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怎么回事?不是说是上好的松木吗?”

    他看着桶里的景象一口河东狮吼,吓得楚稚雅立马往前去看情况。

    “这…这是涂了颜料在上面?”

    她看着水面飘着的一层颜料震惊道。

    一边为商家的胆大包天感到担忧另一边又为张婉婉的安分守己感动不已。

    “看样子是的。”

    皓尘说着把食指放进去停顿了半晌,等拿出来时手便附着一层淡黄色,算是证实了这个说法。

    “太过分了!”

    县令看完更是生气,叫来一旁的侍卫,冷声道:“立马集合人手,和我一同检查彩霞街的货物情况!”

    看来是要亲自整治一番。

    “手下这就去办!”

    侍卫作揖道着便离开了,只剩他们三人目瞪口呆站在原位。

    “唔…这事儿情况恶劣,是该好好整治。”

    楚稚雅看他俩都不说话,本想活跃氛围,刚说一句,手便被皓尘抓了去。

    她转头望去,皓尘看着她微微摇头,示意她别说了,于是她做了个嘴巴拉上拉链的动作安静了下来。

    “咳…”

    不知过了多久,县令看着两个桶长叹了口气,“这事儿是我的失职。”

    语气里满是自责。

    “怎么会?”

    听到这话一直沉默不语的皓尘率先开了口:“南阳说大不大可说小也不小,况且南阳安康平静,大人一人管的已经很不错了,这事儿要怪只能怪那群想要钱要疯了的人,怪不了大人。”

    “对对对。”

    楚稚雅立马附和,“我连自己都管不过来,可大人还要管这么多人,这么大的地方,偶尔有些疏忽说得过去。现如今我们该想的是如何解决,而不是揽责任。”

    县令听完一时没说话,可不一会儿便拍着楚稚雅的肩膀说:“桥的事儿就交给你们了,好好干,别出什么差错,至于银两,需要的话找我去要,我给你们拨。”

    “真的?!”

    楚稚雅兴奋的直蹦哒,“感谢大人对我们的信任,我们定不负您的期望!”

    县令笑了笑,“好说好说。”

    最后等手下来了,县令一行人浩浩荡荡离开了,留下二人看着彼此沉默不语。

    可忽然就跟说好的一般,他们兴奋的跳起来抱在了一起。

    “啊!日子有希望了!”

    楚稚雅被皓尘抱着对着天空喊道,一点儿没反应过来他俩此时的距离有多近,关系显得有多暧昧。

    “是!咱们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反观皓尘亦是如此,把楚稚雅抱得能多高就有多高。

    可等激动完反应过来,楚稚雅便尴尬的红了脸。

    “我…我还是下来吧。”

    她双手抓着皓尘的宽肩羞涩道。

    “嗷…嗷嗷…”

    皓尘同样红着脸不敢看人,于是轻轻把她放到地上后不知所措的搓了搓手。

    “就…兴奋了,若有冒犯还请见谅。”

    思来想去,他仍觉得做的甚是不妥,于是沉声说。

    “没…没事,理解理解。”

    楚稚雅听完心里涌过一阵暖流,心想:人虽糙了点,但做事儿一点也不糙嘛。

    于是转头看着他,难掩内心的悸动,故作淡定道:“咱要开始工作了。”

    “嗯嗯,工作工作。”

    皓尘立马接话。

    于是两人带上工具去到西湖边开始讨论桥的构造。

    “是不是每年都有小孩儿落水身亡?”

    楚稚雅想起皓尘之前夜晚跟她说的“前不久就有小孩儿溺水身亡了”,心想:为了小孩儿和大人的安全,他们可以加个围栏在桥上。

    “反正自从我到南阳以来,总能听到有人不小心掉湖身亡的事儿。”

    “所以…你不是本地人?”

    虽然桥的事情更重要,但此刻楚稚雅的注意力被皓尘的过去勾了去。

    “我是从西阳流浪来的。”

    皓尘在这方面不想透漏太多,于是为了把话题引到正轨,又说:“在西阳,每座桥上都会有围栏,而且如果桥的位置靠近街道还会有亭子供人休息。”

    “对,我也是这么想的。”

    果然经他这么一说,楚稚雅的注意力立马又放到桥上,点点头说:“亭子我们就不修了,毕竟附近也没什么街道,更没什么人家。咱就修座带栅栏的桥,把它修结实修大些,让更多人能在上面走动。”

    皓尘听完觉得楚稚雅说的甚是有理,于是笑了笑道:“你是老板,听你的。”

    因此两人先去衙门找县令借了不少人手后先将木材从工匠铺搬到了湖边。

    之后又找县令要来一些银两买了好些钉子准备开干。

    他们一行人从中午忙活到下午才修完桥的三分之一,于是在木块儿上写上“此桥还在修缮中,请勿靠近!”回了各家。

    “累死我了…”

    一回到工匠铺楚稚雅就跟个没长骨头的人似的瘫在了地上。

    虽然今天她没干什么重活,可就指派他们众多男人,嗓子都喊哑了不少。

    “别躺地上,等下衣裳脏了。”

    反观皓尘,干了一天的重活仍活力满满,还跟老妈子似的训楚稚雅。

    “我再去钓些鱼回来,你先休息着。”

    说完正准备要走,楚稚雅叫住了她:“我不想吃鱼了…”

    话说到后面满脸委屈,语气也很软。

    “那吃啥?你有钱?”

    皓尘毫无感情的一句听的她立马又瘫了下去。

    “没有…”

    她对着天空嚎道:“上天为何要这般待我?!”

    看的皓尘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先躺着,我去去就回。”

    “唉!等下!”

    可皓尘还没走几步她又叫住了他。

    “我知道怎么办了!”

    她顺势坐了起来,“我们可以去李家蹭饭!”

    她说着便起身拍了拍裙摆,两步一跨走到皓尘身边一手拉着他的袖子往前带,“我前些天才同意他们退婚,他们不会不同意我蹭饭的!”

    高昂的语气充满了自信。

    “什么?!”

    然而皓尘听完甚是懵逼。

    “退婚?!

    退什么婚?!”

    不知为何,情绪瞬间从顶端跌入谷底,想强装的淡定也装不出来了。

    “李家!小李子!你知道不?”

    楚稚雅看着他问。

    “知…知道啊。”

    皓尘点头。

    李家在房屋装修上可是出了名的,怎么可能不认识。

    “我和小李子有过婚约,前不久才取消。”

    楚稚雅说的满脸淡定,显然不把这个当回事。

    “啥?!”

    可皓尘不同,听完满脸震惊,“怎么没听你说过?”

    “没听说过…”

    楚稚雅一时语塞,待反应过来后立马开始反驳:“你听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