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口站着四五个糙汉,个个长的人高马大、五大三粗,让她满心慌张的频频后退。

    “我…我…你…你们…”

    她紧张的连话都说不利索,就听对面“哐当”一声踢碎整个庭院最后一个完整的花盆厉声道:“欠我们的钱你打算什么时候还?!”

    许是花盆破碎的声音让她惶恐至极,又或是孑然一身的孤独感,她的眼眶逐渐湿润,颤巍巍道:“我…我…会尽快。”

    “尽快?!你前些天也是这么说的?!”

    带头的显然不信,一口河东狮吼吓得楚稚雅眼泪顺势往下流。

    她活世上二十年,虽说家庭没有富裕到对钱不敢兴趣,但哪受过金钱上的侮辱啊。

    “说吧?你想怎么还?”

    带头的缓缓迈着大步走来,看她哭的梨花带雨内心游过一丝不忍,便提议道:“要不…你跟着咱几个可好?”

    “嗯…啊?”

    “你长的也不算丑,哥儿几个又没家室,你跟着咱准不吃亏。”

    带头的说着咧嘴一笑,一口黄牙看的她频频摇头后退,在心中呐喊:“二进制,这些人是不是张大厨派来要债的?”

    【告诉宿主,并不是。】

    “那这些人是谁?”

    【这些人是街头的铁匠。

    先前楚父因修筑借用了他们不少工具,他们这才来讨债。】

    “那张大厨那边儿呢?债务还清了?”

    【并没有。

    截至目前您欠张大厨五百贯,欠他们三百贯,如今黑海老妖又新添了一笔陈家的六百贯,一共一千四百贯。】

    “一千四百贯?你认真的?”

    【十分认真。】

    楚稚雅听完只觉得胸闷气短,天崩地裂。

    张婉婉…

    倘若你我有幸再重生,我准要弄死你这个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混蛋!

    “跟着你们…我就不要了吧,毕竟我既不会做饭也不会洗衣,更不会铸铁。”

    她说着擦掉眼角的泪痕,心想事已至此破罐子破摔也未必是个坏办法,于是指着庭院问:“你们看看这宅子值不值三百贯,若值你们拿去好了。”

    带头的听完双眼一亮,激动的问:“此话当真?”

    “比真金还真,但是…你们得给我一样东西。”

    “什么?”

    “一套修筑工具,从瓦刀到钉锤一样不能少。”

    虽说破罐子破摔,但这宅子少说也值五百贯,而且人活在世上还得吃饭不是?她身为一名优秀的土木学子,这些工具拿上手还真就不相信自己搞不出几百贯钱来了。

    “工具?唔…”

    带头的跟着身后几个弟兄商量了半天,又看院子又看人的,终是一手敲定,说:“成!没问题!”

    于是一手交地契一手交货的,终于赶在艳阳高照之际她还清铁匠的债务拿上了工具。

    沉甸甸的工具扛在单薄的肩上,她不觉得累只觉得幸福。

    生前每每扛工具去做实习时他们老要狂吼几句:“我恨土木!”

    可如今孑身一人了,身边还有这些工具陪伴,她只觉得心安且踏实。

    【恭喜宿主完成收集工具任务。

    为奖励新手,系统将送您筑分20分,建分2分,瓦片五千个。

    还请宿主再接再厉,尽快完成工具的使用任务。】

    就在她沉浸工具带来的踏实感时,耳边响起二进制公式化的声音让她听的很是疑惑。

    “筑分…是啥?

    建分…又是啥?

    瓦片…又该到哪儿去取?”

    她问,并没想到自己为生计要来的工具还能给她带来此番好处。

    【告诉宿主,筑分是用来兑换建筑用时各种常见仪器的使用的,犹如经纬仪,水准仪,平板仪等,且筑分较易获得。

    而建分则是用来数值计算的,若您遇某项工程需建立模型并进行计算,这时候你就可以用建分让我替您进行计算换得结果,而且建分获得较难,因此还请宿主使用建分时考虑清楚。

    至于瓦片系统将给您放置于工匠铺,需要时宿主可自行领取。】

    “耶?”

    楚稚雅内心惊讶万分。

    心想:这破系统竟还有这般用处,那她靠系统发家致富岂不是易如反掌?

    可这话也被二进制听了去,连忙否认道:【告诉宿主,建筑系统不破,而且您想要的发家致富也并不易如反掌。】

    听的她瞬间没了兴奋劲儿,立马说:“小二,赶紧退下吧哈,我现在没力气和你争。”

    可真等二进制退下了她又把人唤了出来。

    “小二,换仪器分别需要多少分?”

    【告诉宿主,首先我叫二进制而不是什么小二,因此下次唤我还请用我大名。

    至于兑换仪器,基础仪器从五分到一百分不等,而复杂仪器则需150分以上的分数来进行兑换。】

    “哈哈哈…”

    她因为二进制那句“请唤我大名”笑得前仰后合,后又问:“那兑换过后能反复使用吗?”

    【并不能,一次兑换只能使用一次。】

    “那为什么这么贵?”

    她不解。

    系统给分那么低,兑换费却那么贵,而且还只能使用一次,这是什么鬼马操作?

    【因为这些仪器在前世均在数块以上,因此系统才会如此定价。】

    “哦…我明白了。”

    她恍然大悟道:“归根结底大家都是资本家,谁也不会向着穷人,是不是?”

    【是的。】

    二进制大方承认,听的她甚是无语。

    “那建分呢?算一次要多少分?”

    【一次一百分。】

    “什么?一百分?你这怕是要抢嗷。”

    她震惊道。

    一次任务完成才给两分,一次计算就要花一百分,这怎么想都有些离谱。

    【因为计算需要用到众多软件犹如lingo,matlab等,而本系统需要用一次下载一次,因此相对应的就有些贵。】

    “那你们是内存不够用吗?”

    她发出灵魂拷问听的二进制哔了半天后缓缓开口道:【是宿主的电脑内存太小了,才8g的运行内存,大软件根本带不动。】

    “em……”

    楚稚雅语塞。

    这么说来,其实二进制就是自己的电脑,建筑系统也是她当时建立的模型?

    早知道当时花大钱买个游戏本了,她心想。

    “算了算了你下去吧,我想自己静静。”

    她越想越气,便让二进制退了下去。

    她独自漫步在吵闹的街道,看着旁人小孩嘴里塞满了吃食肚子不自觉叫了几声。

    可她身上除了小姐姐给的荷包外并无钱财,于是终是为了转移注意力看向了周边的房屋。

    生前一门选修课,她就曾拿古代建筑写过一篇论文,还获得了老师好评,可现在想想,那篇论文写的真不咋地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