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令听完内心很是动容,可闹出过人命这事儿也是真的无法忽略,因此沉思了片刻后缓缓开口说:“难道你们工匠铺的木材彩霞街找不到?”

    彩霞街乃南阳第一大街,这里不仅有上好的酒楼,就连木材铁器都好到没话说。

    可那防腐木是二进制从另一个世界弄来的,这世界怎么可能有?

    因此楚稚雅笃定道:“找不到。”

    县令听完一愣,是真没想到楚稚雅会是如此语气。

    “倘若大人不想走动,我们去工匠铺带一块过来给大人过个目?”

    皓尘生怕让楚稚雅说下去就会搅黄了这门差事,于是抢先道,语气态度都甚是恭维。

    “唔…”

    果然县令就吃这一套。

    可转念一想,看一个和看全部,自然是后一个更保证,更何况修桥关乎于百姓安危以及百姓生活,于是抚抚袖子起身说:“我跟着你们一起去吧。”

    楚稚雅听完甚是兴奋,就差点拍手叫好,立马摆出请的姿势:“劳烦大人了。”

    等到了工匠铺,狭小的店面让县令看了有些疑惑。

    “这楚家也算得上是世代工匠家庭了,怎么这店面做的这么小啊?”

    楚稚雅笑了笑,店铺小能怪谁?还不得怪张婉婉那个做事儿不计后果的?

    毕竟当时看文她提出这点时,张婉婉非常自豪的说:“这有啥的,就当是从老一辈传下来的呗!

    你就当老一辈白手起家,穷的没钱才买了这么点儿地方当铺子。

    至于后一辈不换地儿就是为了纪念老一辈儿的成果。”

    说完还沾沾自喜的觉得自己牛的不行。

    她要是能想到自己猝死后会穿进这本书,当时就算是按着,也会让张婉婉把店面写大点。

    “这不祖传的嘛,父亲说老一辈的成果不能扔,所以一直没换地儿,就用着这店面。”

    楚稚雅干笑着虚伪道。

    “也对也对……”

    县令听完觉得很有道理,边走边说:“老一辈的东西不能扔,这想法是对的,毕竟没有老一辈的奋斗,我们怎么能过上好日子不是?”

    说完还哈哈大笑了两声。

    “对对对。”

    楚稚雅立马附和。

    她觉得这县令人挺好,不仅健谈还责任心强,所以只要顺利拿下这门工程再好好完成,以后的差事肯定少不了。

    “走慢些,这地不是很平。”

    她一想到之后的好日子,嘴角便恨不得要咧到耳根子上去,因此本能的,对县令十分恭维,立马走上前搀扶着。

    等门开了,县令看里头收拾的干干净净欣慰的点了点头。

    “这就是你说的上好木材?我看跟彩霞街的也差不了多少嘛?!”

    可虽是欣慰,修桥这等大事他半点马虎不得,于是远远看了看屋内摆放整齐的木材故意撇下嘴角道。

    “不一样!完全不一样!”

    听完这话楚稚雅立马开始反驳,音量都不自觉提高了不少,说:“这叫防腐木,经过特殊处理的,不仅防腐、防霉还可以防蛀、防白蚁,跟彩霞街卖的完全不一样。”

    “哦?”

    可县令仍是不信,“你怎么证明?”

    “想怎么证明都可以!”

    楚稚雅说着走上前,挽着县令的胳膊边往前带边说:“大人可以先摸摸看看,实在不行我让皓尘从彩霞街买来哪里最好的木块去,咱在放到水里比比看看。”

    县令上手摸了摸,似乎还真不一样。这木块儿不仅摸着顺滑,就连纹理似乎都和彩霞街卖的不一样。

    可为了进一步证实木材的不同,他点了点头:“就照你说的办吧,让我更放心些。”

    可是等皓尘拉她出去要钱的时候她懵了。

    她就一穷光蛋,哪有银两去彩霞街买木材啊。

    于是她可怜兮兮的看着皓尘问:“咱能赊账吗?”

    语气软软的,听着就很没底气。

    “你觉得成吗?”

    他反问。

    彩霞街的店铺租价都很高昂,因此每家店铺老板都没有向外借钱亦或是赊账的规矩。

    “不成……”

    她声若蚊蝇道。

    “要不…咱问县令借点银两?”

    她又豁然开朗道。

    “县令人好,我觉得他不会不借给我们。”

    她转身就要去,结果手被皓尘抓了去。

    “你身上当真没有银两?”

    显然不是很相信楚稚雅没钱这事儿。

    可没钱就是没钱啊!

    但凡她穿的是条裤子,她一定会把兜翻出来给他看,好验证自己是真的没钱。

    “真的没有!”

    她怒气冲冲的说完便撒开他的手往屋里走去。

    “大人…”

    她娇羞开口,“想知大人出门是否带有银两在身?”

    “嗯?”

    县令满腹不解。

    “大人也知道楚家已家道中落,我…我…”

    她本还想说些什么,县令知道她的难处叹了口气,缓缓开口说:“木材你们背上一块儿吧,彩霞街咱一同过去。”

    楚稚雅一听心里甚是兴奋,立马叫来屋外的皓尘让他背上木材上了路。

    路上县令忽然开口问她:“所以你身上还背负着债务?”

    “嗯…”

    楚稚雅兴致不高的答复道。

    可转念一想,现在卖卖惨或许还能引发县令的同情心让他以后都念着工匠铺!

    于是又故作沉闷开口说:“欠张大厨五百贯,陈家六百贯,张伯伯二十贯,一共一千一百二十贯,也不知道这辈子还不还的完。”

    说完还不忘深叹口气偷瞄马背上的男人。

    果然她这一招多少还是有点用的,毕竟县令同她一起叹起气来了。

    反观皓尘满脸的不可思议。

    一个女孩家家,欠别人这么多银两,要换做是他,定会去跳西湖。

    “你要相信日子是会慢慢好起来的。”

    不知过了多久,县令沉沉开了口,楚稚雅一听,心想没戏了没戏了。

    而也是在这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皓尘也缓缓开了口:“大人所言极是。只要人还活着,一切都好说。”

    毕竟,他不就是这样过来的?

    虽说是自己赖上人家楚稚雅的,但好歹能吃饱睡饱,比在西湖呛成水鬼强多了。

    好家伙!这俩是串通好的吧?

    楚稚雅心想。

    等到了彩霞街县令从马上跳下来,环视了下周围,指着一家店面说:“那家木材看着不错,要不咱就去那家?”

    于是众人都走了过去。

    如县令所言,这家木材都是上等的松木,色彩光泽那是没得说。

    顿时,楚稚雅内心升起了一丝不安。

    “客官,要木材啊?”

    店主大声吆喝着从屋里走了出来。

    “客官好眼光,这都是从西阳运来的上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