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稚雅?”

    随着声音的愈发清晰她躲在被窝里哭了出来。

    “呜…我…我不在…”

    她躲在被窝里小声呢喃,让进来的人忍不住笑了出来。

    “嗯,知道你不在。”

    皓尘手握着一根蜡烛,借着它的微光缓慢走到床边把她蒙在头上的被子轻轻拉了下来,“我进来是想告诉你屋里有蟑螂想让你当心点的,不料把你吓着了,真的不好意思。”

    “啊?”

    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这下楚稚雅心态直接崩掉。

    小强…可是她的一生宿敌,且不说不卫生就连长相也不是她喜欢的,相比之下她更喜欢体格较小一些的蜘蛛。

    “多…多吗?”

    她颤声问,感觉此刻就有小强在身上爬,密密麻麻的惹她反胃。

    “多!”

    皓尘撒谎道,忽然真的很想逗一逗躲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双杏眼,像极了小白兔的少女。

    “啊?”

    果然楚稚雅被他骗了去,眼见着双眼红了起来。

    “我…我…”

    她难受的吸了吸鼻子,终是很没骨气的哭了出来。

    “呜…呜呜呜…我…我害怕。”

    她说着豆大的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让皓尘看的一时间愣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我开玩笑的。”

    皓尘舔了舔干涩的唇紧张道,不知为何看到少女眼泪的一瞬间他觉得不是好玩而是心疼。

    “我还是害怕…”

    但楚稚雅对小强的恐惧是与生俱来的,并不会因为皓尘的两三句话而改变。

    “那我在这儿看着行不行?但凡它来了我就给你把它赶跑。”

    “真…真的?”

    楚稚雅抬眸看着他问,心说:可以!完全没问题!

    但又怕会耽误他睡觉的时间,因此又不敢明说。

    奈何皓尘一言九鼎,笃定的说:“真的啊,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那…那麻烦你了。”

    楚稚雅声若蚊蝇道,可让皓尘拉下了脸色。

    “楚稚雅。”

    他表情严肃道:“当时要不是你,我如今可能早已变西湖的水鬼,所以我现在能活着全是你的功劳……”

    “没…别那么…”

    楚稚雅刚想打断结果皓尘继续说:“至于我对你好是单纯想对你好,但当然,如果你觉得会让你觉得不适,那你大可以认为我是在报恩,所以你千万不要觉得不好意思,也不要不敢接受我对你的好,毕竟现如今咱俩不仅仅是合作关系也是相依为命的伙伴,懂了?”

    “嗯…啊?”

    楚稚雅听懵了,躲在被子里双眼亮晶晶的盯着皓尘久久不能思考。

    “懂了没?”

    因此皓尘又问了一回。

    “唔…嗯…懂…懂了。”

    楚稚雅微微点头,“但是…有没有可能这会让我误会啊?”

    话越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并且正好有被子挡着,因此皓尘听的不是很清楚,便反问道:“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

    楚稚雅可没勇气说第二次,因此选择闭口不言。

    “那就好好享受我对你的好,成吧?”

    皓尘也不追究了,便一脸严肃的问她。

    “成…”

    楚稚雅小声答道,不知为何耳边充斥的全是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那你睡吧我就在身边守着。”

    皓尘柔声道。

    “那…那你呢?”

    “我就在这儿,等你睡着了我就走。”

    “好吧。”

    于是楚稚雅盖着被子侧身睡了过去,而皓尘坐在她旁边静静的看着她。

    “要怎么说你好呢?”

    他看着人小声呢喃,嘴角勾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楚稚雅次日醒来看到床边枕着胳膊睡着的皓尘竟有一瞬的不真实。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安全、可靠、踏实……反正心里有延绵不断的暖流涌过。

    她想掀开被子,结果被子一角被皓尘压了去,于是她正准备掀开另一侧,“醒了?”低沉,带着绵绵睡意的男声在身后响起。

    “额嗯,醒了。”

    她仍侧着头不敢看皓尘,不知为何脸颊有些发烫。

    “那就起来收拾下吧,今天得把桥修完,不能再拖了。”

    皓尘说着起身伸了伸懒腰,看出少女的不自然便也没多说话率先出了闺房。

    “要死了要死了…”

    楚稚雅看着他出走的背影内心闪过一丝悸动,双手捏住脸颊两侧想让自己平静些,结果只适得其反,就连脖颈都红的发烫。

    “楚稚雅,别躺了,赶紧起床!”

    门外又响起皓尘的声音惹得楚稚雅鲤鱼打挺起身开始换衣服。

    “我…我好了。”

    她站在厨房门口看着皓尘淘米竟有一瞬的无措。

    “帮我洗一下碗筷。”

    皓尘招呼着指了指一旁早已有厚厚一层尘的碗筷,“我煮点粥,等晚点找铁匠要点儿食材,咱晚上吃点儿好的。”

    提到吃的楚稚雅立马来了精神,眉开眼笑道:“会有肉吗?”

    皓尘听完笑了笑,“这得问他们给不给。”

    “唔…其实没有也行。”

    话说到后面声音沉了下去,明显是想到了什么。

    “没事儿,我帮他们铸铁不累,正好还可以锻炼锻炼身体。”

    皓尘一猜就能猜到她是在想铸铁的事儿,于是边倒着淘米的水边说。

    “别骗我了…”

    奈何楚稚雅不信。

    铸铁多大的工程活,就在生前她听机械系的同学吐槽都听过不少,怎么可能像她说的那么轻松。

    可皓尘仍在坚持,“真的,骗你干嘛?只要日子能好起来,再苦再累都值得。”

    “嗯。”

    楚稚雅心尖一颤,脸又红了起来。

    心说:皓尘到底知不知道这种话会给女生带来无限遐想。

    等吃完饭到西湖边楚稚雅又活力满满起来。

    “你去衙门借些人手来,我先搞一会儿。”

    皓尘说着抱起两块儿防腐木往桥边走去。

    “行,我去了,你自己小心点儿。”

    可是楚稚雅刚走没一会儿,皓尘就等来了打扮贵气的白皓宣。

    “呦!搁这儿修桥呢!”

    白皓宣看着他满身大汗用手扇了扇周围的空气,搞得皓尘的汗味都已经飘到了她那边似的。

    反观皓尘也不气,勾着唇冷笑着从桥边返回堆放木块儿的地方经过她时,俯瞰着她说:“要不然呢?不修桥怎么过日子?像你那样嫁好几个相公再把他们一一毒死继承他们的遗产吃香喝辣?”

    说着冷笑了一声,“但我没那个想法唉,我还是觉着人活这一世安分守己更好些。”

    白皓宣的脸色肉眼可见的变差,拧着眉头咬牙切齿,一字一顿道:“我说过让你忘掉这些事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