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神道丹尊 >第624章 解除了一个危机
    附近的人都是表情古怪。

    能够来到这里的人,怎么也得是神台境吧,平素也是没少去什么古迹洞府历练过,见过了不少怪事,可一只兔子居然开口说起了人话,这还是让他们震惊得七荤八素。

    而且,这头兔子好猛,一脚就踹翻了慕容青,对方的实力可是有目共睹的。

    咻,慕容青跳了起来,左右看看,道:“是谁敢偷袭小爷?”

    见众人的目光都是盯在了一只大白兔子的身上,他不由地脸皮扭曲,惊呼道:“这死兔子还会说话?”

    “死你全家一脸!”兔子双脚一蹬冲了出去,便与慕容青战了起来,“看兔爷的十八蹬鹰腿!”

    嘭嘭嘭嘭,兔子的速度飞快,连连弹射之中,双腿对着慕容青乱踹。

    “死兔子,小爷跟你无怨无仇的,踹你妹啊!”慕容青大怒道。

    “还敢骂你家兔爷,不踹你踹谁?”兔子哇哇大叫,踹脚不停。

    别看兔子整天被虎妞咬,看上去老好人似的,可那也只是对虎妞一个人而已,对上其他人的时候,它就是一标准的流氓兔,满口痞话,蛮横霸道。

    一人一兔干上了,很快就升入空中,发生了激战。

    “不用理他们。”凌寒笑道,他算是看出来了,慕容青虽然武道天赋惊人,可也是个逗逼,还是让他和流氓兔凑个哥俩好吧。

    “打够了自然会停下来。”诸旋儿学会了凌寒这句话。

    凌寒和雨皇说起了这两年发生的事情,雨皇突然道:“我想,你应该不用担心有人因为神藏的下落而出手对付你了。”

    “怎么说?”凌寒显得很好奇。

    “闻一剑前不久来到了中州,分别去了天剑宗、绝刀宗等上古宗门,现在,这几个宗门联合宣布,任何人都不得对闻一剑下杀手,否则就是与几大宗门为敌。想来,闻一剑把神藏的消息告诉了那些宗门,换来了庇佑。”雨皇解释道。

    哦,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凌寒想了想,不得不承认闻一剑此举的无奈和果断。

    对方可没有黑塔,别说遇到破虚境,就是来一个化神境就都能让他无处可逃。于他而言,神藏现在不但没有任何好处,反而只会制约他的发展。

    一辈子默默地躲在山林之间,他能有什么前途,能够晋入破虚境,尔后成神吗?

    既然不能成神,那么神藏不是一句空话吗?

    相反,交出神藏的坐标,他不但没有半点损失,甚至可以和几大宗门谈谈条件,获得了一些好处。而他若是运气逆天,日后进入神界后还是能够去争夺那座神藏。

    如果自己没有黑塔的话,也许只有和闻一剑一样了。

    现在神藏的坐标落在了几大上古宗门的手中,其他人再去夺取已经意义不大——你连破虚境都进不了,能去神界挖宝藏吗?

    闻一剑这么一来,倒也是给凌寒解除了一个危机。

    “闻一剑也同样得到了直入学院的资格。”雨皇又道。

    凌寒点头,无论是闻一剑本身的实力,还是他“出售”神藏的功劳,想要赢得一个直入的名额那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可知道进入学院的考核规则?”他

    问道。

    “暂时还不清楚,但挑的既然是武道天才,免不了就是战吧。”雨皇无所谓地说道,充满了霸气。

    凌寒点头,雨皇缺的只是完整的功法,让他最终可以迈进破虚境。而在武道上,雨皇已经自创拳术,走出了自己的路,已经不需要武技了,也只有神通才能提升他的战力了。

    说了一阵后,凌寒取出大锅,开始烹煮起了食物,诱人的香味传出,不但附近的人口水暗流,天空中那一人一兔也不打了,纷纷落了下来,眼睛盯在了锅盖上。

    虎妞凶悍,跳出来道:“不要打妞的食物主意!”护食之态十足。

    待食物煮好之后,众人就开始吃了起来,他们这一组人实力强横,无论是凌寒、虎妞,还是雨皇、慕容青,其实都有直入学院的资格,现在四个聚到了一起,连灵婴境都能横扫,谁敢招惹?

    因此,虽然众人看得暗流口水,更是奇怪一头会说话的妖兽,可愣是没有人过来打扰他们。

    慕容青果然是个逗逼,很快就与兔子勾肩搭背,称兄道弟起来,让虎妞笑话羞与禽兽为伍,让这家伙郁闷不已。

    这里很热闹,每天都有战斗,来自天南海北的天才互不服气,说着说着就会打起来,而因为聚集了太多的天才,有些明明不想进、没资格进学院的人也来了,在附近摆起了摊,出售着五花八门的东西。

    第二天,雨皇、慕容青都去了附近的山林中,寻找妖兽激战,说不定还能得到珍金、灵药等宝物,不然难道小半年时间都在这里坐着吗?

    凌寒还是刚到,他兴致勃勃地在四周转了起来,外围区域有大量的地摊,摆放着好多好多的物品。

    有些是不起眼低阶灵药,有些是从遗迹中淘出来的古器,有能用的、也有不能用的,端看自己的眼力了。

    诸旋儿伴在他的身边,虎妞则是牵着凌寒的手,显得十分没有耐心,凌寒才刚刚看上一眼,小丫头就拉着他要离开,让凌寒十分纳闷,这逛街不是女人最喜欢的日常吗,你看诸旋儿,多么投入。

    走了一阵,只见一堆人围着一个小摊位,显得好不热闹。

    凌寒也挤了上去,原来众人都是对一口瓶子感兴趣。

    这真是一件老物了,器身破破烂烂,上面的花纹都是模糊了,瓶口更是破了个一块,可即使如此,依然给人一种大气磅礴之感。

    摊主是一名老者,有灵婴境的修为,让众人不敢出手强夺。

    “老前辈,这是什么宝器?”凌寒问道。

    “炼仙瓶!”老者淡淡说道。

    凌寒一愣,炼仙?好大的口气,居然要炼化神灵,可怎么看,这件古物都不可能有这样的威能啊,上面的脉纹都快要磨灭尽了。

    “怎么卖?”他又问,要是价格不高的话,不妨拿来玩玩。

    “用宝药换,可以延续生命的。”老者说道,他虽然很强大,可年岁太大了,气血枯竭,显然没有几年好活了。

    对于这样的存在来说,没有什么比续命宝药更珍贵的东西了。

    可谁不想活得长,续命宝药也是最珍贵的灵药,有价无市。难怪了,这么多人看着却没有人出手,不是大家不想出手,而是老者的要价太高了,没几个人拿得出手。

    就算有,拿来换这么一个破瓶子真得划算吗?
章节报错(免登陆)