大笔摩拉,好多钱,幸好白术先生还不知道咱俩的关系,不然我一定会破产的。”

    吃完这顿饭,大名鼎鼎的旅行者又风风火火的走了,他现在有钱,听他讲的,天权星凝光还要邀请他去群玉阁做客来着呢。

    这么好的事情居然不叫上你,看见你的魈宝也好,去群玉阁也是,都不叫你,你知道后冲他发了一顿脾气,空再三强调现在过剧情带不了人,等一切结束了肯定会带你下璃月秘境的。

    你要求他补偿你,穿着兔女郎的衣服给你跳钢管舞。

    空不可能答应这种补偿的,他拍着你的肩膀,和你保证,不管是见到魈还是去群玉阁,事情结束后他都会带着你去的。

    你又一次相信了他,尤其是他说过要通过关系带你上群玉阁的事情。

    等空走后,你老实的继续在璃月接委托生活,千岩军对你的监控越来越松了,可能是从七星那里得到了什么消息,对你不是那么严格了,你偶尔会向香菱借锅巴,然后带着七七在璃月到处溜达,左右都是萌物的你非常幸福,偶尔接取的城内任务使得你和一些商人熟悉了,其中春香窑的老板分外热情,你总是带着宠物和可爱的小妹妹到处跑来跑去的,经常能注意到你,你去她家买点东西都要被调戏一番。

    莺儿喜欢说点让你误会的话,你直来直去的将这个当成了爱的告白,直接的告诉莺儿你们不可能。

    “抱歉啊我未来理想的另一半是我的魈宝,就是降魔大圣,虽然他是仙人但我依然希望他能成为我的老婆。”

    你的发言在璃月相当于对仙人的大不敬了,莺儿喜欢你这种直白表达情感的女孩子,和你成为了好朋友。

    直到突然有一天,真的是非常突然的,你躺在客栈里被人通知魔神奥赛尔从封印里出来要把璃月淹了。

    淹了?为什么?你还没见到魈宝啊!璃月淹了你去哪里找七七和魈宝啊!

    风云巨变,天空下着暴风雨,你想前往海边,千岩军在疏散民众,逆行你的太显眼了,你想看看魔神长什么样子,被一群千岩军阻拦了,他们把你当成不怕死的熊孩子,非让你跟着民众疏散离开。

    “我想看看魔神长啥样。”

    “胡闹!回去!这是你能看的吗,会被圈进海里淹死的。”

    你被好心的大哥带走了,去往高低山坡稍微安全一点的地方避难,你在避难人中没看见七七,听人说璃月能上的都去了,海啸龙卷带来的海水味的雨落下,这下子你不用靠近海边也能看清魔神的模样了,那是有好几个头的水龙,像某种元素魔兽,在海中,它能够卷起各种波浪,翻云覆雨。

    “那就是魔神?头一次看见这样的魔兽,”你想到平生自己见到过的魔兽,感慨着,魔神这种生物,可真漂亮啊。

    海水冲过来了,在璃月的上空,天权星凝光的群玉阁停留在上面,仙人正在努力攻击,你眼尖的看到一抹红色,从璃月的黄金屋方向过去的,那是只有一面之缘的小狐狸,达达利亚。

    你飞速的追了过去,拦在了他的眼前,男人身上有打斗过的痕迹,他看见你来后,先回头看向了不远处避难的普通人,然后才看向面对着他的你。

    “哎呀,虽然能和你这样的武人打一场我会很开心的,但是目前我身上有要紧的事情,无法和你打啦,我刚和旅行者打了一场,我们的这场可以留到以后吗。”

    你不傻,知道璃月这样是他代表的团体在后面搞鬼,散发着恶念的你阴沉的抓住了达达利亚的手腕,力气之大直接把他的手腕抓脱臼了。

    达达利亚不意外你的反应,只是意外你的力气,“你的力量,很大啊,既然这么在意,不如去保护那些需要保护的普通人怎么样呢,也不知道璃月这次能不能挺过去,要是被魔神淹没了就可惜了。”

    “我还没和我的魈宝结婚!璃月不能没!”你被这只小狐狸的话刺激的爆发了小宇宙,“狗屎冲击拳”你大喊着口号一拳将他打飞出去,达达利亚摸着脱臼的手腕很快从地面上爬起来,见你怒吼着朝着普通民众跑去救援了,摸着嘴角流下的血和半颗牙齿,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他能确定,以后你们还会再见面的,和那位旅行者一样。

    你浑身冒火的朝着避难的民众大喊:“这里离港口太近了,我带你们去更高的地方吧,”然后你用自己五吨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